院内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活动 〉院内资讯

【媒体】故宫等9家博物馆所藏高剑父真迹首度“出宫”,亮相广州艺博院

发布时间:2019-08-30 10:33:38

南方+  08-30 14:04
春睡梦先觉,岭南先驱再回眸。
      8月30日晚,为了纪念岭南画派一代宗师高剑父诞辰140周年,广州艺术博物院年度特展“春睡梦先觉——纪念高剑父诞辰一百四十周年展”将在艺博院一楼中国历代绘画馆正式揭开神秘面纱。
      “这次展览可以说是有史以来高剑父画展中规模最大、作品最精的一次。” 广州艺术博物院院长陈伟安介绍,此次展览由广州艺术博物院联合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上海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广东省博物馆、东莞市博物馆、岭南画派纪念馆共同主办,精选各自收藏的高剑父绘画作品100多件(套),全面反映高剑父绘画艺术的发展历程。展览持续到11月30日。
       广州艺术博物院特邀请本次展览策展人和研究高剑父先生艺术的学者,进行三场专家导赏活动。首场专家导赏活动将在开幕式当晚举行。
      当晚,院方还将为观众举办主题为“看剑父如何创造‘新国画’”教育活动,导赏员将带领观众一起根据《看我如何创造“新国画”》小册子的提示,寻访剑父艺术足迹,看看他如何吸取居派绘画、近代新日本画和南宋画的艺术元素,感受剑父在艺术道路上最重要的创造性转化的过程。
      另外,专题讲座、学术导赏、实地研学、探索体验等活动将在展览期间陆续举行。
多幅高剑父名作首度“出宫”
      作为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的专题大展,本次展览现场布景充满岭南风。

      穿过“镬耳墙”,观众可以看到序厅入口的互动地面投影,淅淅沥沥的细雨洒落堂前,呈现一派“雨打芭蕉”的岭南景象。

       现场展出的多幅作品也内有“彩蛋”,观众通过手机扫描可以让画作“活”起来。画中水波粼粼,鸟儿轻啼,花瓣纷飞,邀观众一同进入画中的墨色山水,别有一番风味。
高剑父是近现代中国画从古典向现代转型进程中的先驱之一,也是近现代岭南文化史上为中国美术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第一人。
      高剑父在他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经历了中国社会最为剧烈的变革年代。他不仅是“提笔赋诗”的艺术家,也是“上马杀贼”的革命家。在他的绘画理念和主张中,我们可以看到革命经历深深的烙印。
高剑父 寒江雁影 20世纪20年代末 纸本设色 55.2×104cm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高剑父将其创办的美术教育机构命名为“春睡画院”,此次展览以“春睡梦先觉”为题。“春睡”一词,出自《三国演义》诸葛亮吟诵的诗句:“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表面上看,‘春睡’似乎表现高剑父在辛亥革命后感到失望、遁世隐居的心理,但实际上,‘大梦谁先觉’才真正说明高剑父的本心。”广州艺术博物院陈列研究部主任陈志云表示,高剑父对世界艺术潮流和东西方绘画的优劣有着清醒的认识,他决心在“折衷中西”的道路上努力探索,成为开创中国艺术新纪元的先驱。“他的‘梦’就是建立‘新国画’,以拯救日渐衰败的传统中国画。”
高剑父 渔港雨色 1935年 纸本设色44.1×68.4cm 中国美术馆藏
       本次展览最受关注的是来自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上海博物馆、天津博物馆等省外文博机构的一批藏品,其中大部分作品还是首次对外展出。由李济深家属捐赠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馆藏作品《鹰》就是其中一幅代表作。
高剑父 鹰图 1917年 纸本设色 172.2×89cm 李济深家属捐赠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藏
       “岭南画派特别喜欢将猛禽、猛兽入画。我们整个展览精选了高剑父画的三幅‘鹰’,每一幅都反映他不同时期的不同心境。”陈志云介绍,这幅《鹰》完成于袁世凯复辟帝制失败不久,画中的鹰就如同高剑父本人的化身,表达英雄内心复杂而落寞的心境。
      部分首次亮相的作品也为高剑父相关研究提供了新的佐证,故宫博物院藏的《月下孤城》就是其中一例。
高剑父《月下孤城图》1922年 纸本设色 135.5cm×46.4cm 故宫博物院藏
       这幅作品创作于1922年,画中借鉴了东洋技法,补充传统中国山水画不擅表现夜景的短板,同时又保留中国画诗化的意境。“这幅作品特别借鉴了横山大观的‘朦胧体’对空气、光影的表现手法,是过去比较少见的新发现。”陈志云补充道。
开启折中中西的艺术旅程
       高剑父提倡“艺术革命”,主张吸取东西洋写实主义绘画的经验,进而将古今中外的艺术精华熔为一炉。他数十年的绘画生涯,如同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的艺术之旅。居巢、居廉所创立的“居派绘画”,则是这个旅程的出发点。
       高剑父早年师从岭南著名画家居廉,继承了居廉师法自然、选材广泛、追求雅俗共赏的创新精神,又曾临摹师兄伍德彝家藏的历代名画,打下了坚实的传统艺术根基。
      《花卉图》四屏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之一。它采用了包含没骨法和撞水撞粉法在内的兼工带写的画法,无论是色彩铺陈还是笔墨形态的轨范,与居氏作品相较,可谓几可乱真。

高剑父《花卉四屏之牡丹》1900年 纸本设色 133×33cm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高剑父东渡日本求学后,极大地拓宽了艺术视野。在这一时期,高剑父从明治维新后的近代新日本画中获得了革新中国画的灵感。其中,《竹内栖凤》借鉴西洋写实经验又保留传统笔墨趣味的“折衷”做法,引起高剑父的强烈共鸣。
      由于各种原因,高剑父旅日期间的正式作品存世极少。本次展览展出一批由高剑父家属捐赠的旅日期间写生稿,观众从中可以一探高氏日本绘画所遗留的气息。高剑父从日本归国后创作的《鸡声茅店月》便呈现出明显的日本风格。
豆棚双鸡图
      “高剑父从日本画中重新发现了中国宋画中的技法。而他对日本画也没有完全照搬,在题款、诗词、书法等方面,仍然保持着中国文人画的诗情画意。”陈志云告诉记者,不同于日本绘画清寂幽玄的“物哀”情调,高剑父惯于通过如刀削斧砍的笔触来塑造棱角峻硬、锋锷峥嵘的形象,强调线条凌厉张扬的力度和艰涩凄厉的美感,在作品中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和苍劲沉郁的艺术风格,体现出一种岭南历代绘画中罕见的霸悍之气。
      据悉,学术展览“樱枫幽玄——广州艺术博物院藏近现代日本绘画展”将同期举行,首次集中展出院方多年来征集而来的一批近现代日本绘画作品,为观众更好地理解高剑父艺术提供一个直观的参照系。
      广州艺术博物院院长陈伟安向记者透露,艺博院将与广州美术学院联袂合作,在岭南画派纪念馆举办“先声——高剑父艺术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发布近年来高剑父和岭南画派的最新研究成果,推动相关研究。
      而广州展出结束后,艺博院将通过巡展的形式,将藏品送往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展出。上海站展览还将结合历史文献资料,回顾高剑父当年在上海办报、开书馆、办画展,与当地画家交往等历史往事,使上海观众能够了解岭南画派与上海的一段因缘。
3D、VR、机器人营造观展新体验
      据介绍,本次展览也将以3D/VR的形式进行线上展示。线上展览1:1还原广州艺术博物院外景、高剑父展厅现场。
      观众只需扫描二维码或者链接图标,便可身临其境,享受第一视觉720度3D沉浸式观展体验,近距离接触大师作品,每幅作品可放大或缩小,同时配有语音解说。展厅也设有2×2VR展览体验区供观展者体验。
      广州艺术博物院还创新机器人导赏模式,推出机器人智能导览服务。机器人会主动地与观众打招呼,呆萌的表情、憨态可掬的形态将成为全场的一大焦点。
      据介绍,机器人具备强大的语音系统,可以与观众进行实时语音对话,通过语音讲解、互动问答等方式,为观众提供咨询、引导、宣传、迎宾等服务。

【记者】杨逸 覃毅 实习生 赵雨珂

分享到微信

[ 返回列表 ]

上一篇:【媒体】一次过尽赏高剑父的一百多件(套)绘画作品!
下一篇:【媒体】9大机构联手,3D沉浸看展,纪念高剑父诞辰一百四十周年展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