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樗园与红棉情 作者:杜霭华

发布时间:12-02-15

座落于行人匆匆的繁华闹市广州市东山署前路10号,外形宛如一叶幽莲开放的白建筑物,就是昔日的樗园,现今的陈树人纪念馆(图1)。抬头望去,原广东省主要领导、书法家、书画鉴赏家吴南生所提的“陈树人纪念馆”几个大字清晰醒目,只是门前冷落寂然,大门紧锁着,虽然无法观摩陈树人的作品,但仍能感受着他那纯粹、唯美的画风、人格及艺术气息。

1927年,陈树人先生在原东山庙旧址置地七八亩,兴建私人住宅——樗园,园内设有画室寒绿山堂(图2)。

“樗园”布局可分为三重:

进门夹道浓荫,园中遍植花木,左边有一小塘,临水筑一小亭,取名“勺亭”。

再进去,在古木葱郁围抱中建一两层砖木结构楼房,名“古翠楼”,为树人一家居所。

最后一重为其画室“寒绿山堂”。山堂采用南方特产大楠竹搭屋架结构,四面用竹蔑织的竹笪围成墙壁。壁上装有玻璃窗以采光,山堂地板高出地面数尺,需拾级而登;山堂四周围以走马凉台,栏杆上摆设四时鲜花及盆景,整个寒绿山堂呈现出一派古朴高雅的风格。树人在寒绿山堂作诗、画甚多。(1)

于右任曾作《访樗园赠树人》诗,云:“头白江湖更放歌,桂林归后兴如何?樗园真是高人宅,古木参天画本多。”(2)诗中所表就是樗园昔日的意境。

抗日战争时期樗园毁于战火,1948年陈树人在樗园附近的一块空地即今署前路横1号,建栎园自住。 樗,《说文》:“樗,樗木也,从木,雩声。……《幽风》、《小雅》毛传皆曰‘樗,恶木也。’惟其恶木,故幽人祇以为薪……今之臭椿树是也。”(3)后因“樗栎比喻无用之材。”,而改为“栎园”(4)。

栎园为一座两层镶嵌白色大理石圆拱形建筑,楼下为客厅、画厅及饭厅,楼上为居室及阳台。建国后,栎园为东湖卫生院所在地。

后来陈氏家人将其地献给政府,新建了陈树人纪念馆,于1988年11月26日陈树人逝世40周年建成开放。纪念馆是一座白色建筑宛如一叶幽莲悄然开放,占地面积480平方米,建筑面积578平方米,分前后二室。前室有二层展厅,首层为画廊式展室,作为举办美术作品短期展览的场所,二楼展室为常设性展览,展出陈树人作品及其生平艺术活动资料,并常举办各种艺术作品展览。后室另有陈树人儿子陈复烈士的纪念堂。陈复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任地下组织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部长等职,后被反动派杀害,生前也曾住在这里。陈树人于悲痛之余,作《哭子复》诗10首,其一曰:“下层工作不辞卑,游学归来更念兹。革命至情能似此,已非吾子是吾师。”(5)并将其居室名为“思复楼”。

陈树人一生转徙日本、加拿大、广州、南京、重庆各地生活,每到一处,几乎都要尽其宜,尽可能精心地营构他的住所,并亲自为其命题匾(6)。20年代中后期在广州建樗园,30年代中期在南京占地十亩建“揖芳园”,40年代中期在重庆建“自得台”。30、40年代固然不难勾画出主人处于不同时空情境的内心世界。但最耐人寻味的,却是20年代的“息园”、“樗园”中的“息”、“樗”之义。(“息园”,1923年建,占地十亩,广州市海珠区“十香园”隔壁,有树千余株,兼有池、馆、桥、榭之胜(7)。)对处阴息影、处静息迹、无为虚淡、逍遥适性的精神本质,具有铭心刻骨的体会!对于在陈树人那里,所谓“书生本色”并非生而已然的个人气质,只有将其置于20前期独的政治特情境中进行解释,才能恰如其分地理解和把握其具有强烈的自我保护色彩的性格的内在意义(8)。

陈树人(1884—1948) 名韶,又名哲、政,字树人,别号葭外渔子、二山山樵、别署猛进,美魂女士,晚号安定老人。广东番禺明经乡人。他出身于富裕的文人家庭,受旧式教育,具有诗人、作家、艺术家的才华。

陈树人跻身宦海,位居高层,为国民政府要员。历任广东省政务厅长、国民政府秘书长、中央工人部长,国民党中央执委、侨务委员会委员长、国府委员、国府顾问等职。早年追随孙中山,参加了同盟会,积极献身于民主革命活动,在参与政治变革的同时,提出了革新中国画的主张,与高剑父、高奇峰师从居廉学画,创立了岭南画派。提倡面向社会,注重写生,并且博取古今之所长,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值得后人为之借鉴。

在樗园这个温润美丽的南国古城东郊、清丽幽静的园林中,陈树人度过了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光,创造了无数精美书画和璀璨诗篇,为后人留下珍贵的艺术遗产。

陈树人一生勤勉好学,生前创作了大量的著述和绘画作品。出版译有《新画法》,诗集《寒绿吟草》、《廿四年吟草》、《专爱集》、《战尘集》、《自然美讴歌集》。以上诗集都是在回到广州后居住于樗园后出版的。最早出版的是《寒绿吟草》(上海和平社,1929年),最后出版的是《自然美讴歌集》(世界书局,1948年)(9)。陈树人崇尚自然,热爱自然,是自然美的讴歌者,这大多数表现在他的诗集中。

    例如《寒绿吟草》中的《樗园闻鸟偶成》:

小院嬉春百鸟鸣,人间那得此箫笙。神弥娱处心偏疚,念到闾阎疾苦声。蚁触蜗争长孽氛,圣谟贤诰复何闻。请听小鸟冲和调,戾气君应化几分。(10)

    又如《自然美讴歌集》中的《樗园三咏》:

交加万绿郁森森,谁觉严冬尔许深。大地若教摇落后,空余一室岁寒心。

——寒绿山堂

繁叶幽禽逼四檐,坳塘半角小亭添。沧溟万里由君济,一勺元来取亦廉。

——勺亭

不是元龙百尺楼,敢夸豪气足千秋。高风乔木仍长在,红紫纷纷过眼休。

——古翠楼(11)

《重返樗园》:

一别山园遂五春,池亭无羔景犹新。禽鱼草树欣欣态,知汝齐迎旧主人。(12)

《寒绿山堂听陈叔举弹琴》:

轩窗敞静树扶疏,古调冷冷万虑舒。妻为焚香儿煮茗,仗谁图出这幽居。霏霏烟雨七弦寒,弹到无声沁胆肝。隔树幽禽知和曲,笙簧时弄两三番。四海飞腾杀伐声,一琴相与遣幽情。曲高调古原难得,有几知音共此听。(13)

又如《专爱集》中的《生朝由息园舟返樗园亲于村墟买鸡鸭鹅载之以归》:

鹅鸭鸡人共一船,生朝今岁意多牵。沧桑世事都看尽,却欠知非尚一年。东山市去隔山村,一棹能通两小园。默计卅年无此兴,全家今日话团圞。早将勋业付埃烟,澹泊生涯性自然。几幅桂林新画本,可期同寿与山川。(14)

《寒绿山堂晚兴二首》:

诗笔茶铛子细商,晚衙才退掩山堂。老妻厚意真堪感,趁雨来焚预贮香。

谁家珠履杂三千,竟日门无箇客延。容得心魂宁静极,一窗寒雨半林烟。(15)

《樗园闻鸟偶成》:

小楼清梦恰双圆,百啭千啁欲曙天。枕上语和枝上语,朝朝都似斗缠绵。(16)

《樗园听雨未若文》:

殊邦浪迹廿余年,岭树江云绪各牵。难得乡园春夜好,拥衾听雨梦同圆。(17)

陈树人在樗园居住期间(1927年至1948年),创作了大量的绘画作品。虽在这二十多年间,陈树人展转南京、上海、香港、杭州、北京、山西、天津、桂林、扬州、成都、重庆等地。但创作具有岭南特色的,而且在广州创作的绘画作品大约要数红棉了。

木棉,又名攀枝花、红棉树、英雄树、吉贝、烽火、斑枝及琼枝,是一种在热带及亚热带地区生长的落叶大乔木。树形高大,雄壮魁梧,枝干舒展,花红如血,硕大如杯,盛开时叶片几乎落尽,远观好似一团团在枝头尽情燃烧、欢快跳跃的火苗,极有气势。因此,历来被人们视为英雄的象征。数十年来,被评为广州市市花。

绿榕、红棉,是岭南最有代表性的乔木,被视为岭南地理上的标志,也经常被引申为某种理念的象征——1942年,易君左在《红棉歌寿陈树人先生》这首诗中,即指出:“红棉艳艳开花朵,红棉熊熊燃烈火,此花必是主义花,此花必是革命火。”说明陈树人与此花不解之缘。可见,红棉成为陈树人诗画之作特别偏爱的表现母题(18)。

以广州美术馆和陈树人纪念馆联合出版的《陈树人画集》为主,笔者品赏了陈树人的六幅红棉题材的绘画。

·《岭南春色》(图3),纸本设色,130×63厘米。私人藏。

署:“岭南春色。丙寅中秋前三夕,陈树人灯下赋色。”

钤:“寒绿山堂”(白文长方印)

    “陈树人”(朱文方印)

    “顺德石升堂藏”(朱文方印)

此图在《陈树人画册》中为陈树人红棉题材作品中最早的一幅作品,它创作于1926年的中秋前夕。是陈树人中年时期的作品,并在比利时万国博览会上获奖。从钤印“寒绿山堂”看,此作品应在广州樗园创作的。但据陈真魂所编的《陈树人先生年谱》所提到的樗园建于1927年。而陈树人1926年所画的画已有钤印“寒绿山堂”,而“寒绿山堂”则是樗园的画室名。由此可见,樗园应建于1927年前。

陈树人的花卉画构图很少布局饱满的,此图画面的上半部以饱满的笔触描绘红棉,下半部则只以树干表现,并将主干放置于画面的中央。采用垂直的构图,以达到了顶天立地的效果,给人一种高标挺拔的美感!

·《冷红》(图4),纸本设色,110×39.5厘米。中国美术馆藏。

署:“丙寅小寒前三夕,陈树人写于樗园。”

钤:“二山山椎”(白文方印)

此图也是创作于1926年,冬天时节。写于樗园。从而更印证了樗园应建于1927年前。此构图是采用传统描写折枝花卉常用的“斜角式”,以给观赏者造成一种向上伸廷或向下廷伸的感觉,以达到一种美的享受。南方的红棉很少在冬天开放,而陈树人恰好在小寒时节绘制此图,应该代表了陈氏在此时的心境。1926年,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时陈树人被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国民政府发出了“北伐宣言”,国民革命军正式誓师北伐,而此时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又深得人心。陈树人深受局势的影响,心情大为欢愉,公余暇日,与朋友家人倘佯于山隈水涯之中,寻诗论画,结“清游会”。于家中创作了此幅画作。

·《羊城春色》(图5),纸本设色,119×52厘米。中国美术馆藏。

署:“短衣匹马逐春风,百粤山河照眼雄。揽辔越王台上望,鹧鸪声里木棉红。十七年初夏,陈树人避地香江并题。”

钤:“陈”(朱文方印)

    “树人”(白文方印)

陈树人善长丹青,又具诗、书之才,书法纤秀飘逸,诗词隽美清新,诗、书、画是他笔下统一思想整体的不同表现形式,此图创作于1928年,是陈树人赴南京参加完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对全会背离孙中山三大政策不满后而避地香港创作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是此图的一大特色,图写羊城春色,镇海楼下的羊城春暧花开,红棉盛放,山间一片翠绿,青草嫩绿,一切都显示了春天已降临,迎接初夏的到来。

·《岭南春色》(图6),纸本设色,174×92.5厘米。中国美术馆藏。

署:“岭南春色。短衣匹马逐春风,百粤山河照眼雄。揽辔越王台上望,鹧鸪声里木棉红。十八年双十节。陈树人写于沪滨并题。”

钤:“寒绿山堂”(朱文方印)

“树人不死”(白文方印)

此图创作于1929年的国民党双十节,时年陈树人正寄寓上海,其居所为“避氛楼”,含蓄地暗示所避者乃当时政治上背离孙中山先生三大政策之混乱气氛。陈树人自幼就喜欢红棉,不仅盛赞其怒放时有如“万炬烛天红”之势,更赏木棉之高标劲节,常以木棉代表岭南春色入画(19)。由广州避居至上海的陈树人,仍不忘岭南春色。可见陈氏对红棉的情有独钟。并咏有《木棉诗》:

木棉与他树并植必高出之俗,谓为英雄树,又称曰省花,余特赏其高标劲节,冠绝凡卉,因成是咏,以志心仪。

绿崖附木入云宵,脆葛织藤也自豪。依傍一空扶植绝,似君标格始真高。(20)

又有《木棉》:

刻画木棉不易真,熊熊赤焰烧苍旻。此花若肯夸雄丽,宇内群芳孰敢春。(21)

陈氏还在他的写生册上题有《红棉速写偶题》:

丛林遗迹越千年,古木森森直插天,诃子菩提虽极爱,却来先写老红棉。

红棉速写偶题,卅七年植树节后一日写于广东省立艺专。(22)

从陈氏所题中,已不难看出,木棉作为最具岭南特色的花卉,已不是现今选为市花那么简单,在几十年前已经贵为省花了。

·《红棉》(图7),纸本设色,142×75.6厘米。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署:“烧天血火灿红棉,壮丽元堪冠大千。写得此图真左券,山河收拾定明年。卅一年立秋,陈树人。”

钤:“树人之印”(白文方印)

此图创作于1942年,为秋天的作品。从以上所赏的红棉中,陈树人春、夏、秋、冬四时节都画红棉,可见他对红棉的钟爱不仅仅限于时花,而是心中所慕之花,红棉的品格了。整合陈氏的个人风格,他的画风、气格,尉为后人所称颂。这在陈氏的《人格艺术行简陈曙风一百韵》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1942年,他回应易君左《红棉歌寿陈树人先生》,以一首《红棉歌酬君左寿余原韵》说明了他与红棉花的不解之缘:

寰中何处足神游,岭南春色千春留。何时故乡买归舟,高登羊城五层楼。楼前一带红棉树,千花万卉无与俦。壮美人言甲中土,我云直可冠全球。端应推作群芳主,此花居之定不羞。繁枝茂叶胜老朴,丰艳秾丽逾丛菊。高标翘出东岭松,劲节远超南涧竹。忽烧万炬烛天红,造物谁不惊天公。南方赤帝火德王,熊熊烈焰祝融峰。宇宙春色疑独占,岭南岂非灵秀钟。我自髻年学作画,心醉此花拜其下。血瓣万片传奇神,铁干千寻描拆甲。同时嫩梡茁鹅黄,得衬姿媚挥毫忙。春光画派源于此,四十余年愿倘偿。何图国事须奔波,又遇国难发自倭。画笔遂尔束高阁,风尘老了苏东坡。休道东山曾再起,勋业无成年顺耳。未遂初衣方自惭,讵敢受人词溢美。易侯情意惠且温,作诗能诀诗之魂。投我寿诗才一首,胜于贺客纷盈门。雄词丽句极超卓,祝花长开永不落。英雄气壮粤山河,质自有禀根有托。我之感侯固甚深,侯之期我宁云薄。红棉用作诗题材,于义自非无寄托。此时正值开红棉,擘笺酬句意如煎。清明节近家乡远,处处园林啼杜鹃。五年烽燧犹难靖,万里飘流岂独贤。世运定知逢变转,不观沧海又桑田。但愿寇锋从速破,重赏红棉千亿朵。赠我好诗义若云,报侯佳画情如火。我于侯诗至所佩,侯于我画亦所爱。道义乃见真交情,艺术要开新世界。一语应为侯解颐,两家平素本齐眉。故园来岁双作寿,头上花枝照酒卮。(23)

·《红棉》(图8),纸本设色,181.3×99.4厘米。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署:“卅六年春,陈树人写。”

钤:“树人六十以后之作”(朱文方印)

此图创作于1947年,是陈树人晚年之力作。陈树人绘画早年师从二居,学习传统写画,画木棉多用传统的折枝模式,从木棉这一题材的延续多年的绘画创作,从1926年的《冷红》到1947年的《红棉》的作品中,逐渐从折枝走向了全景式的构图,从清简走向了饱和。并运用多次皴擦强调枝干体积质感的写实主义手法,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被简洁的线条所代替,且越接近晚年,越明显趋向于从传统没骨写意画中寻求笔墨表现的灵感(24)。

陈树人绘画,既学传统,又汲取西洋画法,两者结合起来,与高剑父、高奇峰创立了岭南画派,为画坛开辟了新路径。他的作品不仅给人一种清新灵秀的美感,而且书卷气极浓,诗、书、画艺佳全,赋色用墨,调词衍诗,样样胜能。作为岭南画派的一代宗师,他不仅为我们后人留下了大量的墨宝,且他的人格、道德风范,将永远激励我们向前。


注释:

(1)陈真魂:《陈树人先生年谱》,32页,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1993年。

(2)陈衍:《石遗室诗话续编》(下册),《石遗室诗话积编》(卷六),1934年。

(3)《汉语大字典》(缩印本),537页,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武汉:湖北辞书出版社。1993年。

(4)陈真魂:《陈树人先生年谱》,31页,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1993年。

(5)陈真魂:《陈树人先生年谱》,173页,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1993年。

(6)李伟铭:《陈树人》,24页,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7)李伟铭:《陈树人》,8页,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8)李伟铭:《陈树人》,24页,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9)李伟铭:《陈树人》,114页,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10)陈静芬、陈定中《陈树人诗集》,439页,香港: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11)陈静芬、陈定中《陈树人诗集》,180页,香港: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12)陈静芬、陈定中《陈树人诗集》,179页,香港: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13)陈静芬、陈定中《陈树人诗集》,155页,香港: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14)陈静芬、陈定中《陈树人诗集》,42页,香港: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15)陈静芬、陈定中《陈树人诗集》,26页,香港: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16)陈静芬、陈定中《陈树人诗集》,24页,香港: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17)陈静芬、陈定中《陈树人诗集》,25页,香港: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18)李伟铭:《陈树人》,58页,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19)陈真魂:《陈树人先生年谱》,32页,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1993年。

(20)陈静芬、陈定中《陈树人诗集》,153页,香港: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21)陈真魂:《陈树人先生年谱》,32页,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1993年。

(22)陈静芬、陈定中《陈树人诗集》,487页,香港: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23)陈静芬、陈定中《陈树人诗集》,235页,香港: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24)李伟铭:《陈树人》,64页,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杜霭华:广州艺术博物院文物保管部,副研究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