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天然法嗣“三今”之书画艺初探 (杜霭华)

发布时间:15-08-19

内容提要:
学问僧这个特殊群体的出现和当时的社会背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明末政治黑暗,官场腐败,加上清军的入侵,社会正面临改朝换代的动荡。有些文人不愿意经历改朝换代的痛苦,于是就遁入空门。明朝灭亡以后,具有民族气节的士族文人不想苟且于清政府,却苦于复国无望,于是甘愿与清灯黄卷为伴,在佛门潜心研究学问。正是由于这一批有学问的文人雅士进入佛门,成了佛门里的学者,同时也改变了佛门的成员结构。所谓“学问”,指的是诗书画等“凡俗学问”——是擅长文化艺术的僧人,叫“文艺僧”或“艺术僧”。 在这批身披着袈裟,而心中又未能忘情于世事的遗民中,有不少是能书善画的。其中善书法的则有以天然和尚及其弟子今字辈所形成的“海云书派”。本文就以广州艺术博物院的所藏的今盌、今无、今辩的书画为据,展读他们书画艺术的意趣。
关健词:
今盌、今无、今辩、绘画、书法艺术。
      活跃于明清易代的气节之士,在社会动荡不安之际,多以遁入空门,精研佛学,参悟禅理为逃避乱世之道。这些出身于名门的遗民精英,既自幼受到传统儒家文化的教育,出家后又接受了禅宗佛学的熏陶,胸中融合了儒、释二道的玄理,每以诗文、歌赋宣泄心中之郁。故其书法和绘画亦有独特的意趣 。
在这批身披着袈裟,而心中又未能忘情于世事的遗民中,因不堪改朝换代之苦,心灰意冷,遁迹空门,以青灯古佛为伴。他们在诗画、书法、音乐方面,都极有造诣。其中善书法的则有以天然和尚及其弟子所形成的“海云书派”。在岭南文化史上地位显赫。
其中书法有自家风貌且有墨迹传世者,有今释、今覞、今无、今帾、今辩、今但、今载、今壁、今印等人 。绘画者则只有今盌。他们都独出机杼,形成自家风貌,为后世留下珍贵的文化遗产。
本文就以广州艺术博物院所藏的今盌、今无、今辩的书画为据,展读他们书画艺术的意趣。

      今盌(1612-1690),为天然和尚胞弟,俗姓曾,名起芸,原籍广东南雄,后迁番禺。全家遁入空门之后,自罗浮华首台得兄传法,后抵广州,重兴光孝寺。
今盌的生平资料基本上很难见到,他的画也跟其人很相似,都带有一股深幽的神秘感。在岭南画僧中,今盌擅绘,画笔古淡,他时常以画募款,因其画风高节清逸,时人争藏之。
今盌存世的画作《雪景芭蕉》,扇页,金笺设色,17.5厘米×53厘米。
款署:丙寅小春,今盌。
钤印:慧吾珍藏(朱文方印)
         天景楼(朱文方印)
扇面本来是传统绘画独特的形式之一,它具有最为普遍的实用性,并以小巧、工致、宜于观赏,为人们所喜爱,因形状的规定性,画扇面的构图不同于立轴与手卷,需要画家因材就势,别立巧趣,扇面上的绘画题材、风格特色既要与它的功能性相协调,又要照顾到它的材料、质地取得和谐一致的效果。
在扇面上画画,绝非易事,尤其画雪景,今盌要在如此小的尺幅内创作芭蕉处于雪景中,确要下一翻苦功。芭蕉是夏天里生机勃勃的象征,在雪景里出现芭蕉,表现出一种生机、希望的景象,而这种充满希望的繁荣在冷漠的意境里呈现,非常独特。
书画之妙,当以神会,难可以形器求也。世之观画者,多能指摘其间形象位置彩色瑕疵而已,至于奥理冥造者,罕见其人。唐代王维也画《雪中芭蕉》,当时是中国绘画史里争论极多的一幅画,他在大雪里画了一株翠绿芭蕉。大雪是北方寒地才有的,芭蕉则又是南方热带的植物,“一棵芭蕉如何能在大雪里不死呢?”这就是历来画论所争执的重心,沈括的《梦溪笔谈》引用张彦远的话说他:“王维画物,不问四时,桃杏蓉莲,同画一景。” 历来伟大的艺术家,他们本身就是艺术。以《雪中芭蕉》来说,是伟大的心灵往往能突破樊笼,把大雪消溶,芭蕉破地而出,使得造化的循环也能有所改变,这正是抒情,正是寄意,正是艺术创作最可贵的地方。
此《雪景芭蕉图》创作于丙寅(康熙二十五年,1686)。是今盌75岁所创作的作品,画作古朴清淡,显示出作者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之意,也反映出画僧内心的孤寂和远离世间尘嚣的心愿。

今无(1633—1681),清(僧),阿字俗姓万,番禺沙园人,生于明崇祯六年(1633年)。16岁时即师从天然和尚为僧,法名今无,字阿字。是岭南名僧天然和尚的第一法嗣,又称阿字禅师,是广州河南海幢寺的开山大师,洞宗三十五代传人。他同时也是一位在诗文、书法上颇有建树的艺术僧人。
今无和尚在禅学、诗文之余,更潜心研习书法。他从其师天然和尚得径,上溯隋唐。他的书法宗唐朝的李邕,用笔遒劲。目前所见流传下来的主要书迹有作于康熙五年(1666年)的行书《已饱烟霞笔》诗轴(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康熙七年(1668年)的行书《录周顒与河胤止杀》卷(广东省博物馆藏)、康熙十二年(1673年)的行书《墨妙歌》轴(山东省博物馆藏)等,加上其他一些无年款的手卷和册页,计有近十件。《望五老残雪》册页则洒脱奔逸,奇恣不拘。其书文曰:“竟无看雪意,自有倚楼心。草木于人贱,烟霞入眼深。到天寒愈阔,出谷势将沉。更爱消融尽,苍苍露几岑。”钤白文印“阿字”,另一朱文印则漫漶不可识。行书《录周顒与河胤止杀》卷系为梅梁道长所书,用笔超迈,平和冲淡,给人一种不染一点尘埃气之感,可看出作者深邃的禅学及艺术涵养 。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有今无书法作品6件。
《行书七言诗》轴,绫本。130.5厘米×47厘米。
书文:
五老峰前一句齐,气吞湖海万山低。
冰天不见人归处,鸭绿波翻入虎溪。
冰天绝域,丹梯莫上。哮吼狮子,道迈寰区。而以义然之气,踰子卿之迹,即非友予,能不感系?今无一□,许师驰驱,孤笠下栖贤,骞征而往者。此丙申夏仲老人见怀诗,有云“望归空记门时”,实一时可愕之事也。
钤印:释今无印(白文方印)
         (朱文方印)
此作创作于丙申(顺治十三年,1656),是今无赴江西栖贤寺所作。此七言所写的正是江西庐山的五老峰。诗句描写了庐山五老峰的峭拔秀丽。雄壮气吞湖海,根连鄱湖,峰尖触天,万山都不得不为它让路而低头。
五老峰位于江西庐山的东南侧,为庐山著名的高峰,海拔1436米,山顶苍穹,下压鄱湖,峭壁千仞,绵延数里,山峰受岩层垂直节理的影响,形成了既相互分割又彼此相连的五个雄奇的峰岭。五座主峰俨若五老并坐,故名五老峰。五老峰山姿不一,有象诗人吟咏,有象武士高歌,有象鱼翁垂钓,有象老僧盘坐。奇岩怪石千姿百态,雄奇秀丽蔚为大观;峰顶云松弯曲如虬,形象生动,别具一格。
       在绫本上写字,不同于在纸本或绢本上书写,绫本表面比较粗糙和吸水性不强,因而难于着墨,所以写出来的字在色泽和字势上较容易变形。但此帧书法线条坚细,结体开张自如,字的间架左俯右仰,强调自然书写的顺势。用工稳的楷书和笔画连贯的行书掺和在一起写一幅作品,能从容地使整幅字笔势相应,一气贯之,产生沉稳、流动、平和、飞扬的节奏起伏,达到多变与和谐,从而看出今无才气、学养之高和书法功底之深。
 《行书赋》横幅,纸本。24.5厘米×66.9厘米

书文:
弘法曾婴难,经过此地贤。
文章斯道大,笔墨世人传。
岳色摇还壮,岩花映独鲜。
所愁无后起,移睇欲潸然。过雷阳经憨大师化城庵见遗笔感赋。
已穷投食□,又乞卖茅钱。
意怫西风若,情深乡月照。
竹声喧枕畔,椰叶到庵前。
亦是浮生事,焚香莫论禅。琼州白衣庵新茅居成。
甲辰九日书于似若云道兄。今无。
钤印:今无(朱文方印)
         阿字(白文方印)
         释今无印(白文方印)
作品的形式为横幅,作品残烂,说明了创作的年代久远。此作创作于甲辰(康熙三年,1664年),作品分前后两阙,前阙是今无过浙江省舟山化成庵见憨山大师遗笔后有感而作,后阙则是过琼州白衣庵后所作。
憨山大师(1546-1623),俗姓蔡,法名德清,字澄印,号憨山老人,安徽全椒人,是明末四大高僧之一。大师出家之后,极其精进用功,他曾广参诸方大善知识,得到许多高僧的指导。大师早年在五台山龙门坐禅开悟,后来到山东修建寺院、赈济百姓、却被人诬陷为侵吞国家库银。当时的雷州,因干旱而闹饥荒,瘟疫横行,尸横遍野,民不聊生。大师在当地为百姓作济度道场,并感得天降大雨解除了厉气,成为当地百姓心目中应世菩萨的化身。憨山大师晚年住持曹溪南华寺,为中兴曹溪道场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被后人尊为曹溪中兴之祖。在修行方面,憨山大师主张解行并进、禅净双修和儒释融合。除此之外,憨山大师在文学方面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他的这些作品被收录在《憨山老人梦游集》中,成为研究憨山大师生平思想的重要文献。
化成庵位于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马岙镇。已有500多年历史,关于它的传说无奇不有。 据说,化城庵这片土地,原是片泖地,杂草丛生,飞禽走兽出没,到了夜里,磷火闪闪,叫人恐惧。 有个叫妙智和尚的人,他选泖地为宝地,发动乡民,挑土入泖建成了一座非常别致的庵,取名为“化城永寿庵”。 庵建成后,香火很旺盛,善男信女络绎不绝,收入源源不断,庵也越建越好,越建越大,到顶峰时,造了5048间,下设暗道20里长,跨越浦江,直通岳庙。
白衣庵位于湖光岩风景区内,在广东省湛江市西南部,白衣庵始建于宋朝,为白衣嫡姑的佛教场所。
今无行书虽学李邕,在气势上却没李邕的豪放、奔突、明快乃至荒率的特点,此帧书法从书法形态上,仍然表现在笔法与结体的差异,笔法上较之李邕拘谨,结体也略为粗豪。表现出一派迅疾宕荡的神气,而无过多的纡徐盘屈,含蓄不露的姿态,这种笔法有时不免显得挺劲有余而苍老不足,虽有一种鲜明朝气存在,这种笔法比起李邕少了点逸气生动,通身贯注,浑茫老成的气韵,但却具生动活泼,方劲古茂的味道。
字体上重下轻,且偶有飞白,但毕竟还是学李邕之法,笔力雄健,字势俊丽,虽为行书,却依然沉厚宏伟之韵味。既刚劲又妍美,风神毕露,气势夺人,结字粗中略见颀长,奇宕欹侧。
《行书诗》卷,纸本。26.5厘米×210厘米。

书文:
两年闻构问归亭,却讶层秋得径登。
新目恰飘今日雨,古榕犹度旧时声。
绀宫气壮江流疾,谢豹啼深木叶平。
我愿人寰犹未满,可堪惆怅此时情。

天风吹落到炎州,今日登临匪□游。
文士有怀应载笔,闲僧无事独孤舟。
深根古栢通莲座,嫩叶新松荫石头。。
破衲岂宜罨画里,又移竹节上层楼。昔登问归亭。

半叶萧萧夜雨侵,又将残梦寄浮沉。
更阑始觉原为客,岁去难酬未了心。
敝絮两重支暗漏,寒风十里到孤吟。
华亭渔父吾尤尚,芳迹何年得并寻。宿琶江口。

十世为僧遍住山,个中宾主未容刪。
折芦碧海人犹去,负笈黄梅夜自还。
隔岭暮猿无静泪,近江秋草有愁颜。
它年若遂携瓢志,依旧题诗过此间。题飞来赤壁。

圆明一念固,不比望夫山。
云绕乾坤阔,灯悬日月闲。
三边随业见,一夜逐人还。
不尽杨枝水,长流入世间。仁化大士石。
金弹落饥鸟,寒潮变绿芜。
身随闲处贱,力向苦中无。
入水全凭眼,提筐不用呼。
月明归未得,刷羽向江湖。
数诗皆乙巳秋日上丹霞道中所作。近忆此时,随者唯可传、纯铸二子,江寒心苦,此境亦非人能堪,今又阅一冬春矣。丙午三月十日,病腹,思作字。传子出此纸,因书之,勿论字画可藏。无僧。
钤印:今无之印(白文方印)
      阿字(白文方印)
    此诗作于乙巳(1665),作品共六阙,都为上丹霞道中所作。一年后,今无因病思字而法书之,实际此作品创作于丙午(康熙五年,1666)。
字幅保存完整,书迹瘦峭而遒润,笔法竣峭健利,形态上比李邕清瘦,线条婉缓,章法行气倚斜有度,错落有致,通过此帧表露的笔情墨趣,从而看到了僧人的那种虽遁入空门,仍然情驰神纵,俊迈秀逸的风采韵度,给人一种清劲绝尘、超凡脱俗的美感。
今无虽为僧人,但亦诗能文,不仅仅是作为一位解经释道的高僧,他同时也是“海云诗派”这一诗歌群体的重要成员。他曾评价自己“道力消难尽,诗情感又生”,这种对佛与诗的双重爱好结晶,成为《光宣台集》中占十一卷篇幅的诗歌 。从此六阙诗歌中,可见一斑。
《草书》轴,绫本,164.6厘米×40.5厘米
书文:人之所重者寿也,唯寿能受天之所授,故祝人者祝其寿,此寿者合庆之道也。非有相爱相敬生于心,则如秦越人之相视,无所用祝。即相爱相敬,不以其道,虽不如秦越人之相视,私昵既偏,比周侪列,冬冰暂凝,春河旋坼,则其所祝而非合庆之道也。何也?真伪道异也。夫人相遇,幸不为秦越人,则必先丽之以事,而后笃之以情,惕然蔼然,中动外慕,牵连绻顾,真也非伪也,以之用祝,合庆之道也。夫百昌抽土,根蟠干植,红者花,绿者叶。大蔽中马,小寄盘盂,濯雨露而自荣,受风雷而耐岁。其出于土也均,则其愿土也,白焉其色也,柔焉其性也,如泪如洳,非所愿也,骍刚则思牛,赤缇则爱羊,坟壤渴泽则思麋鹿,所谓牵连绻顾者也。宵行焉遇风,蔽其烛而走,恐纱縠之不完,戄筠笼之未密,亦牵连绻顾者也。予与池月交类是。池月,今年行年五十又一,予固欲祝者也。何也?海幢之为海幢,视池月则为前矛,为始基,经营规画,挥汗盈石。予继先人席,幸得栖迟,岁增月补,行将韪之,虽众务未奏,然譬之于卉,技疏菁葱,不可谓无意,而藉之者土也。百务猬飞,人尽心膂。池月则从傍间出,其老智以勖,非宵行绛炬之譬乎?则予之所愿而祝者,果合庆之道也,而非非合庆之道也又确。
时康熙己酉五月十三日海幢今无作以奉。池月道兄 敬请教。
钤印:今无(朱文方印)
此帧书法为一篇养生之道,于康熙己酉(康熙八年,1669),海幢寺创作。作为海幢寺的开山大师,今无创作的诗词不计其数,据其创作的《光宣台集》所收集的诗词数量为卷,此诗是否收集于《光宣台集》,还有待研究。
此为今无36岁时的作品,此时期的今无以恬静淡远为怀,以赋诗属文为乐,从此帧书法看出,其用笔的潇洒遒健,结体的流畅以及迭宕洒脱的韵味,皆自胸臆笔端流淌而出,且不时露出悠然自得,超凡入圣之态,其所书为养生之道,因而具较浓的时代气息。给人的印象是连绵不断,一气流注的强烈运动感。
此作品明显带有王铎书法笔势连绵,字间虽连带不多,但笔断意连,行气贯通,运笔流畅的特点。
《行书宝镜三昧歌》幅,绢本,167厘米×47厘米。
书文:
如是之法,佛祖密付。汝今得之,宜善保护。
银盌盛雪,明月藏鹭。类之弗齐,混则知处。
意不在言,来机亦赴。动成窠臼,差落顾伫。
背触俱非,如大火聚。但形文彩,即属染污。
夜半正明,天晓不露。为物作则,用拔诸苦。
虽非有为,不是无语。如临宝镜,形影相睹。
汝不是渠,渠正是汝。如世婴儿,五相完具。
不去不来,不起不住。婆婆和和,有句无句。
终不得物,语未正故。重离六爻,偏正回互。
迭而为之,变尽成五。如荎草味,如金刚杵。
正中妙挟,敲唱双举。通宗通途,挟带挟路。
错然则吉,不可犯忤。天真而妙,不属迷悟。
因缘时节,寂然昭著。细入无间,大绝方所。
毫忽之差,不应律吕。今有顿渐,缘立宗趣。
宗趣分矣,即是规矩。宗通趣极,真常流注。
外寂中摇,系驹伏鼠。先圣悲之,为法檀度。
随其颠倒,以缁为素。颠倒想灭,肯心自许。
要合古辙,请观前古。佛道垂成,十劫观树。
如虎之缺,如马之馵。以有下劣,宝几珍御。
以有惊异,狸奴白牯。羿以巧力,射中百步。
箭锋相直,巧力何预。木人方歌,石女起舞。
非情识到,宁容思虑。臣奉于君,子顺于父。
不顺非孝,不奉非辅。潜行密用,如愚若鲁。
但能相续,名主中主。
辛酉元日书。书成,诸子欲图得,而囗芦得之。当味其义,予字不可贵也。拥荻多。
钤印:阿字(朱文方印)
今无书法除主要学李邕外,还长于临摹古人书法,再加入自已个人技法,形成独特的个人风格。此帧行书从笔墨和形体上看,既有米芾的影子,也有董其昌的技法。
此帧作品将米芾的体潇散奔放,严于法度,字体紧结,笔画挺拔劲健,体势展拓,笔致浑厚爽劲,外形竦削的体势特点,又将董其昌书法的笔画园劲秀逸,平淡古朴,用笔精到,始终保持正锋,少有偃笔、拙滞之笔;在章法上,字与字、行与行之间,分行布局,疏朗匀称,力追古法,用墨讲究枯湿浓淡的特点结合起来。今无的作品在分布、结构、用笔,有着他独到的体会。其笔力要求“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即要求在变化中达到统一,把裹与藏、肥与瘦、疏与密、简与繁等对立因素融合起来,也就是“骨筋、皮肉、脂泽、风神俱全,犹如一佳士也”。章法上,重视整体气韵,兼顾细节的完美,成竹在胸,书写过程中随遇而变,独出机巧。其用笔特点,主要是善于在正侧、偃仰、向背、转折、顿挫中形成飘逸超迈的气势、沉着痛快的风格。字的起笔往往颇重,到中间稍轻,遇到转折时提笔侧锋直转而下。捺笔的变化也很多,下笔的着重点有时在起笔,有时在落笔,有时却在一笔的中间,对于较长的横画还有一波三折。勾也富有特色。常有侧倾的体势,欲左先右,欲扬先抑,都是为了增加跌宕跳跃的风姿、骏快飞扬的神气,形成自己独特的个人风格。
《行书诗》卷,纸本。21厘米×176厘米。
书文:
仙灵在望,孤篷风雨,今秋又负重阳。古洞迷云,狞龙在水,乾坤着意凄凉。烟雾物微茫。笑禅心无据,客路空忙。朱草金丹,何年相对药苗长。石楼红鸟语如簧。忆昔年春半,百树芬芳。欲趁菊花,暂时行乐,莫教积恙到膏肓。白日却无光。令无愁有思,抱闷难当。怪似武陵碧波,无路入渔航。
罗浮大风雨,调寄《望海潮》。 
千尺溪流洗石颜,平分绣岭即仙班。衣尘□□云能淡,秋思难明意未闲。
骤鹿食花斜踏涧,残虹衔雨晚归山。只须料理藏衰髩,此外原来尽可删。
坐罗浮黄龙洞,近作书似华润长者正之,虫木今无。 
钤印:
今无(朱文圆印)
阿字(白文方印)
丁柏岩在香港见赠绰,此卷殆海幢寺传世物,故籖题有“祖”字,其下当是“师”字,此诗词不知见《光宣台集》否?遐翁。顷检《光宣台集》,无此二首,尤为可宝矣。
钤印:遐庵(白文方印)
据遐翁(叶恭绰)在此作品后面所题之跋,此卷的诗词内容没收录到《光宣台集》,所以特别珍贵。作品原为海幢寺传世物。后几经流传始到广州艺术博物院。作者于罗浮山黄龙洞时所作,
此卷共分两阙,前阙为词,后阙为诗,都记录了作者感慨冷秋的凄凉和回忆对春华秋实的怀恋及劝诫人们莫错过好时光,及时行乐的愿望。
作品笔画劲练,顿挫起伏奕奕动人,其结体拗峭,气势雄健,神情流放。

今辩:(1638~1697),清代僧。丹霞第二世,曹洞宗第三十五世。番禺(广州)人,名贞父,俗姓麦。字乐说。幼聪敏,读十行并下。尝从梁之佩学科举应试之文,颇有文名。其后之佩入道,每以梵典禅理导之,忽有所省,因随行脚僧至匡庐,参天然是禅师,从之剃染,顺治十七年(1660)受具足戒于雷峰。及今释开丹露禅院,迎是公开创法席,师匡维甚力,遂嗣其法。康熙七年七月十五日解夏,天然和尚在丹霞别传寺传今辩大法,为第六法嗣。未久迁至海幢寺,后再移驻福州长庆寺。有四会语录,梵网经注疏等行世 。
今辩十分重视佛门有关资料的收集、保存、整理及出版。康熙十六年,今释为天然和尚所着《首楞严直指》作序,为校阅全文并撰《缘起》。并将大师兄历年说法语录重新整理,刻印出书,名为《海幢阿字无禅师语录》。还将天然和尚在海云、别传、光孝诸刹说法的《语录》汇聚整理,编成《天然昰禅师语录》传之后世。
今辩为整理、出版本师及法兄们的著作耗费了很多时间及精力,自身的作品留传很少。《菩萨戒经注疏》、《四会语录》至今未见,传世者惟《丹霞山志、卷五宗旨》所载说法语录七则而已 。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有今辩书法《行书诗轴》一件,绫本,142厘米×47厘米。
书文:英雄心眼空,高举无行地。机用疾于风,隐显难思议。
吾爱王巨潜,轻世而肆志。王宫曾拥旌,杀人等游戏。
劫火焚郊西,虚名复何避。一朝高遁去,用愚不用智。
忆昔越鸱夷,乾坤掌中置。沼吴勋业成,湖海行吾意。
急流而勇退,今古无二致。日与乞士游,投机忘净秽。
巨□瞪卧□。□□借眉视。所幸偕老贤,索头早□鼻。
海寺偶过宿,恭□□□□。□□□隐居。款留香饭异。
谈笑竟日夕,目无人间世。室满散花天,床头不遣侍。
解脱意□□。风流情亦炽。婚嫁债未偿,满头霜雪至。
值余岭外行,五湖多末契。梦想屠狗家。垂云难奋翅。
素缣索塗汙,呓语作莂记。重携期不远,各自加精锐。
戏题廿二韵留赠巨潜王道者,时辛未寒食前二日书于海幢茗荫轩。并正。乐说辩。
钤印:乐说今辩(白文方印)
       期期行者(白文方印)
作品创作于辛未(崇祯四年,1631),是广州艺术博物院所藏的今辩的唯一作品。作品残烂,虽然中间已残缺,还依稀可见字迹。
这首诗是一首怀念朋友之作。是送给岭北的王巨潜的。王是一个英雄人物,在书文中,作者阐述了佛禅之高妙,是英雄用武之地,虽然与他各自一方,寄语希望大家都应各自努力的,日益进步。
此墨迹用绫本于海幢寺书写而成,笔力雄厚稳健,可看出其书法虽出自李邕,但又独具秀润,在用笔上开放而又增以豪迈,丰肢而又纵柔媚,充分体现出今辩精熟的用笔技巧和渊博敦厚的学识。尤如翩翩少年,步态轻盈飘健,形体疏朗流美,充溢着纯和的气氛。
综观天然法嗣三今之书画艺,与他们的学识修养分不开的,他们的禅理、信学值得后学敬仰。


参考文献:
1、杜霭华:《天然禅师墨迹遗珍》,载《天然之光—纪念函昰禅师诞辰四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10年。
2、朱万章:《天然和尚释函昰书艺论略》,载《岭南金石书法论丛》。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1年。
3、陈允吉《王维“雪中芭蕉”寓意蠡测》(《复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79年第1期p81-86)(陈允吉《唐音佛教辨思录》,上海古籍出版社。
4、[第40期广州史记篇] 明末清初学问僧 避世不出世,出家成大家(图)。2006-06-21 14:47 南方都市报。
5、莫尚葭《今无其人》,摘自《广东佛教》2006年第3期。
6、清代徐作霖、黄蠡编《海云禅藻集》,今由中山大学中国古文献研究所黄国声教授整理,并附《海云文献辑略》。杭州:杭州西泠印社出版。2004年。
7、张红、仇江:《曹洞宗番禺雷峰天然和尚法系初稿》,载《天然之光—纪念函昰禅师诞辰四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