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出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展览 〉展出信息

彩鸿迭起——许鸿飞瓷碟画艺术展

发布时间:17-05-03

  跨界艺术是十分有趣的现象。笔者关注的跨界艺术主要有三大类:一种是大跨界,艺术界和非艺术界的跨界,比如欧洲文艺复兴的代表性人物达·芬奇,除了广为人知的画家身份之外,还在雕塑、建筑、科学、哲学等领域都有极高的造诣与成就。另一种是文化艺术界里不同文艺门类或者是美术门类的跨界,比如国外的毕加索,他跨的门类就包括了绘画、雕塑、陶瓷、舞台艺术等领域;国内的饶宗颐,身为学界泰斗,在传统经史研究、考古、宗教、哲学、艺术、文献以及近东文科等多个学科领域均有重要贡献,其书画亦古亦今自成一格备受瞩目,是文人学者艺术跨界的典范。还有一种是票友式的跨界,比如叱咤商海的风云人物马云2015年的油画处女作《桃花源》拍出令人咋舌的3600万港币,娱乐界影视明星跨向书画界的更是数不胜数。无论那种形式的跨界,玩转跨界的前提是名气,大师的跨界更是魅力无穷。以“肥女”名世的著名雕塑家许鸿飞近年也跨界“碰瓷”画起瓷碟画来了,而且画得一发不可收拾,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画了不下一千只瓷碟画,更为难得的是得到市场的认可,尽数被藏家购藏,在艺术收藏市场呈现连续下滑的态势下,可谓一枝独秀。
  许鸿飞画瓷碟画源起于一位老朋友。这位老朋友是艺术鉴藏家,是收藏许鸿飞雕塑作品数量最多的一位艺术知音。他有敏锐的市场触觉,从许鸿飞的第一件“肥女”雕塑开始就不断购藏许鸿飞的作品,当他感觉蜚声国际的许鸿飞雕塑作品的拍卖价格日益走高之时,便建议许鸿飞画碟子。2015年10月许鸿飞开始尝试绘制瓷碟画,第一批的100个瓷碟画也全被这位艺术知音收归囊中。曾经有人问许鸿飞像你有这样身价的一个雕塑家,为什么会跨界画瓷碟画?许鸿飞的回答是需要一种新的途径让更多人接触到我的作品。许鸿飞绘制瓷碟画也由起初对雕塑创作的一种调剂方式,逐渐成为非常投入的跨界创作,他上午做雕塑,下午以及傍晚的时间则留给瓷碟画。瓷碟画创作非但没有影响他的雕塑创作,在展现出学院派的扎实功底的同时,还重燃了心中的绘画激情,并在人物、动物造型等方面获得新的感悟。也许因为许鸿飞绘画呈现的独特性,更有藏家在购藏许鸿飞的雕塑作品的时候,会有意识地将许鸿飞的创作手稿到架上雕塑再到户外大型作品乃至延伸到瓷碟画实行系列购藏,以求该件作品的艺术体系的完整性与唯一性。许鸿飞丝毫没有避讳一个事实:每天都有收藏家来到他的工作室等待他的作品出炉,而收藏者的青睐是他创作的动力和获得回馈的激励。许鸿飞表示,假如我画了3个瓷碟画没有人反馈,我会考虑第4个是否停下来,想不到的是这样的尝试得到很多人的喜欢,有点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感觉,艺术有它的偶然性,一旦受到欣赏者的肯定,就有动力进行大胆的创作,所得到的进步和收获是意想不到的。
  我国在陶瓷器皿上绘制图案具有历史的悠久,最早可追溯到秦汉时期,明中叶出现真正意义上的瓷板画,清中期瓷板画得到迅猛发展,当时的瓷画艺人致力于把纸绢上的中国画移植到瓷器上。由于瓷板画一来色彩缤纷历久弥新,无论是釉下青花、釉里红、高温颜色釉,还是釉上粉彩、古彩、墨彩,鲜艳斑斓的色彩,不会因日晒水浸而褪色;其次瓷板画样式多样,除了常见的长方形、正方形外,还有圆形、椭圆形、扇形、鸡心形、叶形等等,便于家居装饰,既可独立悬挂于客厅、书房,又可作为家具的镶嵌配饰,还可用于制作屏风等等;再次瓷板画的绘画、纹饰内容涉及面很广泛,包括人物、山水、花卉、虫鸟、翎毛、鱼藻、吉祥图案等,包罗万象受众广泛。特别是随着一批文人进入绘瓷艺术领域,陶瓷艺术不断融入文人绘画的格调,逐渐摆脱工艺装饰而形成独特的陶瓷文化与绘画艺术相得益彰的艺术门类,雅俗共赏的瓷板画亦由此走向兴盛。
  许鸿飞瓷碟画的原创性是其逆势生长的沃土,也是水到渠成的必然。千百年来我国陶瓷艺术由粗到细,工艺技法与材料应用愈加多样复杂乃至趋向程式化和极致化。许鸿飞主要选用1200℃至1300℃左右的窑烧碟式白瓷坯,用环保色料绘制图案后,再以800℃左右的温度进行二次窑烧而成,属于釉上彩。尽管之前没有接触过陶瓷绘画艺术,对陶瓷绘画技法、工艺了解极为有限,但许鸿飞在雕塑艺术方面取得的成就却让他在进入瓷碟画创作的时候显得自信满满,加之早年先后在广东省工艺美术学校、广州美术学院求学以及期间的工业设计职业的历练磨砺所打下的扎实基础,在由立体雕塑向平面瓷碟的转换探索中,完全不受传统瓷板画程式的束缚,在用笔方面,既不是传统的勾线填色修画,也不是简单的照搬国画写意笔法,笔意之间畅游着自我的造型方式,落笔流畅没有停滞,绝无重复涂抹皴染,形成具有雕塑的体积与空间画面,既擅长调用偏干一些的色料以笔触流线追求表现人体、动物或优美的线条与肌理,或强壮的结构与力量,又可驾驭浓淡厚薄相宜的色料呈现有如国画没骨法的人体画面,同时营造出与他的“肥女”雕塑一脉相承的体积与空间感。而且随着创作数量递增,在色料的选用上敢于取舍以表现自我的风格,他从不使用白粉,画面中的白色部分依靠白瓷坯的留白来表现。加之创作时无需勾勒打稿,既成竹在胸又信马由缰,就算是藏家特别要求的同一题材,也绝不雷同,因而每件作品都是原作。这些非典型的陶艺元素,笔者只能说许鸿飞的瓷碟画属于釉上彩的范畴却无法归类进粉彩、古彩、墨彩、新粉彩等种类之中,甚至可能难于得到传统陶瓷艺术家的认同,但正是这些重要元素,使得许鸿飞的瓷碟画能够突破瓷板画的程式窠臼,脱离传统陶瓷艺人的匠气,把古老的瓷板画演绎成极具当代艺术特质的一种载体,自然得到市场的认可受到藏家追捧。当然,艺术家做跨界要有市场,艺术家作品的艺术性与其名气缺一不可。光靠名气不能持久,光有孤芳自赏式的艺术性而没有市场也难于发展,叫好又叫座才是好的作品,才是好的艺术家,才是成功的跨界艺术。
  许鸿飞是一位充满创作激情、充满艺术自信、充满前卫意识的艺术家。许鸿飞从事瓷碟画的创作时间不长,策划筹备本次展览的时间也仅有短短的3个月,作为许鸿飞瓷碟画的首次展览,只是阶段性呈现他的瓷碟画艺术,也是他艺术之路的一次融会贯通的自然表现。这次展出的100件瓷碟画作品中,除了几件不同阶段节点的代表作品是从收藏家手中借出的外,其余的均是今年春节至今创作的200多件作品中挑选出来的精品,而其中最具视觉冲击力、“盛满”许氏幽默风格的“肥女”艺术符号的10件“海碟”,是在随着展期的日益临近的“逼迫”之下却又沉浸在绘碟之乐渐臻佳境之时,连他自己都无法预知的创作冲动与艺术潜能被激发而出,突发奇想专门购置数十个直径超过60厘米的“海碟”直抒胸臆的得意之作,这也有如他不少的雕塑作品的奇思妙想是在世界巡展过程之中碰闪出“运动式”创作灵感如出一辙。只是令人遗憾惋惜的是这批每个需要不间断连续6小时以上一气呵成绘制的“海碟”作品,是用在开幕前20多天才送达工作室的与之配套的大号烧瓷窑炉进行烧制的,在烧制过程中出现碎裂现象,成功率仅仅只有百分之五十,以至我们只能从烧制前所拍的照片图像来欣赏碎裂掉的精妙作品。诚然,窑变、变形、碎裂等等不确定性恰恰也是陶瓷艺术的魅力之一。正是这批作品,让许鸿飞的瓷碟画首次公开亮相有了耀眼的亮点,也拉开了许鸿飞2017年将在德国汉堡、意大利罗马、哥伦比亚波哥大等地进行雕塑作品世界巡展的序幕!而正处于创作盛年、随性独行的许鸿飞,瓷碟画将会呈现怎样的样式不得而知,往后会跨向哪个门类难于预见,跨向哪个门类也都不足为奇。探索更丰富的艺术跨界,成为艺术身段上更加优美,艺术体量有如他的“肥女”般更加丰满的许鸿飞是令人期待的一件事。

                            广州艺术博物院院长  陈伟安
                                  



 


500px × 447px


500px × 542px

500px × 376px

500px × 461px

500px × 451px

500px × 461px


【点击查看详情】

金羊网

南方都市报

信息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