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试述赵少昂的艺术成就及其社会贡献 作者:周 悦

发布时间:12-02-15

时间:2010年7月24日

地点:香港会议展览中心香港书展文艺廊

主办:香港贸易发展局

出席者:参观香港书展的观众

“画派南天有继人,赵君花鸟实传神。秋风塞上老骑客,烂漫春光艳羡深。”这是我国著名画家徐悲鸿先生在上世纪30年代对赵少昂花鸟画艺术的高度评价。

    赵少昂(1905—1998)名垣,字叔仪,广东番禺沙园里人,父亲早逝,赖母佣工就读私塾三年。据其回忆:“自少爱好美术,记启蒙翌日,在塾内戏绘一鱼,自以为佳,不期座位迩近梯口,一时忘形,由楼上跌至楼下。在塾内,每次图画一科,必名列第一,老师许为‘天分加人一等’。十六岁得亲戚资助,从高奇峰先生学画,时高师以事返沪,学画仅半年而已。”(1)由此可见,赵少昂的艺术天分在早年即已显露出来。1930年,赵少昂先生的作品《双飞白孔雀》参加比利时万国博览会,获金牌奖,同年在广州创办岭南艺苑。

    赵少昂一生中的两件大事,就是树立起个人的艺术风格和设立岭南艺苑。

在艺术上,赵少昂先生认为:“师承有自,刻意创作,发前人所未发,造成一己面目,抱残守缺,虽有可宝,余不取焉。”(2)又认为:“前贤理论,作为参考,不可徒事仰慕,为古法所缚以埋没个性。”(3)其秉承岭南画派主张,不断超越自我,推陈出新,为发展中国绘画艺术作出了尝试和实践,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并得到了普遍的认同。其富于创造性的绘画艺术在海内外影响深远。

赵少昂不但继承了岭南画派的艺术创新精神,而且丰富了中国画的表现技法。他勤于写生以充实画材,勇于尝试以体现自我,正是不断的实践和创新表现形式,因此其艺术极具鲜明的个人风格。仅以他于1995年捐赠给广州艺术博物院的作品为例,其中以鱼为题材的就有:较为工整的勾线着色并加以渲染的《碧水澄明鱼自适》(1955年作);趁湿所写颇具朦胧感的《群鱼逐落花》(1969年作);简略勾线与敷粉为主的《悠然自得》(1970年作);没骨写意为主的《共乐》、《自乐》(1975年作)共五幅(见1996年出版的《广州艺术博物院藏画——赵少昂画集》)。不同年代的作品,其表现方式不尽相同,这足以说明,赵少昂先生在艺术上是勇于尝试,善于研究的,更体现出其对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

赵少昂先生善于以最简洁的笔墨,丰富的色(墨)彩表达绘写对象的形神质。他认为:写画要“以最简单笔墨得其形神两似,兼富有生命,及文艺思潮与诗意,寓风、雅、颂、比、兴、赋诸体,以达成真善美境域。”(4)他不拘一格,千变万化的构图,独特的笔墨、丰富的色彩以及淋漓尽致的渲染等,充分体现出中国画讲求意境及笔墨气韵之特点。赵少昂的画,无论是工细(例如老虎、猿猴的撕毛甚至比工笔画还要细致)或豪放,都有其独特的表现手法。然其所作,无论山水人物、花鸟虫鱼、动物走兽等及至书法,艺术风格之鲜明,可以说达到了“即使不署名,亦能天下知”的境界,并因此形成了“我之为我,自有我在”的艺术体系,而且广为人们所喜爱。

赵少昂先生艺术精华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其心灵所至的册页小品。其称心之作,构图奇巧,笔墨精练,直达至“多一笔则繁,少一笔则陋”的境地。其积数十年所聚的“一笔之功”,往往于一笔稳、准写出物状的同时,又使之蕴涵着丰富的色(墨)彩变化而令画面充满神韵和奇趣,体现出中国画以形写神的高度概括,让欣赏者回味无穷。赵少昂先生曾经表示:“我最满意、最成功的(作品)就是册页,这是别人无法取代的。”(5)

赵少昂在艺术上的成功,是与其自我严格要求分不开的。对此,我们可以从他不同时期的作品变化中得到认识。如果我们将其60至70年代的作品与30至40年代的作品(尤其是册页小品)相比对,就可发现,无论是构图或笔墨等都较之以往有所不同,即越来越精简。尽管这种变化是循序渐进的,然而,从中可看到赵少昂先生在艺术上不断否定自我,永无止境不懈追求的精神。

我的父亲周志毅(他是赵少昂的学生,也是赵少昂的女婿)曾说过这样一件事: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岭南美术出版社拟发表赵少昂的作品,因当时在国内很难看到赵少昂的画,所以找到周志毅。其时只有赵少昂留下的一套原在广州岭南艺苑(旧址)间厅屏风上的绘画共八条屏,该出版社有关负责人看到后,认为色彩艳丽,适宜发行并拟选其中的四条屏来印制。对此,周志毅不能作主,就与岳父赵少昂联系,向他详细说明了出版社的想法。赵少昂听后,表示不同意,他说:“过去的东西不能代表我赵少昂,要印就印我新的东西”。后来,周志毅就跟他解释:“别人主要是宣传您的艺术,选用以往的屏风画出版,主要是考虑到广大群众是喜欢颜色艳丽的。我们尊重您的意见,但又希望采取合理的形式来满足岭南美术出版社的要求。要不这样吧,就作为我收藏您的作品提供出版印刷,注明是周志毅收藏的,那就不是您自愿的了”。赵少昂听后才同意,说:“这就作为你收藏的了”。如此情况下才同意发表作品,可见赵少昂对艺术要求之严格。

众所周知,赵少昂的花鸟画成就最为显著。其所作题材之广泛,风格之鲜明可谓是前无古人,可以说,赵少昂为中国现代花鸟画开创出一条新的道路。我国著名画家徐悲鸿先生曾在致胡适博士的信中,称赞赵少昂先生的花鸟画“为中国现代第一人,当世罕出其右者”(6)。为什么赵少昂先生在花鸟草虫方面的成就尤为显著?这从他在80年代的一番话中可以找出答案。他说:“关于写画方面,从我本人几十年刻苦奋斗过程中,我是各方面都涉及的,山水、花鸟虫鱼、动物走兽等什么都写。后来我感到,一直以来,写山水、动物的人才多,但写花鸟的人才就特别少,因为花鸟受物理所限,用色复杂,用笔又复杂,所谓有强硬、厚薄之分,我们是不是应该负责把古人未足的地方作补充呢?所以,我在年龄渐老的时期,将其它方面略为放弃一些,而专注花鸟方面多些,希望以我个人奋斗的过程,为中国画花鸟方面作些补充。”(7)

我们从早年赵少昂先生在南京、天津、北平等地举办画展时,就得到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和行政院长汪精卫的重视,为展览和画册题词并收藏其作品(8),以及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返国途经香港,专门拜访赵少昂先生,收藏其作品;赵少昂画展期间,徐悲鸿先生与赵俊先生争订赵少昂之册页精品(9);甚至比赵少昂年长40多岁的齐白石先生,也曾在致友人的信中,请其“代索赵少昂君画蝉寄来,不胜感谢”(10)等……可见,早在上世纪30至40年代,赵少昂的艺术就已普遍为人们所认同。

50至60年代,赵少昂先生漫游世界多个国家,举办画展和讲学,致力宣扬中国艺术,从而更是得到了国际上的认知。

1952年,赵少昂先生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举办画展,深受当地欢迎,东南亚最高专员麦唐纳特意为其展览剪彩并为其画集题词作序,称:“赵氏为一富有天才之大艺术家,其作品充满生命力而有诗意,力能将大自然表露无遗,所作花卉禽鱼、走兽莫不灵活生动而富有神韵,故其作品不同凡响。”(11)又称:“赵氏之所以被誉为近代中国画家之最杰出人才,非偶然也,其作品将垂万世而不朽矣。”(12)

1953年,赵少昂先生前往英国伦敦举办画展,当地有评论曰:“赵氏此次之展出,足以使我们恢复对中国艺术的认识,而重新建立对中国画的景仰。一个有超然艺术天才的作家之作品,能够使一个普通不懂艺术的人看到他的作品之超脱与个性的奔放,赵氏之画,非但有中国艺术传统之优点,而且他有独特之个性与一种超逸的美观。”(13)

60年代初,赵少昂先生在美国多个博物院、美术馆和著名学府举办画展和讲学,所到之处,深受欢迎。结束美国之行回到香港,赵少昂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美国之行举办画展,最令人欣慰的是提高了美国人对中国画的认识和欣赏力,展出的画得到当地人热烈参观和赞赏。”(14)

2001年,我院赵少昂艺术馆接待过一位来自德国的客人。她是一个心理学家,其丈夫是一个雕塑家,而且喜欢中国画。1981年,他们接受邀请,准备去台湾探望朋友。为了这次旅行,她学习了一些中文,并订阅了北京出版的英文杂志《中国文学》,希望能了解更多的中国文化。在其中一本《中国文学》上,她看到一张让她们夫妇都有着很深印象的中国画。画面是一只小青蛙从碧绿的水中伸出头来,这是赵少昂先生的作品。当时,她的丈夫马上就模仿它画了一只青蛙。由于其丈夫已接近80岁生日,因此,她希望能买下赵少昂的这张画,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丈夫。她们花了近半年时间才找到赵少昂先生的地址并与之联系,看有没有可能买到这幅画。后来,她们收到赵少昂先生从香港寄来的信。赵少昂先生很有礼貌地告知,那张青蛙的画是不卖的,如果可能,他可以另画一张作为替代。从此,他们就开始了交往。经这位德国朋友的帮助和多方联系,促成了赵少昂画展于1989年先后在德国法兰克福等五个地方的博物馆巡回展出。

赵少昂先生无论在国内国外,所到之处,都备受欢迎,就连不重视中国画艺术的西方人士,也对赵少昂先生的艺术赞誉有加,可见其独特的艺术魅力,真正达到了雅俗共赏,中外共鸣。曾有评论:“当今世界之知有‘岭南画派’,实托赖于赵氏‘啼鸟鸣虫’之力不少。”(15)

据不完全统计,赵少昂生前所举办的画展不少于70次,作品参展更是难以计数,出版画册共约50集(辑)。其中,1988年台北出版的赵少昂专著《实用绘画学》,内有数十种花卉和植物的写法步骤,文字说明详尽,图文并茂,是不可多得的绘画教科书。1994年出版的线装本《赵少昂自写诗》,内有赵少昂先生手书历年所作的自写诗近200首。

赵少昂生前所获荣衔主要有:1972年,台北“中华学术院”聘为哲士;1980年,荣获英女皇伊利莎白二世颁赠MBE勋衔;1991年,获香港艺术家联盟颁发“艺术成就奖”;1994年,获香港大学颁授“名誉文学博士”;1996年,广州市人民政府授予“广州市荣誉市民”称号;1998年,香港艺术发展局授予“视艺终身成就奖”。

赵少昂先生自1930年创办岭南艺苑,六十多年来,培育出不少美术人才。他的学生至今仍遍布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且不少学生早已成名或在各地生根开花。薪火相传,他们或教授学生,或组织美术社团,致力于传承、推广和发展岭南画派和中国绘画艺术,如当时在广州的陈子毅、李守真、邓长夫、周志毅、冯曼硕;美国的周千秋、胡宇基、陈海韶;加拿大的叶锦芳;澳洲的林伯墀;台湾的黄磊生、欧豪年;菲律宾的施荣宣;香港的赵世光、胡昌硕、谭圣卓、杨建法、伍月柳、林湖奎……等。尽管其中不少人年纪逐渐增大或有的已经去世,但现在仍有不少还在专业教授中国绘画。他们在海(境)外拥有为数众多的中外学生,而他们传承和推广中国艺术,致力中西文化交流所作的努力,也得到当地政府和人们的高度评价。由此看来,赵少昂创办岭南艺苑所起的作用是难以估量的。

赵少昂先生的教学,既有集体上课,又有个别辅导,授课内容视学生的学习程度,或浅或深,因人而异。首先是以写画示范,画稿由学生带回去临摹,然后下一堂课再根据每个学生的作业,逐一给予评改。这种直观的教学方式较有针对性,其好处在于,学生容易掌握要领,老师易于及时发现问题,帮助解决。赵少昂先生对教授学生是毫无保留的。上课时,学生可以直接看到老师是如何调色,如何运笔乃至一幅作品完成的整个过程,而且有问题可即时提出,老师解答。“教学相长”,授课时,赵少昂先生面对学生也满怀激情。他的册页小品多为教学示范所作,有时临近下课,他想抓紧时间多写几张给学生,因而落笔就比较随意,而往往正是这些,他认为是最满意的,是不可重复的。曾有学生参观赵少昂艺术馆,看到老师的作品倍感亲切,指着其中说:“这张画是我当年上课时看着老师写的并且带回去家临写过的”。其实,赵少昂先生不少的艺术精品即是其课徒画稿。

赵少昂先生对学生关爱有加,如遇到学生经济上有困难,他可减免学费甚至叫人送给纸笔颜料等。对于学生的上进,他更是给予十分的鼓励。如学生办展览或出画册,他都有求必应,给予题画、题词或题签;如到外地或外国办展览,他还会亲自写信有关方面,请给予关照帮助等。因此,学生也很尊敬老师。直至今天,不少学生在谈到赵少昂老师时,还满怀感激之情,对其人品画艺赞誉有加。

赵少昂先生视教授学生为传承和发扬中国艺术的社会责任,希望学生将中国艺术发扬光大。赵少昂先生直至晚年都没有停止过教授学生,对此,有人并不理解。赵少昂先生在80年代,曾经就自己为什么这么大年纪还要教学生时讲到:“我曾想过七十岁以后就不教了,但现在学生却越来越多。若只是为了我个人,我是不会再教画的,因为我(每)开一次画展就可以得一笔可观的收入,但我要为中国培养人才,希望后代为中国艺术发扬光大。1953年,我在英国(Tate)的画廊里,看到藏有世界名画5万张,美、法、意、瑞、印度、日本从初世纪到20世纪均有,惟独中国没有,我作为中国画家,心里面很难受,现在的大英博物馆也只有顾恺之的一幅《女史箴图卷》。我就是受了以上的感触,才下决心教学生。我在外国讲学,中国画论学,如果翻译得不好,不能引人入胜,现在亲自教学生,容易将理论融(会)贯(通)。”(16)由此可见,赵少昂先生为推广中国绘画艺术,真正是做到了不遗余力,而所体现出来的是一个伟大艺术家所担负起的社会责任。

    赵少昂先生晚年,曾分别向香港艺术馆、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文化博物馆、美国三藩市亚洲艺术博物馆、广州艺术博物院等机构捐赠出自己多年来所创作的书画精品。后来,其家属又陆续将赵少昂先生的作品捐赠至广东美术馆、番禺博物馆和宝墨园等。现今,香港文化博物馆、广州艺术博物院、美国三藩市亚洲艺术博物馆以及番禺宝墨园内均设有赵少昂艺术馆,定期或长期陈列其作品。

赵少昂先生一生专注艺术,与世无争,他作品中经常用的一方闲章“此生只愿作闲人”就足以表明其心态。晚年时期,他曾说过:“因为我写画,所以此生只愿作闲人。”(17)他又说:“蝉是最好的,它只是靠饮露养大,其它东西也不用吃,因为露水是最清洁的,撇开所有的东西,都是为了清洁,所以我借蝉作比托。回顾八十多年来,尤其是经历这么多的战乱,真好象发了场大梦,哪会再希望什么呢?只是希望能够写两笔好画,聊以自娱而已。”(18)由此可见赵少昂先生对艺术的执着。然其艺术成就,正是源自于他那一心专注艺术的澹泊心境和永无止境的艺术追求,也正如其人生座右铭:“一切皆幻,艺术有真;时乎不在,努力为人。”

注释:

(1)摘自赵少昂手稿。

(2)赵少昂“治画之道”第10则,见《造化入笔端——赵少昂绘画及写生选》,香港区域市政局出版,1995年。

(3)赵少昂“治画之道”第4则,见《造化入笔端——赵少昂绘画及写生选》,香港区域市政局出版,1995年。

(4)赵少昂“治画之道”第2则,见《造化入笔端——赵少昂绘画及写生选》,香港区域市政局出版,1995年。

(5)根据赵之先生回忆父亲赵少昂的录音整理。

(6)据赵少昂先生回忆,上世纪40年代初拟前往美国,为此,徐悲鸿先生致函时任中国驻美大使胡适博士,向其推介赵少昂先生,信中称赵少昂的花鸟画为“中国现代第一人,当世罕出其右者”。后因太平洋战争爆发,赵少昂先生未能成行。直至60年代初,赵少昂先生始前往美国游历。详见《赵少昂老师讲学》录象带。

(7)上世纪80年代,杨之光先生曾代表广州美术学院专程前往香港赵少昂的寓所岭南艺苑,请其挥毫示范并拍摄《赵少昂老师讲学》教学录象带。此番话为赵少昂先生当时所讲。

(8)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出版的《少昂画集》(第五辑),内有时国府主席林森题词“独立鸣高”;另为“艺术原为表现国家文化进步象征,凡业此者苟能充其心力为国杀敌,则其所执一枝笔杆胜过毛瑟三千。”民国二十五年(1936)出版的赵少昂画蝉专著《蝉嫣集》由黄宾虹先生题写书名,内有汪兆铭题诗:“噤若寒蝉处世精,人间谁作不平鸣;喜君落笔如风雨,写出萧萧变征声。”以及经颐渊题诗:“每从高处得其声,知道人间爱朗晴;南北渡时声亦渡,秋风无碍一身轻。”

(9)“一九四二年少昂在贵阳画展,我选定少昂所作‘月下秋声’册页,草虫之一须一腿栩栩如生,堪称造物神奇。悲鸿先生见到此画,大为赞赏,坚欲得之,由少昂兄以悲鸿年长为理由,一再向我说项,乃将此画改为徐悲鸿选定,一时传为美谈,自此赵少昂画声更扶摇直上。不知道这幅可爱的‘月下秋声’在北京悲鸿纪念馆否。”见赵俊《赵少昂先生其画其艺》,载《赵少昂大师百年诞辰——岭南艺苑同门作品集》,2005年。赵俊为前中华书局香港印刷厂厂长。

(10)“请代索赵少昂君画蝉寄来,不胜感谢。”见齐白石先生致帅铭初先生函。

(11)见《少昂画集》(第十一辑),1959年。

(12)同注(11)。

(13)同注(11)。

(14)见《灯塔月刊》(第63期),1961年。

(15)《赵少昂倾倒西方的绝招》,载《岭南画派——它的过去、现在与将来》,广州文化出版社,1987年。

(16)见《明报》,1988年6月24日。

(17)上世纪80年代,赵少昂先生接受香港电视台专访时所讲。

(18)同注(17)。

周 悦:广州艺术博物院 ?赵少昂外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