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谈赖少其书画艺术的鉴别 作者:林祥清

发布时间:11-11-12

    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国民思想素质和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的投资越来越多样化。近几年来,中国的艺术品市场突飞猛进,空前繁荣,拍卖公司一个接一个相继成立,多如牛毛,书画作品及其他艺术品的拍卖价格屡创新高,市场买卖空前活跃。
    由于艺术品市场买卖蕴藏着巨大的经济利益,而收藏家的鉴赏力和判断力参差不齐,给造假者创造了市场基础,加上科技的发展,各种各样的造假现象越来越多,造成了收藏市场更加混乱和复杂化。这两年还出现规模化、集团化、专业化的造假队伍。特别是著名书画艺术家的作品越来越受到收藏家的青睐,一浪高于一浪,赖少其先生便是近几年来收藏家所追棒的艺术家之一。
    如何鉴别赖少其先生书画作品的真伪,本人以下的看法,提供给大家作为参考:
    一、在赖少其创作的不同年代的作品中,体现出不同的内容、思想、心理状态、风格和人格力量,这是鉴别赖少其作品真伪的重要依据之一。
    赖少其的书画创作年代可分为版画时期、黄山时期、丙寅变法时期、衰年变法时期。
    版画时期:上世纪30年代,青年赖少其考入广州市立美术专科学校。当时中国正处于大动荡时期,赖少其受到李桦老师的指导和鲁迅先生的教导,以刻刀为武器,积极投身到反帝、反封建、反日本侵略、反对黑暗势力的革命洪流中,站在战场的最前沿。这一时期,他积极创作了一批以宣传抗战、反映现实为主的作品,这些作品受欧洲现代画派和我国传统民间版画艺术的影响,如《光明来临》、《都市里的男人和女人》、《病与债》、《饥民》、《苦旱灾与兵》、《自祭曲》、《阿Q正传》、《老鹰》、《抗战门神》等,控诉了在白色恐怖下的社会黑暗和不平,表现出青年赖少其对社会的不满及发出内心的呐喊。40年代中到六七十年代,中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给了赖少其很多新的希望和鼓舞。这一时期,赖少其吸收了传统徽派版画和民间艺术创作风格,并融入了西洋画的绚丽色彩,将中国画的技法加以创新,作品构思新颖、大胆,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地方特色,反映现实生活,如?《初夏》、《打铁》、《码头》、《淮海战歌》、《金色的秋天》、《陈毅吟诗》等。总之,版画时期的作品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现实,以表现国家建设的大好形势为主题,从悲观、消极、彷徨到希望和幸福。
     黄山时期:1949年赖少其由部队转到地方(南京)工作,1952年离开南京到上海,1959年从上海到安徽,先后担任了南京、上海、安徽三地的文化官员,开始与当地名画家有所接触,如傅抱石、陈之佛、钱松喦、黄宾虹、林风眠、潘天寿、唐云、谢稚柳、陆俨少、王个簃、朱屺瞻、吴湖帆、贺天健等,开始从版画转变到国画的创作。上世纪60年代赖少其从传统入手,临摹了戴本孝、龚半千、程邃、梅清、唐寅、金冬心、范宽、王蒙、黄公望等大家的作品,特别是到了安徽后,多次深入观察黄山,领悟黄山的一草一木、山石、流水、云雾的变化,他说:“黄山是个大画院,是山水画家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生活是源,传统是流。”黄山所在的皖南地区,是他过去和战友用热血和生命保卫过的一片热土,他对黄山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这个时期的作品以黄山为主题,突出黄山的大。他多运用干墨、渴墨、焦墨,并将临习与写生相结合,笔墨如干裂秋风、润含春雨,题画诗多表现了战士的豪情,风格洒脱,豪迈奔放,形成了意境深邃、苍茫、色调清新、气势雄伟独特的新黄山风格。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画中有诗,诗中有画,诗画交相辉映。
    丙寅变法时期:赖少其于1986年回到广州定居,南国四季如春,比较湿润,与华东的气候有所不同,其作品的表现形式也有所改变,题材多选用南国的山水、鱼类、花卉。山水多以广东的莲花山、西樵山、鼎湖山、罗浮山、白云山及江南地方乡情风貌为表现对象,如《白云山》、《七星岩》、《鼎湖?》、《濠上展鸿图》、《烟雨桂洲镇》、《罗浮山》、《丹霞山峰》、《银湖图卷》、《江门梅花图》等;鱼类多为热带鱼;花卉受陈老莲、金冬心影响。上世纪50年代中,赖少其开始临摹陈老莲的花卉,1956年共画了70多幅花卉画,其质地为绢本。后来由于工作原因,暂时停止了花卉画的创作。上世纪80年代画家又临摹了金冬心的梅花,因此上世纪80年代以后的花卉画多出现梅花。从过去的写生改为写意、写情、写梦、写神;从过去采用枯笔、焦墨及厚重、深沉的风格走向浓墨重彩、水色浑融,开始趋于印象;作品的形式从过去的条幅转变为斗方。
    衰年变法时期:1995年后赖少其先生所患的帕金森氏综合症越来越重,行动不便、说话艰难,左手瘫痹,几乎所有的作品都在轮椅和病榻上完成。此时的赖老心无尘埃,常以心灵作画,多以亲朋好友送来祝福的花卉为写生对象,并时时写出梦中的黄山,作品融入各种色彩,风格更加苍茫,大气磅礴,色彩艳丽,形式更加自由,并偏于抽象。绘画的纸质多采用夹宣,画面多见破损,残缺,作品的形式同样也采用了斗方。
    二、在赖少其不同年代的作品中,款识与印章有不同风格的变化,可以借此作为鉴别的依据。
    不同时期的款识风格差异与印章变化也是鉴别赖少其作品的重要依据,其题画诗是鉴别其书画的辅助依据。有画家自己的名字的单款,也有赠送方名字的双款,与书法相配合,早期多用“老赖”、“岭东老赖”,中晚期多用“少其”或“赖少其”,如遇外出创作,则多加上地点和时间。说到款识就不能不提到书法和篆刻。赖少其书法临习了郑板桥、二王、欧阳询、伊秉绶、金冬心、邓石如、赵之谦等作品,多用方笔,风格劲利、雄厚、凝重、给人以铁骨铮铮之感。从市场上来看,伪造赖少其的书画作品不少,不管是从形式、构图,还是从用色、用墨、用水等都有很高的水平,可以达到乱假成真的地步。但仔细观察,在这些赝品中,很多在题款上就能看出破绽。因此在书法上,要研究赖少其的书法应包括署名的不同年代的风格变化,如一件署年款为上世纪80年代早期的赝品用了90年代的署名风格,由此而露出破绽(图1)。60年代至70年代赖少其对篆刻比较有研究,尤其对秦汉玺印、皖派篆刻均有深入的研究,他从吴昌硕、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黄牧甫等的作品中得到启发,取材广泛,意境清新,用木刻、书法入印,刀法简练传神。现保留下来的《无逸室印存》一本有200多枚印章,有独特的风格和较高的成就。赖少其的印章有名章、斋馆章、闲章,多以名家作品为主,内容多样,形状多为正方、长方、椭圆。
    赖少其书画所用印大致如下:
    上世纪50年代的花卉多用“少其记”(白文长方印),80年代初期常用印有田原刻“书意”(朱文长方印)、“黄山图”(朱文长方印),赖少其自刻“赖少其”(白文方印),方介堪刻“岭东老赖”(白文方印),叶素囿刻“赖少其”(白文方印),齐白石刻“兴之所至”(白文方印),80年代中期和后期常用印有张人希刻“赖少其七十归故里”?(白文方印)、“黄山烟云入梦来”(朱文方印)、“铁铸江山图画里”?(白文方印),钱君匋刻“一木一石之斋”(朱文方印),一平刻“古拙”(朱文方印)、“潮汕赖氏”?(白文方印),辛慕心刻“少其”(朱文方印),方介堪刻“赖少其”(白文方印),王个簃刻“赖”(朱文方印)、“少其”(朱文方印)。这是赖少其从安徽合肥归故里前开头几年的常用印。90年代常用印有童衍方刻“胸有丘壑”(朱文方印)、“木石斋”(朱文长方印),方介堪刻“赖少其”(朱文方印)、“赖少其印”(白文方印)、“赖少其”(白文方印),骆公刻“少其”?(朱文长方印)。
    赖少其80岁后作品常用的有王徽刻“赖少其”(白文方印)、“赖少其八十一岁后所作”?(朱文方印)、“八十四岁后作”(朱文方印)、“赖少其八十后所作”(朱文长方印)。
    另外应特别提到80年代赖少其书画作品两方最常用的印:赖少其刻?“赖少其”(白文方印),为押角章(图2),黄枚刻“合以古籀”(白文方印)为引首章(图3);90年代后的书法作品当中最常用的印有童衍方刻“木石斋”(朱文长方印),为引首章(图4),方介堪刻“赖少其印”(白文方印),为押角章(图5),都是同时钤在同一件作品上。
    赖少其款识的内容多样,80年代前多为画论和绘画心得;90年代为自作诗词,他的诗词多为触景生情之作,不见雕琢,而意境自然,像钢铁一样坚强,有战士一样的豪情,有思乡之情,有忧愁之感,有怀友的情怀。同时篆刻也是他艺术涵养重要的一方面,成为他的书法艺术的积淀和来源。他的作品往往是诗、书、画、印高度有机地融为一体,更富有诗情画意。


林祥清:广州艺术博物院陈列研究部,助理馆员
20世纪50年代
20世纪80年代早期
20世纪80年代后期至
90年代初期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
(图2)
(图3)
(图4)
(图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