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试析《张荫桓致邓华熙信札》 作者:张素娥

发布时间:11-11-12

    张荫桓是中国晚清名重一时的政治家、外交家,又是积极支持维新变法的朝廷高官。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由康有为、梁启超等维新派推动光绪皇帝实行“新政”,结果失败。因张荫桓参与了变法,戊戌变法失败后,他与谭嗣同、林旭、杨锐、杨深秀、刘光第、康广仁等六君子于同一天被捕入狱,被清廷革职。后在流放地新疆被朝中的保守势力矫旨杀害,成为继六君子后为维新变法捐躯的又一人,他更是戊戌变法运动中受害的第一位清廷要员。以张氏在晚清外交史上的历史地位和戊戌变法运动中所发挥的至关重要的作用,其本人的仕履学行、宦海生涯等,都是颇具研究价值的晚清历史资料。
    然而,长期以来,在有关评价“戊戌变法”运动的论著中,张荫桓的名字甚少被提及,他不仅不能与其他维新烈士共播芳烈于时,更因长期以来官方史籍对他的事迹记载极少,尤其于戊戌变法运动史料中更为鲜见,以至于他的历史作用往往被后人所忽略,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史学界的遗憾。我们广东史界若忘记了张荫桓,尤其可惜。事实上,戊戌变法是有两个南海人起过关键作用的。因而,对于张荫桓的研究也就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了。
    张荫桓(1837—1900),字皓峦,号樵野,别号红棉居士,晚号芋盦,广东南海人,先世自新会小范里迁居佛山镇,遂籍隶于南海县(1)。
    据史料记载,青年时代的张荫桓曾参加过童生试,但未考中。此后他放弃科举功名,于同治三年(1864)报捐知县,投奔其在山东任布政使的舅父李宗岱。得李宗岱引荐,张荫桓先后受到山东巡抚阎敬铭、丁宝祯的赏识与器重,被招至抚署中掌管文书工作。阎敬铭、丁宝祯颇欣赏张荫桓过人的见识和才能,认为他究心世务,治事精密,多次予以保荐。其后,张荫桓又受到李鸿章、翁同和的赏识,得到重用。同治七年(1868),张荫桓由知县升至道员(正四品衔)。同治十三年(1874),署山东登莱清道,不久署山东盐运使。光绪二年(1876)张荫桓被委任协助李鸿章处理马嘉理案,初露才华。光绪八年(1882)升署理安徽按察使。中法战争期间,“会同办理签订中法越南条约和划界事宜”。在多年的洋务实践中,张荫桓办事精干练达,能持大体,处处显示他长于外交的才能。光绪十年(1884)五月,清廷选拔出使人才,张荫桓等三人同时被征召入京,因为仅张一人奏对称旨,受到慈禧太后的赏识而被赐予三品卿衔,并进入了清政府为办理洋务而设立的中央机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简称为总署)为见习官员。
    张荫桓赋性豪俊,有胆略,为人精敏。初为慈禧太后所赏识,嗣为德宗所倚重,两入总署为总理各国事务大臣。他先后受命担任过驻美国、西班牙、秘鲁公使,阅历丰富。后迁至户部左侍郎,赏加尚书衔,先后兼署工、刑、兵、礼、吏部五部????。
    侍郎,又主管京师矿务铁路总局,此时的他可谓大权集于一身。张荫桓曾成就过相当卓越的外交业绩。他主持洋务多年,又遍游南北美洲和欧洲各国,既增长了见识,也给他带来思想震动。他讲求实务,留心西学,对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方面的情况有所考察了解。
    光绪十一年(1885)六月,清廷正式任命张荫桓为出使美国、西班牙、秘鲁三国的大臣,其主要使命是保护当地华人之安全及各项权益,代表中国政府交涉各项事宜。接任后,张荫桓对出使国的华人境况深入调查,明确提出:“要保护华人之生计,雪积案之滞冤,通华商之贸迁,固邦交之睦谊”,体现了他深具远见、统摄全局且精明务实的作风。同时还作了下列交涉事项:一、设领事保护侨民。二、设华人中西学堂,中西兼学,融会贯通,以利于将来回国效力。三、教育华人团结自爱,和睦相处。四、为维护华人权益追凶索赔。五、订立条约保护侨民。出使美国后他写了《三洲日记》8卷,曾呈皇帝御览。他还聘请美国人林余等编译《西学富强丛书》200多卷,介绍西方数学、化学、天学、地学、矿冶工程、兵学、史学、?法学等西方科学知识,对促进国内了解外部世界,开启民智,是功不可没的。(2)
    光绪十八年(1892)六月,张荫桓改任户部右侍郎。八月,转任户部左侍郎兼管三库事务,加尚书衔,赏紫禁城骑马,仍值总署。至此,张荫桓一身兼负外交、财政两大重责,成为清廷枢要人物之一。当时黄濬称张荫桓为“甲午至戊戌间之幕后大人物”(3)。此时他已回国多年,担任总理衙门大臣,是光绪皇帝推行变法的主要顾问。
    光绪廿二年(1896),张荫桓再次出色地完成了一项艰巨的出使任务:他奉命以“大清国钦差大臣尚书衔户部侍郎”的名衔,与日本驻华公使林董“庚续商约”,签订《中日通商行船条约》。他关注华侨华人权益,对日方原稿多方驳改,使条约第一款中增加“彼此臣民侨居,其身家财产皆全获保护,无所稍缺”的内容,逼使日方同意设立领事,自此,中国旅日侨民在海外的人身财产便有了实实在在的保护依据。这是中国清代外交史上不应抹杀的一笔。
    张荫桓作为一名显赫一时的朝廷重要官员,竟然会被后来的历史所掩没,按理说应该是事出有因,可能与被指受贿有关,或者有更深层的原因,但至今,这些说法并无确切的事实根据。早些年已有海内外学者对此提出质疑,并做过详细分析考据加以推翻,因此,将来历史会给予重新定论。本文意在启发人们对张荫桓重新认识。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有一册《张荫桓致邓华熙信札》册(编号B1:0916),是张氏于光绪廿二年(1896)三月写给安徽巡抚邓华熙的信札,内容提及其参与完成与日本驻华外使商议事务的具体内情,可能对上述史实案例的研究有所启发。笔者现将该书札标点释文,读者或可得以从中窥探这位被埋没的闻名中外的清朝外交大臣运筹帷幄之雄才大略,得以对其重新认识和研究。
    邓华熙(1826—1916),字莜赤、小赤、小石,广东顺德人。清咸丰元年(1851)中举。来安徽之前,先后任京师巡防处办事员、刑部郎中、江南道监察御史、云南大理知府等、云南按察使、湖北布政使、江苏布政使,之后又分别担任山西巡抚、贵州巡抚,署漕运总督等。1902年因病退隐故里。1911年与梁鼎芬等主持广东咨议局,宣布广东独立。著有《邓和简公奏议》、《邓和简公书牍存稿》、《纳楹书屋偶存》等。
    邓华熙“思想甚为开通”,被康有为等革新人士“引为同调”。光绪二十年(1894),郑观应出版了5卷《盛世危言》,全书洋洋洒洒30万言,不仅积极主张变法图强,发展资本主义,而且提倡参照西方政治制度,立宪法,开议院,实行“君民共主”。时任江苏布政使的邓华熙读后感慨万分,于次年三月将《盛世危言》推荐给光绪皇帝。光绪读后嘉叹不已,立即诏命印刷2000部,分发诸大臣阅读。一时间洛阳纸贵,《盛世危言》被时人称为“医国之灵柩金匮”,并对后来康有为领导的“戊戌变法”起到了先导作用。
    可见,因治国理想相近,在仕途上,张荫桓与邓华熙称得上是同道中人,所以也就常有书信往还。
    下面是《张荫桓致邓华熙信札》册全文:
  (一)
莜赤仁兄大人阁下:
    客吾承示苏界图说及议办情形,深纫尽筹,亟拟手书奉答,迄无暇晷又不愿假手书记,迟延至今,顷十六日复辱,二月廿八日惠书具悉,种切大致已详,往还电报当得达左右,前日传牌所寄函件亦到署中,须缕复也,黄公度奉办此事煞费苦心,初意但欲收回地主之权,故修造道路、马头,各费在所不惜,固未尝欲于此中图利,现既议以道路各事中国自办,即不明言设局设捕,然已安根伏脉,此时商埠未成,从何收捐,议言日本暂可居住之界,十年后可转租西商、华商,用笔甚活,下言将来两国商定专给日商道路,划入界内此节浙电亦不谓然,凡事须合观前后统筹损益未可断章取义,每与彼族横恣咆哮,辄俯首听命,及事机稍顺而虚骄之气起矣。不仅苏界一事也。承示税司暂寓城内固无不可,惟若辈虽为我用,究系西人,鉴于重庆通市之初,租界商场未定,税日即假寓城中,其后英商以气类相从亦置行栈于城内,此时日本在重庆通商,川东道极费力与定王家沱作商场,而不能不许其暂寓城内,且允以城内设行栈,聊限以人数,他日王家沱商场虽建,欲令城内诸洋商移居恐难措手。川东道来电,亦虑日商之在苏杭者,援重庆为言。鄙意以苏杭商场距城尚远,现已经营当可无虑,特若辈狡狯之技,不可不防,此时商场划定,应设关房、备税司,居止勿使久住城中,免蹈重庆前辙。然办理不宜稍着痕迹,务令坦然不疑。庶可得其益而杜其害。大约用西人宜开诚布公,不能推心置腹,弟向持此论,阎文介在日美谓作理题文章,盖此中相处不可无界限,但须密为操从耳。便乞转递展如中丞可也。容莼甫十七日到津,昨得来书,明后日当可到京矣。莼甫条议商务甚有见地,商诸政府调令北来一谈,余续布。即承
台安不具
乡愚弟张荫桓顿首
三月十九日

  (二)
    再:合肥使俄,弟奉派接议商约自正月廿八日至二月二十日会议四次,驳删九款、驳改七款,现在未改者廿四款,已改者七款,原约四十款刻胜三十一款,此中颇烦唇舌,所删九款,关涉税课者一余,皆关系国家声名,不能不力为钩距,其它制造税各款尚须大费争论,恭邸谓即此已为难能,弟详为斟酌,但较合肥与议时一字驳不动者略,为活动未敢遂云就范也,中国争回脸面之事,尚宜秘之,恐彼族有闻以为高兴,则以后各款彼政府相持逾紧矣。前日总税司言:林使有调回之信,若另换一人更烦应付。昨得实信,林无动移,或可一手经理,全约大定时不妨揭晓,恐尚须时日也。便中晤公度希代人及余人仍乞秘之无贻他族之忌、以求实在之益,执事忠亮宜蒙鉴,澈手当再颂
台祺不宣
弟桓再叩同日
敬余
    张荫桓信函中所提到的容莼甫,当时也是一名赫赫有名的朝廷外交官员。
    容闳(1828—1912),原名光照,号莼甫,广东香山南屏乡(今珠海)人,为中国最早的留美毕业生。返国后先后在香港高等审判厅、上海江海关等处任职。1863年入曾国藩幕,为筹建江南制造局赴美购买机器。容闳多次向清廷提出选派青少年赴美留学,以振国势的建言,开创了中国近代留学教育之先河。他1875年兼任驻美国、西班牙、秘鲁副公使。曾多次向清政府提出施政改革的新方案,积极参与维新变法活动。后赴美,途中结识孙中山。居美期间,他积极支持孙中山同盟会的革命事业。著有《西学东渐记》等。
    同为外交大臣,容、张两人多年合作共事。函中显示,作为晚辈的张荫桓对容闳相当敬重,颇欣赏其丰富的外交贸易洽谈经验,认为“莼甫条议商务甚有见地”,其意见值得信赖。
    函中还提到:“鄙意以苏杭商场距城尚远,现已经营当可无虑,特若辈狡狯之技,不可不防,此时商场划定,应设关房、备税司,居止勿使久住城中,免蹈重庆前辙。然办理不宜稍着痕迹,务令坦然不疑。”此处显示出张荫桓处事谨慎,知己知彼,运筹帷幄的成熟外交官作派。在繁忙的外事工作接触中,他还能把握到西方人异于东方人的脾性特征,“大约用西人宜开诚布公,不能推心置腹,弟向持此论”,洋务实践纷繁复杂,他善于通过运用性格分析及民族心理特性分析以至心理分析,然后再决定具体的处事方法和交际风格,因人而发,以静制动,足见其办事前是作了充分的研究准备,显示出其过人的细致务实的办事作风。由此可知他是一个难能可贵的外交人才。
    函中还提到另一位著名诗人外交家黄公度,即黄遵宪(1848—1905),字公度,别署人境庐主人、东海公、观日道人等,广东嘉应州(今梅县)人。光绪二年(1876)举人,曾任驻日本、美国使节,官至湖南按察使,曾协助湖南巡抚陈宝箴创办新政。任内研究日本文学、历史,尽力保护华侨与归侨的正当权益。他又是近代维新时期的重要诗人。其先进的思想、广阔的视野以及丰富的生活阅历,赋予了诗歌创作中丰富的社会内容。尤其是那些描写甲午战争的爱国诗篇更具有厚重的历史感,被称之为“诗史”。戊戌政变时,因参与维新运动遭弹劾,被扣在上海洋务局。后经疏解,回乡闲居。他著有《日本国志》、《日本杂事诗》和《人境庐诗草》等。作为杰出的外交家、政治家、教育家、诗人,他的一生可概括为四个阶段:一、应试阶段(1863—1876);二、出使阶段(1877—1894);三、变法阶段(1895—1898);四、乡居阶段(1899—1905)。
    张荫桓该信函写于19世纪末,属于黄遵宪出使阶段。此次,他与黄遵宪一道主持策办该项事务。张荫桓在函中称黄遵宪“奉办此事煞费苦心,初意但欲收回地主之权,故修造道路、马头,各费在所不惜”,陈说在与黄遵宪策办此事时彼此是以国家主权利益为重,面对洋人“横恣咆哮”的骄蛮嚣张气焰也面无惧色,毫不让步,多方谋划,巧与周旋。尤其是在当年农历一月廿八日至二月二十日的四次会议中(见函二),在当时颇为严峻的气氛之下,张荫桓等中国使者义正词严地悍卫国家尊严,与对方多方驳辩,“驳删九款、驳改七款,现在未改者廿四款,已改者七款”,尽管当时会谈形势显然于中国不利,洋人企图以殖民者的强权姿态侵吞中国的利益。中国外交官面临着巨大的政治压力,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是横在他们心中的两道砝码,正如函中所写的:“此中颇烦唇舌,所删九款,关涉税课者一余,皆关系国家声名,不能不力为钩距。”经过张荫桓等人的艰苦驳辩,此次议谈以中方大获胜利而告终,“原约四十款刻胜三十一款”!成为清末外交史上的佳话。并且,国弱时期洽商外交事务的艰辛可见一斑,众外使们大智大勇的胆识为中国政府争了一口气。这些或者可以帮助人们多角度深入了解张荫桓其人,并深入了解到这一段历史的真实。
    经多年办理洋务,张荫桓凭藉卓越的外交本领,赢得光绪皇帝的重用。
    光绪廿三年(1897)张荫桓奉命为特使,代表清政府参加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登基60周年的庆典活动。光绪廿四年(1898)春,德国亨利亲王访华,张荫桓筹措接待事宜,包括安排光绪帝在颐和园接见德国来使,并由庆亲王在园中用西餐宴请。这一年,清朝经历了中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次变法运动,即戊戌维新运动。期间张荫桓调任管理京师矿务铁路总局,负责统辖“所有各省开矿筑路等事宜”。此外主持矿务铁路总局,安排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会见光绪帝,这些都引起以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的仇视,积下忌恨,致使顽固派后来伺机加害于他。
    在戊戌维新运动中,张荫桓作为积极参与维新变法的要员,支持保国会的活动,为康、梁等维新派上下联系,条陈新政建议。他的主张,曾被光绪皇帝以上谕的形式予以推行。 
    张荫桓时任总理衙门大臣,是光绪帝变法的主要顾问。而且他又是康有为的主要推荐者。康有为是通过这位南海籍大京官举荐才能揖让于臣公之间,并看到更多的外国资料。在张荫桓眼中,康有为还是有才的,并评价道:“屡言谋国自强,而中外形势惜未透辟,而才不易得,宜调护之。”由此可见,张荫桓在维新变法运动中发挥了何等重要的作用。
    早期,张荫桓以杰出的办事能力和圆熟的处世之道,深得帝、后双方的欣赏,使他一时长袖善舞,权倾当朝。翁同和、李鸿章两者本来势不两立,但都同时倚重张氏。翁同和与张荫桓在户部是正副职关系,更是把他当作“扶手杖”,“每日书信往还,咨而后行。”
    然而,中国有句俗语:枪打出头鸟。综观张荫桓的宦海生涯,他其实是近代一位办事勤能、锋芒毕露、不知避忌的著名政治家、外交家。对于他的评价,朝上朝下都是议论纷纷,原因是多方面的:他以捐班起家跻身高位,被一些由科甲正途出身的官员视为官场暴发户;他长期从事洋务活动,有专权与纳贿的种种传说;而他本人又自恃才具,颇露锋芒,因而与同朝官员多不和睦。这种在一线办事的人最容易招人忌,又最易成为政治动荡的牺牲品。戊戌变法失败,他与六君子同一天被捕,但由于他实际负责外交事务多年,出使美国、西班牙、秘鲁,也在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庆典上作过特使,并获得英国政府颁发的特别勋章,是闻名国外的外交家。对于他的被捕,当时英国和日本公使出面表达了严重关注,使慈禧太后有所顾忌。于是改用以光绪帝名义发出的上谕,说张荫桓“声名甚劣,惟尚非康有为之党”,以犯官身份由刑部移交兵部,遣戍塞外,使他得以戏剧性地死里逃生。但到了庚子年间(1900),反洋情绪高涨,慈禧为泄私愤,谕令新疆当局,“已革户部左侍郎张荫桓着即日正法。”令他于七月二十六日被杀害于流放地新疆。张荫桓遇害时64岁。
    改革往往需要付出惨痛代价。维新变法失败后,六君子、张荫桓等被杀害,康有为、梁启超等逃亡国外,邓华熙、黄遵宪等退隐还乡,清廷的“维新派”几无一善终。而与张荫桓同样曾驻节欧美的日本使臣伊藤博文、陆奥宗光则在回国之后大展鸿图,建功立业,“一荣一枯,可觇国运。”
    张荫桓的悲剧,是时代的悲剧,正如为他撰写碑铭的张祖廉所书:“丁时灾晦,横罹冤酷,则天之所以生是才者,又何也?”
    张荫桓与戊戌变法运动关系甚大,但由于康有为在政变后故意淡化他与张荫桓之间的密切关系,宣扬光绪帝师“翁同和荐康”,以争取世人对其保皇活动的支持,造成人们忽视张荫桓与戊戌变法的关系,致使他在晚年悄然消失后,一直默默无闻,给张荫桓的悲剧结局增添了几分苍凉。曾参与变法运动,政变后被革职、永不叙用的张元济,在晚年对张荫桓当年支持变法之举大为称誉。朝廷命官,身亡名毁,犹有故旧作道义语,其能得人如此。在学问上,张荫桓讲经世致用之学,才学超群。曾在他手下做事的李岳瑞在《春冰室野乘》中说他“骈散文皆能卓然成家,余力作画,亦超逸绝尘,真奇才也”。罗惇曧在《退宾随笔》亦说:“随桓警敏则决,有冠世之才,词章华赡,骈丽文尤丽。当时名流,尤相叹服。”美国慕恒义博士主编的《清代名人传略》也说:“他的诗极为同代人称赞,其中就包括翁同和。”当今的学术大师钱锺书先生更说:“张荫桓的诗和骈文,都不愧名家。”如此才学兼博之人,国家又岂能遗忘?

注释:
(1)王贵忱:《张荫桓戊戌日记手稿·后记》。
(2)网上《张荫桓小传》。
(3)罗韬:《张荫桓不应被忘记》。

张素娥:广州艺术博物院保管部主任,馆员


张荫桓至邓华熙书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张荫桓至邓华熙书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