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生机勃勃的岭南当代美术——从“广州艺术博物院藏中国岭南当代美术作品展”说起

发布时间:11-11-12

  广州艺术博物院2000年建成开放,由于其前身是成立于1957年的广州美术馆,故而院藏丰富,尤以历代书画藏品与岭南画派为代表的广东现代绘画作品为重。
  为展示当代岭南美术的面貌,广州艺术博物院在历年收藏的岭南当代美术作品中挑选82件作品,策划了“广州艺术博物院藏中国岭南当代美术作品展”, 于2006年11月在韩国光州市立美术馆举行首展,2007年3月在广州艺术博物院进行次轮展览。其中在韩国举办展览既是庆贺广州与光州两市结为友好城市10周年的文化交流活动,也是广州艺术博物院继光州市立美术馆于2005年3月在广州艺术博物院举办了“幽静之光,清明之气——光州当代美术作品展”后的文化交流回访,两地展览均受到广泛好评。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中国岭南当代美术作品展”作品包括国画、版画、水彩画、漆画等几个种类,51位艺术家从年龄层次看,跨越老中青三代,都是活跃在岭南当代画坛的佼佼者,是岭南美术界的生力军。尽管参展作品的种类、数量、画家的人数等等不足以涵盖和完整反映岭南当代美术的现状,但还是从一定的角度反映了岭南当代美术在不断探索和突破中的发展轨迹。
  一、求新求变的历史渊源
  岭南属热带亚热带气候,日照时间长,气温高,雨量充沛,河流纵横,植物繁茂。这样的生态环境,为岭南人提供了独特的生存环境和生活资源,造就了岭南水乡独特的生活方式,使这里有着与中原明显不同的文化特征。地理上,岭南濒临海洋,海岸线长,便于与海外联系。 近代以来,岭南与海外的文化交流更加频繁,使岭南成为中国思想文化变革的前沿地。在绘画上也是流派并兴,名家辈出,呈现多元化的局面。
  (一)革新思想的启蒙
  广东是近代资本主义的摇篮和维新思想的启蒙地。中国画经过千百年的发展,到清末民初的时候,由于过于陈陈相因,自身出现了许多弊病。粤籍思想家康有为、梁启超等在思考和号召文化变革、体制变革的同时,也指出传统中国画的弊病。如康有为所倡言“合中西而为画学新纪元” ; 梁启超主张唯有在文化的大融汇中异质文化才能获得长足的发展 。他们虽然切入点不尽相同,但都希冀以美术作为一种手段来推动当时社会变革。广东画坛在晚清新学、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和抗日救亡运动等等重大历史背景中也试图从传统形式向近现代形态的转化进程。
  (二)多元化的岭南近现代美术社团
  在这次文化变革的历史流程中,岭南文化尤其是岭南美术自我变革的影响不仅仅局限于岭南地域,还辐射了整个近代中国,引起极大的关注。
  在岭南国画家群中以岭南画派和广东国画研究会为两大主流,前者折衷中西,融合古今,开创岭南画坛的新格局,后者仍以传统绘画为阵地,延续国粹,时有创新,仍有旺盛的生命力。油画方面,主要有华南第一个西画社团——赤社美术研究会;版画艺术于20年代传进中国,30年代初,在鲁迅等人的大力倡导下,版画运动发展迅速,不少追求进步的青年艺术家都投身于这一运动之中,岭南艺术家成为这一运动的中坚,其中现代版画会引人注目。
  岭南画派画家、广东国画研究会成员、现代版画家与留学归国的西画家们一道,共同构成了二十世纪广东绘画的主要阵容。
  1、岭南画派
  在现代水墨画史上,岭南画派是最早提倡中西结合的画派之一,在当时的中国画坛具有相当的影响力。主要创始人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深刻地体会到清末以来中国画出现的种种弊端,并加深了改革创新的决心。改革的焦点主要是关于视觉感受的当代倾向与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之间的关系问题。他们的艺术风格深受广东画坛一直以来注重师法自然、求新求变的传统风气影响,既有来自日本画和西洋画的影响,又有师承居巢、居廉的脉络。通过他们的思考和实践使中国画变革有了进一步深化及拓展可能。而岭南画派所高扬的艺术革命的精神成为近代广东美术界具有挑战传统文化的理念和精神指向。
  岭南画派 第二代代表人物关山月、黎雄才、方人定、黄少强、杨善深、赵少昂等及他们在海内外的追随者,继续高举岭南画派“折衷中西,融会古今”的大旗,在近百年的岭南画坛及中国画坛写下可圈可点的篇章。尤其是国难当头,不少画家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表达了对现实与人生的感怀。如黄少强在各地接连举行个人的“国难展览”、“抗战画展”,不仅体现了岭南“新派”画家艺术救国的精神及道义感,而且他的平民意识、走向民间的思想,以及对人生悲剧命运的内心体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个人风格。关山月、黎雄才、方人定等,对西北、乡间、生活的描写,无论是艺术语言,还是表达的内容,都与时代紧紧连接。1962年底,广东美协在香港举办岭南画展后,方人定、关山月、黎雄才、苏卧农等一起拟定岭南画派的特色为 “力求创新,提倡写生;南方色彩,个人风格;继承传统,吸收外来;兼工带写、色墨并重”。既是对过去岭南画派艺术风格的总结,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可以说,广东画坛自岭南画派产生及鼎盛以来,开创了注重师法自然、求新求变的风气。
  2、广东国画研究会
  广东国画研究会的成员赵浩公、温其球、容祖椿、黄少梅、邓尔雅、潘致中、黄般若、卢镇寰、卢子枢、李砚山、黄君璧、李凤公等,从中国绘画艺术的传统自身去寻求发展与变革——无论是赵浩公、温其球、李砚山疏简淡雅的山水画,还是黄般若注重平面构成形式的山水画,还是容祖椿、李凤公、邓芬的“没骨”花卉,以及卢镇寰的工笔花鸟,都做出了不少思考和探索,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3、赤社美术研究会
  由于西洋美术大量引进和西方美术思潮的广泛传播,中国的新美术造就了一批锐意进取的先驱,其中胡根天也是一位对广东现代美术有贡献的先导者,其发起组织了华南第一个西画社团——赤社美术研究会,“赤社第一次西洋画展”联合了由美国、日本学成归来的画家们,共展出油画水彩等160多幅作品,不仅首开广东社会观众从集中的画展欣赏西画之举,带给广州画坛以秀丽的、雅健的写实主义和印象主义之间的作风的作品 ,引起强烈反响。而且启蒙了吴子复、司徒乔等一批年轻人走上美术之路。随着赤社影响力与日益增,社员迅速增加。留美归来的冯钢百、李铁夫,留法的关金鳌及留日的关良等都纷纷加入画社。在“第一次全国美展”中,赤社社员展出的大油画蔚然可观,主要有冯钢百“色调和谐”的《老妇人》、“纯熟而自然”的《鱼》;凌永绍“色调颇美丽而柔和”地《和乐》、《凝视》;朱炳光“沉实而柔和”地《肖像》与《风景》;陈宏“用银白色调表现得颇雅淡”的《广州之街》;黄潮宽“纯熟”而“温和”的《琴心》;许敦谷“倾向沉着的写实” 《肖像》与《菊花》; 以及胡根天介于“写实主义和印象主义之间”的《柳塘》、《树荫》等。“赤社的绚烂” 名声大振,成为20、30年代广东油画的重镇。
  4、现代版画会
  毫无疑问,现代版画是二十世纪前半期广东美术最重要的收获之一,值得一提的是,1932年在广州成立的“现代创作版画研究会”(简称“现代版画会”)。在粤籍版画艺术家中,李桦、赖少其、黄新波、陈烟桥、吴忠瀚、荒烟等,对版画艺术的发展贡献尤大。他们将粤人对新鲜事物的敏感和较强的把握能力,溶合到社会生活中,让版画在社会斗争中成熟。广州一时成了版画艺术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受到全国艺术界的高度重视。鲁迅对广东版画的成就曾予以很高的评价和期望。正是这群拓荒者,使岭南美术的内涵紧跟时代的发展而发展。
  二、岭南当代美术的基本特点
  岭南近现代美术的繁荣为当代美术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基础。老一辈艺术家们和其创办的美术学校培养了一大批人才。
  岭南当代美术,求新求变的思想和实践上与前人是一脉相承的。在注重传统的基础上广泛吸收外来艺术的养份,画面注重新意,当代许多著名艺术家大多直接或间接受岭南画派的艺术主张和艺术理论的影响。作品大多表现岭南的风物 ,比如中国画的花鸟方面,题材与北方大不一样, 更注重从写生中提炼 ,涉及了许多传统绘画没有表现过的领域;人物画方面,关注现实,多取材于当代都市生活;山水画方面,多表现南方特有景物,以珠江三角洲一带水乡景物为主,开创富有新意的山水画。总的来说,广东当代中国画在继承传统基础上注重创新意识,秉承一贯以来注重创新的理念,富有生气,在全国有独特的地位。国画、油画、版画、雕塑、水彩画、漫画、漆画等各美术门类的发展水平都处在全国的前列。
  从“广州艺术博物院藏中国岭南当代美术作品展” 的82件作品管窥岭南当代美术,大体有三个基本特点:
  (一)提倡写生
  广东艺术家比较注重以感性对待生活、对待现实,以感性的表达来切入生活和现实。重视写生,重视描绘客观物象及物象的情趣,这是一种非常感性的体验及表达的方式。 岭南画派一直有“写生”的传统,高剑父早年曾以昆虫标本作写生对象,深入研究昆虫的结构、特点等;关山月、黎雄才、黄少强当年走西北、入西南、下南洋、过战区,都有不少写生佳作,甚至是一些生动的长卷式旅途记录及创作。这些对探索以山水画的表现手法来描绘现实生活和大场景有极大的贡献。
  岭南画派这种重视写生、重视实物对象描绘的特点,发展成广东中国画基本特点所具的文化内涵,构成互为的关系。人物画方面,杨之光、林墉、伍启中、等创作的大型中国画人物创作和历史画,无论是对于人物造型、笔墨关系、重大场面以及对历史的激情,都在同时代的画坛上备受瞩目。 其中杨之光注重光的表现,以水彩画法与笔墨结合的表现手法,致力于寻求国画色彩的改革与突破,晚年更以彩墨染绘成了“没骨女人体”系列作品,传达南方通透、湿润、轻松的生活感受,颇具特点。林墉以他的巴基斯坦及现实生活的人物写生作品,形成了独特而富于个性的风格。 王 玉珏的工笔人物画以女性画家细腻而安详的情怀,塑造了火热时代生活中恬静、乐观的形象。
  (二)南方色彩
  广东中国画家向来心态平和,尊重自己的独特感受,也尊重别人的个性特点,讲究和平共处,互相接纳,相互兼容。 广东中国画从某个方面讲,更多的是一种平民的色彩。悠闲优游的生活和平和务实的心态,成为广东中国画总体特点的基础。出现了一批着意表现广东本土风物,乐于平实描绘身边生活,敏于感受南方阳光和色彩,挖掘乡土精神和生命力的中国画家,如陈永锵、张绍城、方楚雄、方土、方向、李东伟等,形成了广东中国画的一大重要特点和现象。
  (三)个人风格
  重视画家个体感受和样式风格的个性化设计及创造,这是广东中国画的另一特点。这种强调个体的感受是建立在敏感观察生活的丰富性、多样性的基础之上。从注重生活到注重个体感受,重视自由选择的意识,有意与传统文化所积淀而成的集体意识拉开距离。因此,在强化这种个体感受和表达方面,艺术家努力调动一切可能调动的因素来营造自己的样式面目。这样,便出现了有意识地求新求异的倾向,这种求新求异主要集中在个人样式的建立上。而年青一代的中国画家,以充满实验意识的探索,多方位地思考广东中国画的新发展,无论是切入现实、表现新生活新观念方面,还是探索水墨的形式、抽象因素与精神的关系,抑或尝试新的方式、建立新的样式等等,不少人在全国画坛具有相当的影响。 许钦松是广东版画界的翘楚,他的作品拓展了版画的表现力和人文内涵,并多次在国内外重大展览上获奖,近年来其大山大水的水墨创作更跳出岭南地域的风情,令人耳目一新。郑爽的作品意象单纯、色调淡雅、含蓄温馨,体现了女性画家特有的艺术感觉与婉约气质。卢延光在人物画方面,植根传统的基础上力求创新,他将西方的印象派、现代派风格融入到传统的国画中,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尚涛、方土的大写意花鸟画水墨酣畅,淋漓的笔墨中洋溢出洒脱和自在的气息。
  总的来说,岭南当代中国画在继承传统基础上注重创新意识,生机勃勃,在全国有独特的面貌。


注释:
李权时主编:《岭南文化》,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康有为:《万木草堂藏画目》,节选自中州书画社出版的《康有为墨迹选》(二),1917年。
夏晓虹主编:《梁启超文选》(下册),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2年。
吴子复:《二十五年来广州绘画印象》,《青年艺术》创刊号,1937年。另可见黄小庚、吴瑾编《广东现代画坛实录》,岭南美术出版社,1990年10月。
胡根天:《看了第一次全国美展西画出品的印象》,《艺观》第三期,1929年。另可见黄小庚、吴瑾编《广东现代画坛实录》,岭南美术出版社,1990年10月。
吴子复:《二十五年来广州绘画印象》.。
王璜生:《广东中国画》,《广东美术馆年鉴2002》,澳门出版社,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