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一片丹心在玉壶——叶恭绰捐赠作品小记 作者:杜霭华

发布时间:11-11-12

    生于清末民初的广东名人叶恭绰,一生不仅工书善画,而且收藏法书名画众多。他热爱乡邦文化,长期致力于历史文化的研究及文物的保护。
    叶恭绰(1881—1968),字玉甫,一作玉父、誉虎,号遐庵、遐翁,晚年号矩园,广东番禺人。清代著名书画家叶衍兰之孙。毕业于京师大学堂仕学馆。初任湖北农学堂及两湖总师范学堂教习。1906年入邮传部供职,旋升芦汉铁路(即京汉铁路)督办。民国成立后,历任交通部路政司司长、交通部次长、交通部总长兼交通银行总经理。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任铁路部部长、北京国学馆馆长等。曾组织中国营造学社、中国文化协进会,并编印《广东丛书》。建国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文化教育委员、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常委、全国政协常委、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北京中国画院院长。著有《遐庵汇稿》、《交通救国论》、《历代藏经考略》、《矩园余墨》等。
    叶恭绰除了在政坛上和交通建设上颇具功绩外,还关心我国的文化事业,在保护、收藏、整理文化遗产,搜集、刊印古籍珍本及近代诗文集,以及书画、诗词创作方面也有很大贡献。在北京任中央文史馆副馆长期间,他仍关心广东的文化建设,重视乡邦书画文献收藏。1960年,他将自己收藏的陈子壮等《南园诸子送黎美周北上诗卷》、梁佩兰《行书七言诗》、湛若水《草书》、陈士忠《竹图》、黎遂球《送欧启园北上山水图册》、黎简、赖镜《山水图册》、潘絜兹《明末张二乔女士像》等数十件珍贵的明清及现代书画作品,以及自己创作的五件书画作品捐赠给了广州美术馆(现为广州艺术博物院)。
    在叶恭绰收藏的书画中,不少为南园诗社成员的墨迹。南园诗社是明代广州的诗人团体,其成员称“南园诸子”。在明末,南园诸子是指陈子壮、欧必元、黎遂球(美周)等十二人,又称“南园十二子”。而《明末张二乔女士像》所绘的张二乔则与南园十二子关系密切。张二乔(1615—1633)名张乔,字乔倩、二乔,明末广州名妓,工诗能琴,善画兰。后人曾将其诗作及他人赠诗编为《莲香集》。此画是叶氏在北京任职期间请著名人物画家潘絜兹根据《莲香集》中的张二乔像画的,其后自己又在画面和裱边上题写大段题跋,记录了张二乔与南园十二子诗酒酬唱的情形,抒发了自己对国家兴亡的感慨。叶氏的题跋及钤印如下:
    明末张二乔女士像。潘介兹绘,依《莲香集》原本。
    梅坳迷旧迹,兰径杳莫问。当年化碧晴,眉共凝寂。痛兴亡,满眼珠江潮汐,徘徊自惜。胜雀台空锁,怨魄甚萧条。异代有酒,难浇废垅寒食。犹记春残,海角试谱新声。百花生日,哀吟恻恻,韦朝露意谁识。怆从今输与苏坟薛井,一抔犹引游屐。剩红楼梦断,愁望故山咫尺。瑞鹤仙,闻广州考古诸君寻百花冢不得感赋。寄子约、翼群、层冰、锡永、玉清、秋雪诸子。遐翁。此像乃余乞潘絜兹所绘,题识误作介兹。潘以摹敦煌壁画得名。
    文采风流合二乔,百年犹觉殢人娇,百花生日又今朝。兰笑似闻弦解语,莲香禁得酒同浇,兵尘惆怅满红箫。调寄浣溪纱。此十年前在香港同人为二乔生日设祭余之所作。遐翁重录。
    百花冢。春雨潮头百尺高,锦帆那惜挂江皋。轻轻燕子能相逐,怕见西飞似伯劳。呀! 百花冢上呢(这)首诗,乃明末张二乔女士送黎美周烈士北上之作。想当日,美人名士,文章节义,辉映一时。但终竟报国有心,补天无术。今日道经遗冢,伤今吊古,令人不胜悲慨也。唱:望郊原,带疏林,一鞭残照。来眼底,谁家墓,芳草萧萧。抚残碑,三百字,回肠萦绕。埋香葬玉,几多遗恨,待认前朝。想张娘,正芳春,生就灵心玉貌。擅歌喉,工画笔,倩影难描。会南园诗社,开群公英妙。共传笺,劳捧砚,月夕花朝。恨其时,乱方兴,中原俶扰。哄胡尘,倾汉鼎,风雨漂摇。野遗贤,在乡邦,只落得气冲云表。剩东南,支半壁,重担谁挑。最伤心,战玄黄,私争未了。塞贪囊,填欲壑,锅里金销。一处处、一桩桩,都是倾亡史料。苦诸公,谋恢复,历尽了骇浪奔涛。练要堂,莲须阁,都属当时首要。成仁取义,占了青史高标。至其余,有的是,避羶腥,藏名屠钓;有的是,甘薇蕨,栖身海峤;有的是,畏虞罗,晦迹僧寮。例消沉,好一似,长空飞鸟。幸婵娟,先示疾,脱屣尘嚣。白:这正所谓庸知朝露非为福,免得似铜雀春深锁二乔啊!唱:述遗闻,有多少,风流窈窕。人长往,空留此,三尺蓬蒿。读彭郎悼亡诗百首,比红凄调。真正是,一声声,一字字,泪断魂消。社中人,共摧伤,衔悲祭吊。觅佳城,藏玉蜕,就选在此处梅坳。葬西施,五更风,轻把彩幡吹倒。种百花,成锦幛,年年此日,好到此抚树攀条。想素馨,斜君臣冢,一例冷烟衰草。独此花,经历劫,香韵弥娇。叹兴亡,如转毂,说甚么江山文藻。怅芳菲,空在眼,不见素口蛮腰。感遗文一集,莲香风流已杳。无情流水休再说,暮暮朝(朝)伤心。绿暗红稀,又是天涯春光。望中故国,魂遣谁招。今日满目江山空,剩作诗情画料。未知何日,再见珠海回潮。客经过,尚移情,仿佛婷婷袅袅。怪不得,倾城士女,每逢佳节,都要杯酒同浇。此十年前作。当时域中半沦于日冠,广州失陷,流人多寄异乡。愤郁无聊,为此自遣,故语多悲慨。今重录于此,目昏手战,不复成字矣。一九五五年秋,遐翁。
    印章:恭绰(白文方印)、叶(白文方印)、恭绰长寿(白文方印)。
    在叶恭绰捐赠的五件自己创作的作品中,书法占了四件,绘画只有《兰花图》一件。这四件书法一反清代“馆阁体”拘谨刻板和呆滞衰弱之弊,以追求韵趣气势为主,气魄沉雄,丰姿挺拔。而《兰花图》则秀逸而不柔媚,奔放而不粗野,健峭而不生硬,寥寥数笔就把兰的韵而幽、妍而淡的清高孤洁的品格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这五件作品的书文及款印、题跋如下:
  一、行楷七言联
    书文:天外凤凰谁得髓,门前桃李旧垂阴。
    款识:慰苍世讲嘱书。叶恭绰。
    印章:叶恭绰(朱文方印)、遐庵(朱文方印)。
    二、行书七言联
    书文:古者左图而右史,从人序朮与删蒲。
    款识:叶恭绰。
    印章:恭绰长寿(白文方印)、玉父(朱文方印)。
    三、行书五言诗扇面
  书文:至诚物乃化,心空虎易伏。人无贼物心,物与人何毒?当时暹罗王,来寄此山谷。袈裟偶一展,影覆千山绿。松顶结蒲团,云根连石屋。常与虎同居,心慈虎亦淑。至今千余载,尚有虎遗烛。
    款识:借庵《伏虎洞》诗。戊辰游焦山归得《借庵集》,辄录应伯炽仁兄大人嘱。恭绰。
    印章:□□(朱文方印)。
    四、行书五言诗句
    书文:雷霆走精锐,冰雪净聪明。
    款识:书应真魂嘱。恭绰。
    印章:遐翁(朱文长方印)。
    五、兰花图
    款识:红兰见昌谷诗,由来久矣,未见画家采取。兹为之写真,倘有申于知己之感欤。遐翁。
    印章:恭绰之印(白文方印)、绮语(朱文长方印)。
    题跋:红兰静自披。此画有道者气,因撷邵康节语奉扬清芬。墨巢。
    印章:龚宣(白文方印)、寿墨簃(朱文长方印)。
    叶恭绰不仅是一位谦谦学者,而且还是一位对祖国文物的保护、研究作出过重要贡献的爱国人士。从他向广州美术馆(现为广州艺术博物院)捐赠珍贵文物的义举以及上述作品的题跋内容中即可看出,他具有一颗热忱爱国的拳拳之心。一片丹心在玉壶,叶恭绰保存国家珍贵文物的行为将载入史册,足为后世楷模。

杜霭华:广州艺术博物院保管部,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