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禅墨之缘 —清初岭南名僧澹归的书法艺术初探 作者: 杜霭华

发布时间:14-07-02









内容提要:明未清初的志士因不满易代社会的动荡多变,或逃禅、或隐居、或复明。前者因不问世事,而逃过劫难,后者则因反清复明而不得志,复国之梦破灭,身心俱疲而最终乃遁入空门。金堡就是其中之一,他因复明无望,最终告别了多年的官场,开始了漫长的僧侣生涯。为僧期间,笔耕不缀,完成了《编行堂集》,并弄墨不绝,为后世留下了不少的墨宝遗珍。本文就其所创作的现藏于广州艺术博物院的书法作初步的探索,展读其禅墨之缘。
关健词:澹归、书法、茅龙草书
澹归(1614-1680),俗姓金,名堡,字道隐,号卫公,杭州仁和人,出身书香世家,从小深受传统文化熏陶,博通经史,心怀大志。崇祯十三年(1640),他二十七岁中进士, 后任山东临清州牧。清顺治二年(1645),清兵破杭州,金堡弃家去福州,投奔南明朝唐王绍武与清廷抗衡。顺治五年(1648),赴广东肇庆谒南明永历帝,经瞿式耜推荐,授兵科给事中,摄理科事。因上《时政八失疏》痛陈时弊,无所顾避,言论过激,遭帝怒斥。顺治七年(1650),被诬陷为误国,遣戍贵州清溪县,途中遭清兵截击,脱身逃往桂林。颠沛流离,万念俱灰,于茅坪草庵落发为僧。顺治九年(1652),来广东参天然和尚,受具足戒,法名今释,字澹归。顺治十八年(1661)十月,师弟今地(俗名李充茂)将丹霞山舍给澹归。澹归于康熙元年(1662)三月开始在丹霞山营建别传寺,潜心佛事,经过五年的艰苦经营,寺院颇具规模。此后丹霞山成为避世隐居之所,有些明朝遗老聚居于此。康熙十八年(1679),澹归率门徒自南雄度岭,赴嘉兴请藏经。次年病发,死于吴门,享年六十七岁。
别传寺原建于明末清初,相传明朝遗臣原江西赣州巡抚李永茂及其弟等人为避乱世,花了100多两银子买下丹霞山作隐居之地,并凿石为阶,铺路架桥,建筑房舍,还将各处岩洞垒石隔成房间以供居住,使这个昔日偏僻的山沟逐渐兴盛起来,后来竟成了明朝遗老遗少避乱的世外桃源。不久,李永茂去世,其弟李充茂来广州海幢寺,见到澹归,将丹霞山捐出,请澹归到丹霞山创建寺院。澹归到丹霞山后,一面根据丹霞山的地形特点设计了营造图,一面四处活动筹集营建的资金和物资。在澹归及其弟子们的苦心经营下,终于建成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寺院,取“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之意,名别传寺,成为当时岭南十大丛林之一。
在天然禅师的诸多弟子中,澹归的成就最高,也深得天然师赏识。澹归学识渊博,以诗文书法扬名,他以儒始而以僧终。为儒时,“其言奏诸郊庙达诸朝廷,为赓歌,为吁咈,为对扬天子之休”,如《请终制疏》、《天下无不可为之事说》、《一切非天说》,均以入世态度行儒学之道;为僧时,“其言出诸瓶钵,登诸语录,为布施,为因果,为天花堕空,为顽石点头”。 他编有《徧行堂集》,涉及诸多书法与佛教文字,颇为后人称道。
关于澹归的书法,赵佃曾为撰《舵石翁诗集序》,冠于今本《徧行堂集》之卷首。该序后,附有赵佃诗一首,诗中评鉴澹归之草书。诗题曰《观澹师草书同陆太守游丹霞山诗卷,师时之吉安,余将归棹,赋寄留别》,诗中述及两点:一是自制茅龙笔,二是擅长草书。诗曰:“白硾摺扇运茅笔(茅笔,师所自作书者也),烟霏雾结惊灵蛇。今年我作客,手握君诗不忍释。百行小草挟斜飞,势若鹓鸾向空碧。”
澹归流传下来的书迹中,以行草为多。广州艺术博物院现藏有其墨迹14件。
澹归书法源出于李北海、米南宫。多用笔正偏锋兼用,结字不事收宫,转折提顿巧于变化,顿挫凸显。
一、诗墨兼顾
古代文人中,亦诗亦墨,澹归亦然。
《行草诗》,册(十二开),纸本,纵31厘米,横27厘米。
书文:
柚堂诗
南廊既开,西垣增筑,遂□画阶下事,尽黜群花,仅留柚子一株。止言闍黎师命之曰“柚堂”。柚专属堂,堂得有柚;堂专属柚,柚亦得有堂。居此者寄焉,作柚堂诗:
拙容两膝计无馀,小辟南廊换榻初。横过好风方倒屣,频来赫日莫停车。
即看刺眼梅犹斥,肯使当窗草不除。这里柔情无着处,一株寒柚影萧疏。
悬包倚杖定何人,铁限徒劳鬼笑频。柚若主堂吾岂主,堂如宾柚我还宾。
未能剿绝三分相,不免安排七尺身。我与柚堂都是寄,向谁撩乱说疏亲。
慰柚诗
柚虽见留,束以石阑旁,根悉断,其下土冈瘠,未易荣也。或恐枯瘁不实,驯至于死者。余谓死不须伐,当植苍藤以覆之。且世间多少没结果,□(汉?)柚何必定实耶?止师曰:“如此又可名‘枯木堂’矣!”世未有受道流之知者,此树一受知而穷愁迫促,无复生理耶?现前知己岂减宿世冤家乎?为作二诗,并树英石一峰,以当慰籍(藉)。
石上栽根理易枯,浮尘铲尽到穷涂(途)。闲阶只见月来去,明岁莫论花有无。
死亦念他枝叶少,留将伴我性情孤。也须毒手开生面,痛不能禁那(哪)得殊。
不汝谋生谋汝终,易名枯木当追崇。葛藤未老先营窟,雨露随缘所计功。穷作相知恩且怨,秀而不实假元空。寒荒国里无温宠,冰铁□云又几峰。
丁酉夏四月,书于过也亭,为□……正之。今释。
钤:今释印(白文方印)
澹歸(朱文方印)
□□□□(方印)
杜口金人(朱文椭圆印)
镜泉珍藏(白文方印)
此作品创作于丁酉((顺治十四年,1657)夏日,时年澹归43岁,是中年之作。1657年正是澹归受诬陷误国,万念俱灰,落发为僧七年后所作。五年后才入丹霞开山建寺。
    澹归能诗亦文善辩,博得王夫之赞赏:“堡文笔宕远深诣,诗铦刻高举,独立古今间,成一家言。行书入逸品。名位利禄妻子皆不系其心,唯微有酒过。 ”
此作分柚堂诗和慰柚诗而写,共分十二册页书写,前八页有黄道周的风格,后四页则有王铎的风貌。也就是说从慰柚诗开始其书法风格转向了王铎的笔意。澹归在此件作品中,学习两位前人的书风,同时融入自己的个人风格。此作前部分行笔转折方健,结字欹侧多姿,朴拙的风格接近黄道周。但后部分慰柚诗书风则受到王铎的影响,作品更具恣肆跌宕的强烈风采。字形大小错落,时而连缀,时而独立,在跳跃的节奏中,左右倾伏,犹如醉仙舞剑,尤其值得玩味的是行款的疏密排列,虽不是直线而下,但仍纵势流贯,既似不经意为之,又似匠心独运,在相当“随便”的布白中,表现出奇特的艺术效果。

《行书为绣九赋诗》:轴,绫本,纵172.5厘米,横48厘米。
乙巳(康熙四年,1665)
书文:何年与子结同根,共转双轮见昔因。
      万古寂场开胜地,一时檀度豁迷津。
插锹有分随清衆,托钵无劳造化人。
归对乡邻抬手看,世珠不似此珠真。?
绣九檀越捨田供众,为赋此诗请正,以纪丹霞胜日亦与君家结久远之契。乙巳孟冬,舵石今释。
钤印:今释(白文方印)
藏印:永嘉吕文起主定藏(朱文方印)               
    此作完成于1665年,时年澹归51岁。诗文见于《徧行堂集》第三册第52页。壮年时的澹归,不仅在诗学上达到了炉火纯青,而在书法上在学前人的基础上,也有自己独特的风格。
    此作除学黄道周外,已略显其自己的风貌。这幅作品让我们欣赏到其除了壮美之外,还有它的笔力的强健,落笔沉实全神贯注,沉着痛快,尤其在收笔时更是一种力量的象征。整幅字体由粗入细,起笔时的第一、二行,笔划粗壮有力,
且更注重墨法,醮墨饱满,一经落纸,墨则自然晕化,第一个字墨色很重,渐次渐燥,如起笔的“何”、“根”、“见”、“一”、至后面的“津”、“迷”,都是醮墨的第一个字。字体排列不讲究间距的相等,或密或疏,或偏或离。结体也是剞侧多姿态。通篇墨色润泽,很有韵致。
    一个书家的书法与其心境密不可分,此作品正是澹归主持别传寺,静心修佛,心境归于平淡、聊解一切迷津的表现。

《草书》:轴,绫本,纵229,横47.5厘米。
书文:秪凭太朴救文章,热满人间我自凉。
风掠交枝争偃蹇,月摇分影借倘佯。
蛟龙夜撲神仙火,猿鹤朝供粉黛香。
莫道长生长怯死,从无老树不经霜。
古松之二。
钤印:游戏三昧(朱白文方印)
      释今释印(白文方印)
      恭绰长寿(白文方印) 番禺叶氏遐庵珍藏书画典籍之印记(朱文长方印)
    作品原为叶恭绰收藏,后捐广州美术馆(现广州艺术博物院收藏)。以七言诗文开写,无创作日期,从诗文内容来看,此作应为澹归为僧时之作。内容多是些感叹人生悲欢冷暖和为人生应顺应自然发展规律的哲理。
澹归的书法以行草为胜,此作品共56字,一气呵成,气势磅礴,神奇浑朴,比较集中地体现了澹归的书法艺术风格。用笔如疾风骤雨,雷鸣电闪,线条时连时断,表现出以性情为为上,以豪纵见胜的意境,体现了气势、精神和活力,从此作品看到了他重视传统学习,深得王铎的成就和功力,用墨则涨墨润湿,墨色漂流晕化,神迷漓溯,笔力遒劲舒展,给人以险峭爽朗的感觉。字与字之间不求间距相等,布白疏密开合,纵横得势,这种着眼于字之结体及章法的参差错落是王铎法书的一大特色,也是澹归学习传统,以笔为重的又一成功之作。特别是在学习涨墨这一传统技法上,能够大胆运用,使其作品既有共性,也个性强烈,如有疏有密,起笔的顿挫有力,收笔前的飞白而下,都有所创新。
通篇妍润多彩,灵动酣畅,耐心寻味。

《草书》轴,纸本。纵215厘米,横74.5厘米。
书文:奔流度刃焰过风,
霹雳声边万象空。
一座南山濃翠里。
白云长在紫霄峰。
今释。
    钤印:今释(白文方印)
    此作品为澹归在其题为《石友初度五绝句》之五,书文见于《徧行堂集》第三册第232页。
    澹归亦儒亦僧,一生创作了《菩萨戒疏随见录》、《丹霞澹归释禅师语录》、《徧行堂、续集》、《岭海焚余》、《元功垂范》、《粤中疏草》、《丹霞初集》、《临清去来集》、《行都奏议》、《梧州诗》、《梦蝶庵诗》、《徧行堂杂剧》、《今释四书义》、《金堡时文》、《今释制义》、《明文百家释》、《澹归和尚日记》、《菩萨戒经注疏》 等等,是佛门一大才子。他入佛门后所创作的大量诗稿也汇编入了《徧行堂集》。
    五言和七言绝句都是澹归所善长。此作品残烂,在释文时并不完全能释出,幸有《遍行堂集》,才全部把诗文释出来。
    从此作品不难看出澹归学王铎的影子,但王铎的书法却连绵不断,一气流注的强烈运动感,素有茂密之称。大多数字笔划相连,字与字之间联络紧密,每一行都仿佛一笔到底。而澹归在此作中,却行气不用“潜气内转”的含蓄方式,,而是将“内转”之气尽可能外化,从而在视觉效果上能直接感受到那流动的气息,字与字之间却不是连绵不断的,而是每个字都独立起来,而在行与行之间,则留下明显的空白,这样,其一行字的点划则构成的运动曲线变化更加鲜明,使得其书法的空间都是动感的空间,而不是单纯的静态存在,这就充分体现了书法艺术时间性的特点。
《行书七言诗》:扇页,金笺。纵16.5厘米,横51.5厘米


书文:犹记青青赋子衿,如今指敝尚闻琴。飞腾得汝摩天翼,劳苦而翁望岁心。
    此去龙门才发轫,将来麟阁便抽簪。墨池漫说黌宫窄,一滴须为四海霖。
    小作奉贺冠云居士游泮并请正。丹霞今释。
钤印:今释(朱文方印)
    此作标题为《赠张冠云游庠》,书文见于《徧行堂集》第三册第70页。作品以扇页的形式而成,书法写于扇页上,在澹归的作品中甚少,此为广州艺术博物院藏唯一一件澹归的书法扇面作品。
    作品诗文与《徧行堂集》原作有所不同,其中“将来麟阁便抽簪” 的“便”在文集中为“尚”。“ 墨池漫说黌宫窄”的“说”在文集中为“比”。笔者不知是澹归在写此书法时有意改此两字,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在此不妄加评论。
    此作在澹归的书法中较为清新,与其它书法有所区别,作品严冷古质,方刚流美,用笔生辣精丽,笔势酣畅遒媚,于精熟和美之中含质朴之韵。茂密紧严之中得潇洒空灵之旨,似有刚直忠义之气,发于字里行间,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
    澹归于丹霞的大多数作品,都韵含着一股静谥之气,这与其心境的宁静,和禅佛学有关,禅与墨其内在的玄机,澹归有其独特的见解。他把禅理寄于文字笔墨中,深入禅理,而显于笔墨,又寄情文字之中。


二、禅墨诗意茅龙出
清代著名文艺理论家刘熙载在他的书学名著《书概》中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
澹归书法不仅学黄道周、王铎。受陈白沙影响,也发展和运用茅龙草书。常言道,文如其人,其实书法也如其人!
关于澹归运用茅龙草书,《徧行堂集》之卷首,该序后,附有赵佃诗一首,诗中评鉴澹归之草书。诗题《观澹师草书同陆太守游丹霞山诗卷,师时之吉安,余将归棹,赋寄留别》:“澹师隐君子,託迹丹霞山。偶然持钵红尘中,不与常住白云间。前年我在家,把君诗句如荷花。白硾摺扇运茅笔(茅笔,师所自作书者也),烟霏雾结惊灵蛇。今年我作客,手握君诗不忍释。百行小草挟斜飞,势若鹓鸾向空碧。……” 。
又澹归在其《书茅龙笔书后(二首)》:“其一:长老峰下,新缚茅笔。漫作此纸,见者不能识。写者不能知,得者不能用,若有一毫所重处,便为寸草碍煞。其二:茅书昉于白沙,余近为之,盖庄生所谓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者也。铁镜瓦砚,或以为胜于铜石,东坡不然之,自是稳当,……” 。
又《融谷得余茅笔书有作垂赠,用韵奉酬》:“枯瘠世所弃,生疏我不知。藤牵松下月,藻断竹边池。名士古有癖,老夫今更痴。秃头濡墨浅,发影但丝丝。”
又《萧慎之为制茅笔,题五绝句》:“其一:茅龙才起便生风,我即屠龙子豢龙。杀活竝行人不识,一般两手各英雄。其二:片石难耕错置田,中书秃罢赖枯禅。三冬莫放烧山火,一把镰刀笔本钱。其三:狗走鹰飞杀气昏,绕石三匝恨难存。霜毫一倩茅根代,点画都成覆载恩。其四:老态横斜见白沙,元来家丑在丹霞。乱头精报看俱好,边幅空怜井底蛙。其五:“达磨折得渡江芦,背面偷看笔阵图。无数衲僧荒草里,脚头脚底趁工夫。”
可见,澹归对茅龙笔的喜爱以及用茅龙所书之禅墨的喜爱。不仅运用茅龙笔书墨,且自制茅龙笔。
    又在《次韵答融谷谢茅笔书(二首)》:其一:“雄文不易追前汉,苦韵空怜落晚唐。莫怪草根连水月,也教墨□带冰霜。其二:钵声未断闻疏雨,锦字初传映落霞。三绝自推君独步,一茎那得我生花。” 此诗阐述了他为茅龙所书与融谷互相激赏。
关于茅龙,澹归有两件书法涉及。

其一:《草书》轴,纸本。
纵136厘米,横36.5厘米
书文:路当绝处势无穷,解得翻身便解空,
      欲识玉渊潭底事,分寻剑壁不成峰。
独坐玉渊潭上,石淙居士正之。今释。
钤印:丹霞山(朱文长圆印)
澹归(白文方印)
子韶审定(白文方印)
此作书文见于《徧行堂集》第三册第187页。标题为《独坐玉渊潭》。为七言绝句。
在《徧行堂集》中,后句“分寻剑壁不成峰”中的“分”为“千”, “剑”为“银”。
笔者因为是研究墨迹,故从其墨迹释文。
    在澹归的相当一部分书法作品中,大多数能见有黄道周和王铎的风貌。但在此作品中,却完全是另一种风貌。此作以草书而成,也没创作年份。但从其书体上看,它应为澹归中晚年之作。钤印有“丹霞山”。由此推断,此作品应在丹霞山上为居士所创作。
    澹归在作品中没提以何笔书写,但从书体上看,此作应为茅龙笔所写。
    书体并不工整划一,看上去,似有潦乱而杂,逸笔草草,但情味别具。一种洒脱、自然、错落、超妙的意趣跃然纸上。许多字,点划肥短,结构簇紧,时出奇异形体,逾于法度。毫端开叉形成较多飞白,用笔顿挫有力,粗细变化大,虚实相间,干湿互出,富有节奏感。茅龙笔粗悍拙朴的特性随着笔势的转动所形成的飞白,更增加了作品的视觉冲击力。澹归在此作品中捉笔轻松、笔意娴静自然,顺势铺开,如轻车熟路,一种率真、雀跃的创作激情在支配着他的创作。则透出追求自然的意趣。而茅龙笔所显露的自然韵味,无点画精微之匠气,字里行间,一种宁静闲适,纯朴自然的情趣已初露端倪。其率真自然的个性也曳露无遗。

其二:《行草书》轴,纸本。
纵133.5厘米,横34厘米。
书文:达磨折得渡江芦,背面偷看笔阵图。
    无数衲僧荒草里,脚头脚底趁工夫。
制茅笔之一,今释。
钤印:今释之印(朱文方印)
此作品标题为《萧慎之为制茅笔,题五绝句》之五。书文见于《徧行堂集》第三册第210页。
作品无标明用茅龙笔而书成,只用诗句将其制茅龙笔的意念表达而成。
    此作品用笔无羁束,结体无局限,不囿于法,拙中见巧,刚中带柔,充满自然意趣。有如鸢飞鱼跃,茅龙笔粗悍的笔锋所形成的线条,有如粗头乱眼,纵横狼藉:但细看又觉得韵味无穷,结体、章法等书法的要素,已化作一种气韵,流淌其中。在他那粗糙得几近笨拙的用笔中,足可见其书法意趣重于法度的审美追求。自然之意态表现了澹归闲适自在,不受拘束的洒脱情怀。
借助茅龙笔的特性,以“虚静”、“自得”、“自然”的心学思想融入书法创作中去,书者,心之迹也。得于心而应于手。然挥运之妙,必由神悟。
澹归书法艺术已进入心手相融的自由境界:是他在艺术创作过程中以心性参悟书理的最终体现。其所创作的书法凝聚了他以写心为主的审美理想,也凝聚了他宁静淡泊的人格气质和广博精深的学识修养,值得后学借鉴。



参考文献:
1.朱万章:《岭南金石书法论丛》。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1年。
2、今释:《徧行堂集》广东:广东旅游出版社,2008年。
3、王夫之:《永历实录》一版,长沙:岳麓书社。1982年
4、冼玉清:《冼玉清文集》,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9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