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博物馆与青少年关系的探讨——以广州艺术博物院的导赏服务为例 作者:陈伟安

发布时间:11-11-12

    博物馆拥有不同历史时期的文物资源,是一个城市艺术和历史的宝库。拥有文物藏品23000多件的广州艺术博物院,其藏品数量虽与国内诸如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南京艺术博物院等难以匹比,但就书画收藏方面而言,却有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如明清两代各流派,尤其是岭南本土画家的收藏,如二苏(苏仁山、苏六朋)、二居(居巢、居廉);近现代的岭南画派、广东国画研究会等。
博物馆拥有大量如上所述的文物资源,应该服务于社会。公开开放,是服务于社会的最主要手段之一。向社会公众开放,就有如何搞好公共关系的问题,在公共关系中,属于未成年人范畴的青少年公众尤其重要。曾有过这样的说法:一个人如果17岁之前不去博物馆,那他可能一辈子不会去了。在欧美等国家,几乎每天都有成群结队的中小学生进入博物馆参观、学习,接受博物馆课堂形象生动的教育,可以想象,他们长大为人父母以后,很自然会带他们的孩子来博物馆见识。在以艺术熏陶教育为目标的广州艺术博物院,对青少年公众的关系,就更显得必不可少了。
    如果一个对文物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的青少年观众,主动来到博物馆后,参观了展厅陈列的高雅绘画艺术,形态各异的陶瓷、铜器之后,对这些默默无语、缺乏特色的陈列只有一个平淡的感官印象的话,那么对相当一大群兴趣不在博物馆方面的、未踏进过博物馆的公众,又如何才能让他们走进博物馆呢?不要忘记,博物馆是一个公共服务机构,有着它独特的内涵,展示的是人类物质文化的遗存。从服务于观众这一点看,博物馆与街上的超级市场、电影院、戏院、书店等服务行业的“服务”于顾客的性质是等同的。只是消费商品换成了消费文化、文物而已。而博物馆的陈列宣传、导览人员,就是向买了门票的公众,尤其是充满旺盛求知欲的青少年“推销”文物知识、艺术知识,引导鉴赏,传播文化观念的服务员、推销员。概言之,是将文化转移到孩子们的头脑里,是让他们增知识、开眼界、受启迪,达到精神上的满足。传播历史、文化和审美观念,陶冶人们的性灵,使他们向崇高升华,这也正是博物馆被公众视为神圣殿堂的重要原因。
    公众是博物馆的公关对象,他们为了精神食粮而来,他们进入博物馆的目的,是寻求精神需要和满足。因此我们有必要分析公众。根据不同年龄、不同文化结构和不同的层次,可以大致把他们分为三大类:
1. 学术交流类。这类对象人数少,但文化层次很高,大多数是教授、专家学者、艺术家、高级发烧友等,他们是行家,是博物馆向他们请教与交流的对象,因不是本文谈论的范围,从略。
2. 领导、企业家类。博物馆的生存和发展,取得资金的主要渠道是政府投入的事业经费,主动争取领导对博物馆的熟悉和理解,对于争取经费发展博物馆事业是十分关键的。但国际上绝大多数博物馆都不止单一地从国家获得事业发展经费,而是同时争取从企业中寻求经费来源,因为资助博物馆的资金是免税的。因此,对企业界的公关也很重要。
3. 普通大众类。这一类公关对象人数众多,包含面最广。这个群体中,又可分为:对博物馆感兴趣的群体和对博物馆还未感兴趣的群体。这两个群体中,都有一个博物馆教育中极为重要的群体——青少年。众所周知,青少年正在人生的求知成长阶段,对未知世界充满好奇心和想象力,又具有很大可塑性,是教育的极好阶段。应该提出的是,除了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之外,还有一个更为广泛丰富的社会教育环境,其中,有文物实物陈列的博物馆,就是社会教育里最为生动形象的课堂,因而,博物馆应该成为青少年的第二课堂,并同时融入到学校、家庭教育中。
    博物馆教育对青少年公众而言,我们认为最突出的特点是:教育的非强迫性。它是在无拘束、无压力(不必考试)的悠闲参观之中,透过文物、声像、说明文字、陈列情景熏陶、导赏人员讲解等多个途径,潜移默化地起作用,提高受众自身的文化内涵与审美欣赏能力,丰富其思想和情趣。因此,这是青少年公众最乐于也最易于接受的,是应该提倡的素质教育的重要形式之一。无形之中,博物馆成为公众知识、审美、思想教育综合的和生动形象的精神文化教育基地。而经营、传播与博物馆收藏陈列内容相配套的精神文化,也就成了博物馆一个重要而广阔的工作空间。
    我们面临两个关键问题:
    其一是如何将尽可能多的公众,吸引来博物馆。
    其二是如何让进入了博物馆的观众乘兴而来,满意而归。
    问题的核心是如何将博物馆的藏品陈列转化为公众的精神食粮。
    对于第一个问题。广州艺术博物院有较好的实践经验。记得广州艺术博物院展出保利集团花巨资从香港拍卖行买回的原圆明园12生肖水法中虎、牛、猴3个兽头,传媒反应热烈,早在香港拍卖时已成为电视、广播、报纸、网络等报道议论的焦点,可谓已经街知巷闻,因知名度高,艺术博物院举办这个展览时,观众蜂拥而至,展出10天,就超过11万人次。
    如果公众的认知在博物馆里面得到升华,那么,自然会产生一股潜在的集体认同感、凝聚力。人们的知识丰富了,思想升华了,品位提高了,素质也提升了,性灵被真善美陶冶了,博物馆所起的最根本的作用——教育,达到提高社会精神文明的目的,产生了社会效益。
    藏品的号召力、陈列的水平、经常更新展览尤其是重大展览等等,对争取观众都是很重要的。如果每年能有比较充裕的资金,让艺博院去策划一两个很有影响力的大型展览,成为广州地区展览中的亮点,观众数量自然会大幅度提升。不过,充当观众与陈列品之间的媒介的博物馆导赏人员,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他们直接与观众接触,在博物馆与公众,尤其是青少年,起着至关重要的桥梁作用,甚至可以说,博物馆的知名度、美誉度,是通过他们亲切耐心、富含专业知识的讲解导赏,而得到提升的。
    如果我们对青少年公众作一些分析,就可以发现,他们大多受过初中或高中以上教育,对历史、文化和艺术已经有初步、简要的认识,可以说有了一些基础。但颇为不足的是,他们的认识大多源于书本,比较抽象和苍白,尤其是审美教育在学校教育期间相当缺乏,博物馆的历史文物、艺术品等展览、讲解、相关专题讲座,正好提供了给他们开拓感官视野,充实课本上所学的历史、语文、音乐、美术等等知识,还弥补了他们审美鉴赏方面的缺失。
    目前,国际上大多数博物馆,经过了相当时间的收藏,藏品数量已经有相当规模的积累,在观念上,都将昔日重视的收藏功能转移到教育功能上,教育功能被看作是博物馆的首要功能。
    除了人的导赏之外,陈列展览的电脑多媒体声像、可参与的互动性设计,举办学术或普及性讲座,都会令观众,尤其是青少年观众,从感受实物、声、像、图、文等之中,获得展览以外更多的信息,获得立体、系统的精神享受,这无疑是我们提高“营销”文化服务的进一步措施的一个重要方向。
    在当前事业单位体制改革,国家控制博物馆人员编制的现实情况下,如何发挥博物馆导赏功能,提高博物馆知名度和美誉度,还有许多可以开拓的空间,无论是国外,还是香港、澳门、台湾,博物馆都有成熟的“义工制度”,以辅助、增强博物馆导赏的功能(当然,博物馆本身也必须培养一些金牌的、高级职称的讲解员)。这些义工,都是一些热心于文化艺术、热心于博物馆事业的志愿者,他们大多是退休教师、文化艺术工作者等,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背景,有长期教育的经验,他们的讲解能够深入浅出,对进入博物馆的观众的精神需求有深入细致的研究,能对不同观众群体精神需求进行细分,对高、中、低层次的观众,尤其对青少年观众,能够像中医师“辨症施治”那般辨“众”施“讲”。
    参观博物馆的观众常常问到“这件东西的价值在哪里?”这个问题可引申出许多有趣的信息,比如具体的收藏经过和故事,专家的研究评价等等。对青少年公众,从讲解有趣故事入手,普及专业知识,令参观者各自获得精神上的满足,他们在博物馆第一线“营销”文化的成功,也将是博物馆公共关系的成功。既提高了博物馆的知名度,美誉度,也使义工本身在为公众服务过程中技能和知识得到了提升。
    更关键的是,这些招募来的义工,能将热心传播历史、文化和艺术,视为退休后生活的充实,同时是对社会的贡献。博物馆给了他们工作的第二舞台,他们也将被选为博物馆导赏人员视为荣誉,当然博物馆为激励他们的工作热情,在培训、制服、补贴、出版物、参观权利等方面也应相应制定一些机制和措施,比如设立导赏水平级别。博物馆导赏功能部分社会化,也体现了好的藏品、好的展览,配备最好的导赏,使社会优质的人力资源“人尽其才”,也使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比观众外行的面貌得以改观。
    这个制度非常有利于博物馆的公共关系的建立,“义工”本来是观众,有观众的感受,能以观众角度为考虑出发点,体现“以人为本”。公众花了钱在博物馆消费,能不能获得一顿丰盛的精神大餐呢?这是他们愿不愿意、自不自觉掏腰包买门票的内在原因。
    展览陈列的现代化(陈列展览的电脑多媒体声像、可参与的互动性设计),都会令观众,尤其是青少年观众,感受实物、声、像、图、文等多种信息立体作用。
    人们常说的博物馆经营,其最实质内容是什么呢?我们理解,应该经营好丰富的馆藏和展览资源与公众之间的精神沟通,经营好陈列、导赏、普及性讲座与高层次学术讲座、研究出版物、文物或艺术纪念品的销售。概括来说,是经营“物”的作用与人的精神。要影响人们的精神,博物馆在其主要工作中就要明确:以可塑性较大的青少年为主要对象,以树立美誉度为主要目标,以此为基础进而扩大知名度。有了以上前提,博物馆的教育功能,尤其是对青少年的教育效益,就容易自然而然地得以提高。
    广州艺术博物院的前身是1957年创立的广州美术馆,40多年来积累的几万件历代藏品,是陈列、研究的丰厚实物基础,使它排在全国美术馆前列。利用这些文化资源,广州艺术博物院在2000年建立以来,就积极与多所大中小学校、部分社区建立了良性互动关系,如通过请进来,送出去的方式,将展览和博物馆出版物办到学校和社区;举办少儿和成人美术学校,结合本馆的展览,教育培养少儿和提高成年学员的美术水平,每年的学员近千人(以少儿和少年学员为主),2004年获得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颁发“第九届全国中小学生绘画书法作品比赛组织工作先进单位”奖;前来参观展览的青少年观众更是多不胜数。
    不过,依据得天独厚的藏品基础上展开的学术和普及研究,建立博物馆高素质导赏员和借助社会义工的优质导赏,成为青少年成长的校外第二课堂等方面,我们“经营”得还很不够,美誉度的建立也还令人不满意。与青少年观众沟通与交流,让他们热爱博物馆,走进博物馆,我们还有更多的、更实在的工作要做。

陈伟安:中共广州艺术博物院党支部书记,
常务副院长
王 坚:广州艺术博物院分馆部主任,
副研究馆员




在我院参观的少年儿童

我院多媒体导赏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