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李研山的书画艺术略述 作者:吴瑾

发布时间:11-11-12

     李研山(1898—1961)是上世纪20至30年代活跃在广州的传统文人画家。40年代以后的主要艺术活动则在香港。由于时间和地域等种种原因,李研山的书画艺术尚未受到学界的关注。
    李研山本名耀辰,字居端,号研山。广东新会荷塘篁湾村人。其父李维楸,号载枰,是读书人,雅好书画,擅画人像,60岁作自画像。笔者藏有载枰公作于光绪己丑年(1889)的《陈白沙先生像》,用笔流利,轻灵有致。研山少年时在家乡私塾读书习字,爱好画画,常以画笔描绘乡间景物,也能画人像,显露出绘画的才能。稍长便到省城广州,就读于广府中学。其时潘和(致中)先生(1883—1929)在校任美术课,研山从其学,临摹写生,成绩出众。后于课余入潘和画影楼深造,成为潘和有出蓝之誉的弟子。中学毕业后,研山考入北京大学学习法律。但具体时间未曾见有详实记载,《李研山书画集》(1)只记其留京学习时间大概有六七年左右。笔者藏有一张李研山就读北大时的“领取讲义证”,日期为民国十年(1921)。综合其他因素推算,李研山约于1918年至1925年之间在京学习。期间经历了“五四运动”、蔡元培提倡以美育代宗教和创办北大画学研究会等事件。据《李研山书画集》载《李研山的书画艺术及其生平记要》文中转述书画篆刻家冯康侯(1901—1983)的回忆说,他和李研山同时在北京,曾一起向徐悲鸿研习西画。冯18岁(1919年)赴日本学实用美术,3年后回国,最早要1922年才到北京。(2)蔡元培于1918年创办北大画学研究会,徐悲鸿于1919年3月在蔡元培的支持下由政府派去法国留学。(3)看来冯的回忆在时间上有出入。李研山师从徐悲鸿研习西画的说法只是有可能,但事实还要有待其他材料的证明。
    李研山回到广东后,并没有很专心地当法官,据说在庭审时他无心听那冗长的陈词,而竟然以原告、被告当模特,画起速写画来。一有空闲就积极投入到潘和主持的画家团体——广东国画研究会——的艺术活动中去,在六榕寺人月堂中挥毫泼墨、吟咏酬唱。广州艺术博物院藏有他1929年作于人月堂的丈二匹山水轴,画幅深得王蒙遗韵,气势磅礴(图1)。另有用苦瓜和尚法写的山水扇面,用笔精到,色墨雅致(图2)。他还与国画研究会的其他画家合作了不少作品,可见这时他在古今各家各派中作广泛的吸收。就这样李研山逐渐融入到了广州的书画文化界,并结识了陈融(字协之1876—1955)、林直勉(1888—1934)、胡毅生(1883—1957)等社会名流。
    1932年李研山接替司徒槐任广州市立美术学校校长。他在任内建树尤多,国画方面,延聘国画研究会中坚赵浩公、李凤公、张谷雏、卢镇寰、黄君璧、卢子枢、冯缃碧等为教授;西画方面,则请前校长胡根天再度出山,留洋归来的赵雅庭、何三峰、陈士杰、谭华牧、关良和本校首届毕业的李桦、吴琬(子复)等为教授。并创办了校刊《美术》(图3),他用秀丽潇洒的草书亲笔撰写了发刊词:
    夫干霄之木,植基于拱把。照乘之珠,孕胎于圆折。又况诗歌为同声之求,易筮盍簪得相观之善,凡物皆然,况美术乎。本校生徒,孜孜向学,日就月将,披沙拣金,不无足录。爰取教师之画本,兼良友之佳章,月成一册,付之梓民。借为攻石之资,宁免雾縠之诮。等大圭之不琢,识绘事之后素。乐群敬业,窃方古人。赏奇析疑,俟之同好。发刊竟,为之词。民国廿四年秋,研山。
    通篇文词典雅,用典妥帖。书法深得二王雅逸风韵,反映出研山儒雅的学者风度(图4)。
该刊登载中西绘画理论、师生作品和诗词、书法、篆刻等。其中刊有李研山所作的《苍松十连屏》,颇有气势,原画如今不知流落何方。由黄宾虹口述、张虹(谷雏)笔录的《宾虹画语录》在该刊登载,相信是最早版本的《黄宾虹画语录》了。该刊还连载了吴琬(子复)翻译日本人外山卯三郎的《世界现代绘画概观》等外国美术理论和资讯。这本刊物至今已成为研究广东现代美术史不可多得的文献之一。李校长以中西画并重、传统画与新派画并重、理论和实践并重的教学理念而受到欢迎。校内学生社团活跃,有“市美国画研究会”和以李桦为首的“现代创作版画会”等等,活动范围扩展至社会。当时校址在惠爱西路(今中山六路)有900多年历史的玄妙观故址。陈协之为李研山刻“苏井亭”白文印,款云:“今市立美术学校为玄妙观故址。观之西院有井,泉甚清洌,相传为东坡所浚,井旧有亭。樊氏《南海续咏》所谓‘丹台草满井亭封’也。研山画人长斯校有年,为作是印。丙子春,颙厂。”这是李研山所说的“苏井论学”时期,也是广州“市美”教育、艺术活动最活跃时期。李校长任职至抗战前夕的1936年。学校于次年广州沦陷前,在继任李金发手中解体。抗战胜利后社会上曾有复校的呼声,由于政治和人事等原因,最终没有成事,这是后话。
    抗日战争时期,李研山过的是“挟着秃笔走天涯”的艰难日子,辗转于港、澳、湛江、茂名等地。抗战胜利了,他第一时间回到家乡新会,创作了《江山无恙图长卷》。然后又回到阔别8年的广州,与吴子复一起暂住在惠爱中路38号黄图文化企业公司楼下的“黄图画廊”的阁楼里。黄图文化企业公司前身是柳州黄图出版社,是由“市美”第一届同学伍千里主持的。他们聚在一起商量举办画展,于是“黄图画廊美术展览会”在1947年元旦期间展出了。当时的报纸有这样一段报道:“出品人是现代广东的作家,其中多数是不大有出品展览会的嗜好者,这不是过于珍惜自己的作品,而是对于自己的作品的选择过于严谨,所谓却早誉而几远到者,这是他们的艺术态度……这次出品的作品,可以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书画、篆刻,是纯粹承袭中国艺术传统去发展的东西,无论在形式方面、内容方面、感情方面、意境方面还是在表现技巧方面,都是不折不扣的地道中国货,是真正的中国艺术,作者是下过苦功的。一部分是西洋画,以西洋的表现形式去创作的东西,从形式方面看,可以见出19世纪写实主义以前直至现代野兽主义的作风,然而形式虽然是西洋的,精神却依然是中国的,而且还要从中国艺术传统中去吸收养料……”后还列出了展览会出品人名录:“冯钢百、胡根天、吴琬、阳太阳、杨秋人、王益论、谭华牧、李研山、赵浩公、罗艮斋、陈融、陆幼刚、黄般若、卢镇寰、陈语山、区季谋、黄君璧、谭亮宣、胡毅生、陈舒、郑伯都等”,大都是“市美”原教员和他们的朋友。(4)中西绘画同场展出,他们的艺术观点由此也可见一斑。此后,李研山的作品经常出现在“黄图画廊”,为更多人所认识。
    第二年李研山到了香港,在朋友安排的名叫“六安室”的画室里作起画来,积累了不少作品。1949年秋天,“李研山、吴子复、陈汀兰书画联展”?在思豪酒店画廊展出。此为李研山作品战后首次在香港露面,社会反映不错,但李研山淡然处之,依然埋头在斗室作画。刻印“居天下之广居”,大有身居斗室放怀天下的意味。完成了一批作品后,?1951年李研山再次在香港思豪酒店画廊举办画展。这次画展引起了艺坛的广泛关注,在当时众多的评论中,书画家陈芷町(名方,号荒斋,1898—?,江西石城人)的评论可作代表:“当代画家,其能上契千载,浸润百家,神通造化,妙发新机者,予得四人焉,曰张大千,曰溥心畬,曰吴湖帆,曰李研山……研山挺生岭表,早游上京,本其少小寝馈娄东法乳之渊源,进而摩挲唐宋元明之真迹,尽窃秘奥;豁然贯通。于是初则取石田之雄奇,合衡山之灵秀为一变;继而寻究元人野逸之趣,而鼓荡其丰神为二变。心悟手从,孜孜罔懈,盖已三十年于兹矣。比及近岁,更肆力董巨,山川草木,浑厚华滋,化之于毫素,归之于自然,故其为画也,凝静处如老僧入定,一空尘滓;潇洒处如散仙游行,绝无滞碍。衡其所诣之高,已臻道大莫名之境,不可以一家一格构矣。”将李研山与张、溥、吴等相提并论,可是溢美之词?且看后来的几则评论。余绍宋(1833—1949)说:“研山之画,秀骨天成,有烟客(王时敏)之苍莽,圆照(王鉴)之韶秀,实五岭之南第一人也。”?黄宾虹(1865—1953)题赠李研山的画中说:“研山先生博恰方闻,兼通艺事,枯藤坠石,能依书法参于画法,纫佩深之,近名其斋曰‘快晴阁’,因属拙笔为图,不揣荒率,聊博一粲。丁亥八四岁黄宾虹。”看来也不是一般客套说话。
    李研山走的是传统文人画家的路子,从清“四王”入手,上溯明代文、沈,继而探究宋元各家,以图参透各家妙谛,在漫长的修炼中集历代各家之大成,自然而然地达到有我的境界。这条漫长而艰辛的道路,考验着画家的意志和修养。其实我们在李研山的许多仿古作品中还是可以明显地看出他独特的个性。广东省博物馆藏李研山《仿原济写陶潜诗意图》(图5)与石涛原画(图6)对照,便可见李是在石涛的基础上的再创作,还是用陶诗之意,却改变了构图,把野逸变成了优雅。而在直接临摹的作品里也能见出研山强烈的己意。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李研山《摹李流芳山水图》,将书法参于画法,把原画典雅的逸气,写得更加潇洒流畅。虽然没有标榜自我,却把创作寓于仿古之中,可以说是优秀传统画家的特点之一。
    由于多年来对传统绘画的深入研究,李研山对古画有很强的鉴赏能力,但起初也不为人所了解。1952年他在香港访得吴镇(1280—1354,元四家之一)巨迹《草亭诗意卷》(现藏美国克利福兰博物馆),可以说是震动了鉴藏界。他在致吴子复的信中说:?“……去年十月初,问得梅花道人吴仲圭《草亭诗意卷》。在市肆中经不少藏家及书画贩子见遍都无敢问及。弟买得方讶为奇迹(此画来历可一查各大著录)。在吾粤藏家而论,岳雪楼可称巨擘,只得梅花道人《枯木竹石轴》及《墨竹》而已,山水无有也。此卷诗、书、画及篆额均齐,又有沈石田跋。宋纸所写,明朝装池,此可称难得之品,亦石豀壶馆之严师,不轻示人者也……”李研山因此得到鉴藏界的信赖,争相请为法眼而有机会亲睹许多名迹。
    李研山在绘画之外,书法和诗词的造诣也相当高,可以说是具备了传统文人画家的综合素养。他自小受到严格的书法和诗词文学的训练,历代经典碑帖如王羲之《十七帖》、孙过庭《书谱》等都无不反复临摹,掌握其中技法和神韵。他的行草活泼流畅、清新飘逸。有人称他的书法出入于晋唐之间。李研山自己以为“书胜于画,画胜于诗”。但他始终是以画家的面目为人们所认识。
    李研山的晚年(20世纪五六十年代)艺术活动主要在香港,以当时香港的文化环境来说,是并不适合中国传统绘画生存的。正值收获期的画家,其生存状况和心境可以从他的小诗中看出:“攀橱瓜蔓翠仍悭,午枕摊书破梦闲。物役乍悲穷测海,宅平何敢陋移山。抗心古逸希三绝,老我衡茅可一间。自唱自酬还自傲,出墙花影簇烟鬟。”(《山居》)?环境所限而又不肯随波逐流的孤傲性格,以致未能有更大的发展。画家仅63岁就过早地放下了画笔,这是相当遗憾的事。李研山逝世之后12年,他的哲嗣李允鉌以及他在港的友人弟子合力选编出版了《李研山书画集》,对其艺术作了初步的研究。欣闻最近李研山的后人收集其遗作,交香港艺术馆拟作更深入的研究和介绍。此事如能由粤港合作,把其前后的艺术活动连贯起来,则更能接近画家的真实,也更具研究价值。

注释:
(1)《李研山书画集》,香港东方图籍出版社,1975年。
(2)郑春霆:《岭南近代画人传略》,香港广雅社,1987年。
(3)朱伯雄、陈瑞林:《中国西画五十年》,人民美术出版社,1989年。
(4)黄小庚、吴瑾:《广东现代画坛实录》,岭南美术出版社,?1990年。

吴瑾:广州画院二级美术师,
广州艺术博物院特聘研究员

?
李研山像

(图1)李研山(1898—1961)
山水立轴
1929年作
367×123厘米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图2)李研山(1898—1961)
山水扇面
1929年作
18.5×51厘米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图3)广州市立美术学校
校刊《美术》


(图4)李研山《美术》发刊词(1935年作)


(图6)石涛《渊明诗意图册》之一(原载《石涛
书画全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