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廖冰兄祖籍寻认记

发布时间:11-11-12

    2006年9月22日晚9时40分,全国著名漫画家廖冰兄不幸走完了91个春秋的人生历程,中国画坛中的一颗巨星陨落了。就在老离开我们之前,确切地说,他逝世2个月零6天前,在他的女儿廖陵儿、儿子廖陵思从广西象州寻访家乡回来之后,廖老终于确认了他的祖籍:广西象州县妙皇乡大窝村,并与老家联系起来了,一桩将近一个世纪的廖冰兄祖籍之谜终于解开了。
一直以来,廖冰兄对自己的祖籍是广西何处,却并不清楚。以往他填写表格籍贯一栏和诸如撰写《中国艺术家辞典》“廖冰兄条目”,都很无奈地填“原籍广西,在广州出生”。1983年7月“廖冰兄漫画创作50年展” 在南宁展出时,《广西日报》日报在报道时,说他是“武宣县人”,其实,武宣是他的继父的家乡,他生父真正的家乡在那里?当时他却不知道。这个悬而未解的祖籍之谜,对于廖老及其家属,对于设立了“廖冰兄艺术馆”的广州艺术博物院,对于广西,对于广东乃至全国美术界,同样都是一个亟待弄清的重要问题。
    那么多年来,为何廖老一直都没有去查清自己的祖籍?
    原来,廖冰兄原名廖东生,1915年出生于广州。父亲廖明刚(字日强),广西人,是当时军阀龙济光军队里的低级军官。母亲岑月清,是生长在广州的福建人。在廖东生的妹妹廖冰出生后刚一年,廖东生4岁那一年(1919年),父亲就去世了,为了养大两个孩子,娘家、婆家都要谨守贞节、时年23岁的岑月清改嫁,后来,在娘家的安排下,改嫁给一个当官的广西人余恩浦(后来他回到广西武宣县湾龙村家乡当地主)。最初,廖东生的继父并不认他,甚至不让他与母亲母子相称,有一段时间,少年的廖东生只能够在一间空置的关帝庙里栖身,过着饥饿凄凉的日子。东生“9岁时,祖母罗氏亦病逝于广州。 
    此后便与故乡亲人断绝联系,只隐约记得原籍是武宣妙皇,而不知何村何里。”(见1983年廖冰兄给廖国盛的复信)
后来,他考入广州市立师范学校,其间自学水彩画、月份牌等,毕业后当小学教师。在在香港、广州报纸及上海《时代漫画》、《独立漫画》、《漫画界》、《上海漫画》、《中国漫画》发表一系列的“人生哲理漫画”、反日本侵略漫画,获得漫画界前辈称许,也被继父认为有出息而接受。其中,两百多幅的“抗战连环漫画”,就是在继父家乡湾龙村房子的顶楼上创作的,在广州、武汉等地举办“廖冰兄抗战连环漫画展”,并得到《救亡日报》夏衍及郁风支持,在《救亡日报》出画展特刊而影响甚大。从此,廖冰兄走上了进步的漫画创作道路,成为全国闻名的漫画家。
    然而,1953年土改运动中,因南下工作队过激地将余恩浦(当时是湾龙村的地主)杀了,他们却并不知道余恩浦的儿子余光仪,年轻时就参加了革命,已是桂中游击队的一位政委,余恩浦还曾资助过钱、粮给桂中游击队与国民党进行斗争;他们也将廖冰兄母亲岑月清抓去批斗;此期间,廖冰兄同母异父的很有才华的弟弟余光仪(12岁便发表时事评论及诗文,廖冰兄称他为天才,受廖冰兄影响向往革命,20岁即当上桂中游击队政委),也因自己的家庭成分、前途等问题自杀了,廖冰兄母亲因再度丧夫,又兼失子,这些事情一时间接踵而至,廖冰兄、廖冰、儿子余光美等亲人都不在身边,她精神接受不了,就在村里的大树上上吊自杀了。廖冰兄为无法保护母亲而一生都内疚,更遑论回广西了。况且,岑月清生前也仅仅知道其前夫廖明刚是广西妙皇乡人而已,从未去过妙皇。
    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广西派性武斗十分激烈,“文革”结束后的20世纪80年代,广西派性斗争余焰却仍未息灭,“文革”阴影尚未消退,虽然80年代中,廖冰兄曾写信委托过在广西同母异父的弟弟余光美(冰兄继父余光仪的弟弟)代为查找祖籍事宜。廖老认为 “广西的处遗工作尚未搞好[按:指处理文化大革命遗留问题的事情。笔者],武宣、象州尚有凶手当道,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回去很不合适,要待妖氛尽扫之后,才可作归计。”(见1984年6月16日廖冰兄复廖国盛信),一直未有过打算回广西的念头。这段期间,只通过信件往来,有了些头绪,然而确认“祖籍”的问题还是一直悬而未决。
    不过,2006年出现了转机。
    这一年春节,广西象州县委县政府文化部门一班人,在县委书记贾朝强带领下,来到广州廖老家中拜年,提出了协助廖老搞清祖籍的事,热诚邀请廖老及其家人有便回广西走走,搞清楚祖籍的问题。
    廖老为他们的热情和诚意而感动,但是,这时年届90的廖老病痛缠身,身体相当虚弱、行动已经不便了,为此,回广西寻根问祖的重任,便落到了廖老的二女儿廖陵儿、儿子廖陵思身上。
    2006年7月14日,廖陵儿、廖陵思特意邀请广州艺术博物院负责各名人馆的分馆部主任王坚(又是廖陵思的同学)同行,到广西象州寻根问祖。
    我们三人从柳州下了飞机,便受到象州县委县政府的极其热情欢迎和接待。一行人直奔象州。
    象州县历史悠久,隋王朝建立后,开皇十二年(公元592年),置象州。为象州得名之始。据宋代乐史《太平寰宇记》卷一六五记载:“象州,因象山为名。” 这里是石灰岩地貌的地域,多奇山异石,盛产开采石油工业紧缺的重晶石。不独山川秀丽,同时地杰人灵,清代出过“江南才子”郑献甫,不过那是古代的文化名人。现在,如果实地寻访证实的话,象州县就将有一位全国鼎鼎大名的漫画家——廖冰兄,那可是现代的文化名人、大艺术家。
    对此,象州县委书记贾朝强、象州县文化和体育局张志光局长十分关注,一直在我们身边作陪,根据廖家的线索,主动帮忙联络,提供各种调查的方便。到象州的当天下午,我们一行就直奔象州县妙皇乡大窝村。
象州县妙皇乡,旧称“庙皇”,因有盘古庙,当地壮族群众有信仰和崇拜盘古的传统习俗,盘古信仰在当地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妙皇乡大窝村却是壮族和客家族聚居的村落。
    当回乡车队到大窝村口,当廖陵儿、廖陵思姐弟刚下车时,早已经守候多时,手持“热烈欢迎廖冰兄儿女廖陵儿、廖陵思回乡省亲”红色横额的全村老少乡亲、立刻敲锣打鼓放鞭炮,最令人感动的是舞起了自制的,模样趣怪可笑,有点近似猪的“狮子”来欢迎,看得出这是村民们亲自用心手制的作品啊!
    据了解,廖冰兄父亲廖明刚生前好友都早已经去世了,幸好大窝村里的父老廖国盛的父亲与廖明刚是兄弟,还知道一些廖明刚及其母亲罗氏的情况,加上廖冰兄委托余光美(今已经去世)查询,以及与廖国盛书信往来,及后来称他为“国盛哥”,通过廖陵儿带去的一封封信与廖国盛手中廖冰兄、余光美的信件一一对照,又进到村里面与一班乡村父老座谈,又在乡亲们带领下,廖陵儿、廖陵思披着一身夕阳,踏着弯弯曲曲的田基来到了山岗下的廖明刚父亲墓地查认,终于确认了位于广西中部的这桑林密植,溪岗互映,远山连绵,民风纯朴,飘逸着淡淡牛粪与草香,充满田园诗意般的家乡——象州县妙皇乡大窝村。
    廖冰兄的两个儿女可谓带着希望而来,满载喜悦而归。他们与家乡村民们挥手告别时,不禁都眼睛湿润了,滚下喜悦的眼泪。
    第二天上午,象州县委县政府当即召开“廖冰兄艺术展览厅筹备会议”,县委书记贾朝强主持了会议,广西来宾市文化局局长张桂龙、象州县县长龙秀以及象州教育、文化、博物馆、图书馆、史志办等有关部门也参加了会议,会议决定先将象州县博物馆首层展厅装修和扩大,辟为“廖冰兄艺术展览厅”,在2006年10月份完成装修陈列,展出廖冰兄生平和艺术。贾书记还提出要以廖老高尚无私的人格为范例,配合全县进行的“八荣八耻”教育。
     会上,廖陵儿代表廖冰兄及家属,将廖冰兄、廖国盛、余光美等的信件原件捐给了象州县,作为廖冰兄艺术展览厅陈列之用,并送赠了一些廖冰兄书籍,广州艺术博物院也向象州县送赠了《廖冰兄艺术馆藏品》画集。廖陵儿、廖陵思、王坚,象州县有关各部门负责人分别就装修、生平和作品陈列、多媒体展示等问题,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廖冰兄艺术展览厅”获得与会者一致通过。离开象州前,廖陵儿、廖陵思、王坚更和张志光局长一起,对展厅具体布局作了讨论,画出了陈列布局草图。
     回到广州后,一到家,廖陵儿、廖陵思马上就将此行的拍摄的光碟播放给父亲廖冰兄观看,廖老满意点头,十分高兴。廖老并拿出一笔钱给家乡大窝村盖一所家乡文化室,希望籍此为家乡创造一个文化熏陶和活动的空间。
    围绕象州县“廖冰兄艺术展览厅”、大窝村“廖冰兄家乡文化室”,象州县方面立刻投入装修和建筑工程,廖冰兄家属投入了陈列提纲文字编写,廖冰兄作品图片扫描编排等等工作中。
    得知廖冰兄将出资在家乡妙皇乡大窝村建立“廖冰兄家乡文化室”、象州县设立“廖冰兄艺术展览厅”之后,广州艺术博物院陈伟安书记,更主动联络广州图书馆,在该家乡文化室落成之日,捐赠2000多册图书杂志。他并召集了广州艺术博物院相关部门负责人一起,与廖陵儿、廖陵思开会,表示随时提供陈列设计方面的一切帮助。广州艺术博物院并将廖老的部分作品的图片光碟、廖冰兄年表电子文档、相关导轨射灯、斜面柜等的图片和数据分别提供给廖冰兄家属和象州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广州市少年宫等单位也鼎力相助,分别资助喷印廖冰兄作品电脑KT版、展览厅开幕的请柬、场刊。
    极为不幸的是,还没有等到象州县“廖冰兄艺术展览厅”开幕,妙皇乡大窝村“廖冰兄家乡文化室”落成那天,9月22日晚,廖冰兄意想不到地先行离开了我们,大家心中无比沉痛,廖老遗嘱:不搞告别仪式,不开追悼会,不留骨灰。更突出了他高尚无私的人格。然而,纷纷到廖冰兄家里建议灵堂吊唁的政府官员、各界人士每天络绎不绝;羊城街头所有的报纸,都以3到4版的整版篇幅,连日以来,陆续有文章、报道,介绍笔锋犀利的大漫画家,恐怕一个省级、部级的官员,也少有这样的“规格”。这说明了廖冰兄在人民心中的分量!
    11月 日,象州县“廖冰兄艺术展览厅”、妙皇乡大窝村“廖冰兄家乡文化室”落成开幕了,这对近一个世纪以来,创立了深入浅出而又锋芒毕露,通俗朴实而又深刻辛辣的政治讽刺漫画风格,中国漫画作出了巨大贡献的廖冰兄,无疑是又一个很好的纪念。

2006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