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杨善深传》序言

发布时间:11-11-12

  年初,素娥女士嘱我为《杨善深传》作序,深感为难却又无法推辞。一来素娥女士是我的同事,此书是其心血之作, 1999年素娥女士参与筹建广州艺术博物院“杨善深艺术馆”的时候就开始酝酿创作,并在广州艺术博物院文物保管部主任任上处理繁忙事务之余写成了第一本关于杨善深的传记,十分不易;二来杨善深是我十分敬重的艺术大家,而且早在1989年我还在广东阳春山区从事工艺美术工作之时就有幸结识杨善深,先生的敦敦教诲言犹在耳;三来还有一个非常非常难得的机缘巧合,杨善深出生于广东赤溪县(今台山)的象岭村,而我小时候在广东蕉岭县就读的学校恰恰名为“象岭学校”!基于这样的缘分,我只好勉力写上几句。
  中国艺术史上名垂青史的书画家浩如繁星,然而,象岭南画派第二代主要代表之一——杨善深那样,能凭藉书画并重之杰出才华,独步当代中国画坛、并为今人大为推崇者,却不多见。回眸千禧年之际,香港特区政府向杨善深颁授“银紫荆星章”,以彰显其长期以来对香港文化艺术发展所作出的巨大贡献。能获此殊荣,概源于杨善深对中国书画这一民族传统艺术的传承、变革和创新的坚持,及所取得的划时代成就。
  岭南画派在中国近代绘画史上的崛起,演绎着一段异常重要的历史,它与整个近代中国命运紧密相联,荣辱与共,留下了耐人寻味的无尽话题。创始人高剑父,早年在日本学习美术的同时,参加孙中山先生的同盟会,继而奉命回粤主持广东同盟会,从事革命活动。因而,本质上他是一位热血的革命家。当他以同样的热情专心致力于美术改革之时,则以奋进的艺术家姿态,必然地鄙视墨守成规之成见,高扬“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之艺术观,与高奇峰、陈树人携手创立出载入中国美术史册的岭南画派。这一切,对杨善深影响深远。
  杨善深与高剑父亦师亦友,是岭南派中富有创造性的画家,能融合古今,兼采东西方技法之长。作为一个画家,他以自然为师,不拘一格,自辟跬径。了解杨善深艺术者均认同这样一个事实:杨善深之画艺成就来自于“师造化”。他一生登山涉水,寻幽探胜,“搜尽奇峰打草稿”,故而,其画作中,无论是山水、走兽、花鸟或人物,均师法自然,境意高卓。不难看出,他进行艺术创作是从生活的情感出发,一扫拘泥于古法传统的限制,使笔墨得以自由,喜用颤笔法皴山、画树、勾线。透过注入其丰富的人生阅历,脱出传统笔墨的陈旧模式而回归“自我”的创造空间,令笔下的画作富文人雅趣,肆恣荒寒,雅儒高古。画品之高逸唯我诚如其用印所言:“今人慕古,古人慕谁”!
  作为一个书法家,杨善深在少年时期就以汉碑入手,用绘画的笔法写字。字的结体渗透着高氏书法之雄奇霸悍、狂怪放诞之精神,干、湿笔并用,行笔走出轻重缓疾之趣,同时又另觅蹊径:字体瘦劲拙让,朴茂古奥。他尤喜用秃笔,慢笔徐行,曲尽其致。既书出金石稚拙,更写出碑体风骨。
  当我们透过历史的沉淀去审视杨善深的艺术成果时,竟难以生发半点游离于中国文化传统的诧异,相反地,是让人们重新确立起对中国文化传统的坚定信念!
  既继承又创新,正是杨善深艺术的真实价值所在,由此它实现了对岭南画派艺术发展的推动作用。人们说,杨善深的书画,已将岭南派艺术推到了另一座高峰!
  兼收并蓄,博采广纳,乃杨善深艺术人生走向辉煌的最好诠释。虽然杨善深一生没有写下关于中国书画艺术理论的煌煌巨著,虽然呈献在大家面前的《杨善深传》也还不敢说已完完全全地反映杨善深的艺术大成与生活风采,但通过素娥女士的《杨善深传》,我们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杨善深为这个求变时代洒下的那一片洋溢着无尽暖意的岭南艺术情怀,以及对艺术终其一生身体力行的刻苦 求索,为我们为后学所提供的宝贵的人生启示。
是为序。
                                                           丁亥仲秋于宽怀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