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惟大英雄能本色 是真名士自风流——缅怀漫画大师廖冰兄 作者:梁小贞

发布时间:11-11-12

    廖冰兄先生是一位蜚声海内外、备受广大人民群众敬佩的我国当代著名漫画家。
    廖冰兄先生1915年生于广州。他的一生,创作了数以千计的优秀的漫画作品。这些作品记录了中国大半个世纪的沧桑,具 有时代精神、鲜明的政治倾向、独特的艺术风格,他的漫画作品深刻地触摸到了人类共通的人性本质,这使他的漫画超越了民族界线,为人类所共享。
    廖冰兄先生为人正直,光明磊落,胸怀坦荡,刚正不阿,爱憎分明,疾恶如仇,绝不趋炎附势,敢于对社会恶势力作不妥协的抗争。他的作品如同他的人品一样,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匕首投枪,针砭时弊,是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抨击恶势力的锐利武器。他既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也是一位思想家、政治家、社会活动家。
离题万丈 入木三分?
    在艺术的领域里,廖冰兄先生可说是才华横溢,被朋友们称为“鬼才”。
    廖冰兄先生的一生艺术创作异常丰富,作品数以千计。早在其17岁时已经在报刊上发表漫画作品,此后一发不可收拾。1936年,廖冰兄先生创作的漫画《标准奴才》入选在上海举办的“第一届全国漫画展”。此作把当局丧权辱国的奴颜媚骨揭露得淋漓尽致,画面色彩非常厚重,造型有力,形式感相当强烈,画面效果极佳,一经发表,马上被美国《亚细亚》杂志转载。
    著名美术史家、书画家黄苗子,于1938年2月,在参观了广州举行的“廖冰兄抗战连环漫画展”后评论道:“冰兄是一个充满着热情而感觉敏锐的青年漫画家,他有火一样的热狂,伟大的心脏。作品趋向艺术趣味的探讨,画面带有装饰风格……这次展出的200多张作品,竟然找不出一张命意雷同的。”
    广东省文史馆馆员、著名的装饰画家和漫画家黄伟强先生评价说:“冰兄的漫画,一开始就以画面精简见称,与主题无关的景物一切从略……又把人物的动作画得特别夸张,十分生猛,所以观众一看就被吸引住。他的人物造型与众不同,以最简单的线条勾勒整体,以图案化的手法表现姿态,还特别夸大头部的比例,着意刻画眉眼口鼻的表情……构成他笔下独特的人物造型,栩栩如生,跃然纸上。他在色彩运用方面,很注意表现气氛和感情,他喜用锗红与蓝黑为主调,大块平涂,显得十分沉着、凝重。有时,冰兄也在作品中局部采用墨西哥装饰画家哥佛罗皮斯的着色手法,以彩色短斜排线重叠交织,来显示明暗对比,增强层次效果。”
    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说:“他那充满磅礴、浪漫情感的想像力,大胆地说,当今画家没有第二人。从他早年在重庆时期画的那些带色彩的、富于凄沧诗意的,描写知识分子的漫画中可以见到,多么深刻而灿烂!”
廖冰兄先生在谈到自己的作品绘画风格以及其所受的影响时说,他写画,大都是从民间最普通的美术品中吸取营养的。上世纪20年代流行的月份牌上的图画和民间木版年画、门神,甚至拜祭用品上面的图案都是他临摹的范本,教堂派发的印有圣经故事插图的小卡片,就是他最早接触到的西方美术。到了30年代后期,中国装饰艺术大师张光宇先生的绘画风格对他有莫大影响。同时,他也喜欢高更的作品,更为喜欢的还有凡高。正因为如此,他的作品经常爱用对比色以及使用很强烈、厚重的色彩。
    廖冰兄先生曾笑称自己的作品可喻为“离题万丈,但入木三分”。有美术评论家说:“纵观古今中外的漫画作品,绝大部分的作者一生中只采用一种绘画手法,但廖冰兄先生的作品,却每一个创作阶段都在变化之中,手法多样,画面效果好,形式感十分强烈。”
    著名的美术评论家迟轲先生说道:“廖冰兄先生可以根据不同的内容运用多种不同的技巧,《禁鸣》像是精密的油画,《自嘲》像是中国的写意画,《杞人忧春》像是幼稚的儿童画,《擦呀、洗呀》好像是立体派的版画……”在廖冰兄先生的晚年,他得到了几项极高的荣誉:1983年,其漫画作品《自嘲》获得“广东省首届鲁迅文艺奖”和“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2003年获得中国美术界最高奖项“金彩奖”终身成就奖;2004年获得中国文化部颁发的“2004年度造型艺术成就奖”;2007年2月5日,有“动漫奥斯卡”、“中国动漫第一奖”之誉的“金龙奖”,将分量很重的“全球华语动漫终身成就奖”授予了廖冰兄先生,这是一批与廖老素未谋面的年轻动漫人对先生万分的尊敬和绝对的肯定。
  评论家李伟铭先生在一篇题为《不朽的冰兄》的文章中说:“我想强调的是,在当代中国漫画界,廖冰兄可能是唯一一位能够使漫画赢得体面的艺术家。”
    1947年——1950年,廖冰兄先生携家人居住在香港,这个时期是他的漫画创作的其中一个高峰时期,他每天创作两三幅漫画作品,大多是多格连环漫画。在这个时期的创作中,他以适合香港市民口味的手法把本地的社会现象一一描绘,把时事和政治漫画演绎成众所周知的民间传说、鬼神故事、古典戏剧等等,以俗谚方言写画中对白,又常以粤讴、龙舟、快板、打油诗等作解说文词,其所写词语联想奇妙,异常的生动感人。于香港的3年多时间里,他还根据每天的时事新闻,为香港市民创作了不下3000幅连环漫画,深受香港市民的欢迎。
    正如廖冰兄先生自己所说:我写画,总要先考虑到是给什么人看的。我要给当时当地最广大的那一个阶层的人看,让他们看得懂,这是我的愿望。所以我要尽量采用通俗的,读者喜闻乐见的形式。这里面,穿插其中的打油诗,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画中所附的对白是漫画创作中重要的因素,其作用不亚于作品中的绘画表现手法。优秀的文字辅助,往往能使漫画更具鼓动作用,令作品有更强的表现能力。
    廖冰兄先生的打油诗恰到好处,令人拍案叫绝,为诸多行家赞赏。我国著名的杂文大家、卓越的诗人绀弩老人曾经说过,廖冰兄是个大诗人。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也曾提到:冰兄的竹枝词、粤讴,几乎是随口成章,句句见好,充满了机智和生活的欢快, 是“未曾发掘自我的伟大诗人”。
    廖冰兄先生在其创作的香港时事漫画中,通常都附有内容相应的打油诗。其中《垃圾天堂图咏·守法之家》的配诗就相当精彩:“新颁法令一般般,十个聚埋要报官,若果汝家人九口,千祈咪俾客登门。”对当局颁布的不合理法令讥讽得淋漓尽致。
    他在晚年创作的谐趣生肖漫画中,也常把打油词提在画作中,其在漫画12生肖之龙中题到:“鹿角牛头鸡爪,更添鱼尾蛇身,休笑东拼西凑,竟然叱咤风云”。把龙的形象和民间传说生动地融合在一起。
为生肖蛇他又题到:“蛇类必狠毒,佛家必慈悲,看罢白蛇传,请君判是非”。
  友人送廖冰兄先生民间手工制作的小玩意布老虎和小泥人,先生把它们画出并题:“布虎每只8角,泥官每个1元,看似威风神气,其实并不值钱。”令人读后会意一笑。
  “有书无法”的书法家
    行家认为作为漫画家,廖冰兄先生的书法别具一格,许多老朋友都认为更愿意收藏他的字幅。曾几何时,他因搬了家在门前留下通知,就是这张随手写下的便条,也被喜爱者揭走了。但面对诸多朋友和同行的纷纷求赐,他只是笑笑:“我是有书无法。”省外曾经有出版社函称廖冰兄老师为书法大师,并要求其赐稿刊登于《中国书法大家》上,廖冰兄老师答复说自己并非书法大家,并向该出版社推荐了一位名符其实的书法家。到后期,他终于也经常为上门求“墨宝”的人们写字了,却是为实现他“骗富济贫”的愿望而写。
    事实上,廖冰兄先生的字并不是像他自谦而说的那样“有书无法”。他曾用很长的一段时间潜心练习书法,喜爱读字帖,练草书,经常与住在隔壁的书画大家黄笃维老师一起研究各种字体的写法。他的书法立意非常高,字体浑厚有力,富有质感,恰到好处地与书写的内容相结合,该厚重的沉实厚重,该活泼的活泼幽默,该挥洒时挥洒且富有情趣,正如他自己说的:是为赠与者以及书写的内容“度身订造”而作,跟他作为漫画大师的智慧和幽默配合得天衣无缝,另有一番特别的情趣,得到很多行家的赞赏。
    原广东省中山图书馆的副馆长王贵忱老先生由于长期从事古籍、古文化和古钱币的研究并收集钱币,廖冰兄先生为其戏题“有钱人家”,非常谐趣且十分贴切。
    廖冰兄先生对自己作品的评价是:我的画,俗而不雅;我的诗,只能算是顺口溜;我的字,无根基法度,可谓三劣(一般人常以诗、书、画三绝比喻三者皆精,先生则幽默地以“三劣”谐音“三绝”。作者注)。若要打分,每样最多得30分,可是三者加起来便得90分了,能不自我感觉良好耶?大师的豁达、睿智、敏锐,由此言可见一斑。真水无香、大象无形廖冰兄先生自喻“凡夫俗子”。
    他强调的是自己的平凡和通俗:“什么叫做‘雅’?饱食终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画梅兰竹?吟风弄月,抚琴低唱吗?”而凡夫俗子者,凡人也。既忧柴又忧米,吃饭睡觉,拉屎放屁,喜怒哀乐形于色,不作“高雅”状,只随自己的性情做事,是人世间极平凡的一员。
    廖冰兄先生忧的又岂只是柴和米。他说自己来自贫困的最低层,6岁的他就与妹妹成了孤儿。此后,他的少年时期一直都与贫困、饥饿、疾病、国家危难等等纠缠在一起,他从小就把忧国忧民视为自己的天职。
  先生的大女儿陵依对音乐痴迷,除音乐外凡事不理,一派天真。老师曾经非常贴切地形容大女儿脑子里的筛子眼跟苹果一样大,所以什么事都漏出去了,坦然轻松。而他自己脑子里的筛子眼则比芝麻还小,故什么事都压在心上,一辈子忧民生忧柴米,注定受苦。
    1998年全国大面积水灾,廖冰兄先生忧心不已,报纸上一篇关于失学儿童的报道,更令他牵肠挂肚。捐钱,倡导义卖,他不顾自己85岁的高龄,事事亲力亲为,一心一意,他从不认为这不是自己的事。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些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不屑一顾,但他说廖冰兄管的就是凡人凡事、俗事俗务。他吃的是最普通的饭和菜,他关心的是普通的“人”和烦琐的事。说到“宁静致远”,他经常说:我不能宁静,宁静了谁去管残童?谁来过问没有书念的儿童?我又怎么能“宁静”?
他认为仁慈之心,立身之本,这是成为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最起码的条件。
    他淡泊名利,生活朴素无华,不但对自己的生活条件没有过多的考虑,他说自己吃什么都无所谓:“反正是‘牛嚼牡丹’,吃了也不知其味。”他甚至不在乎个人名利和名誉的高低。1995年,广州艺术博物院开始立案筹建,为了建立廖冰兄艺术馆一事征求他的个人意愿,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炫耀和研究的”,更无必要花国家的钱“造庙”,也就是说不必要为自己建立个人艺术馆,后来经过解释,他最终接受了这个建议,因为他终于搞清楚了博物院是一座“公厕”而不是“私厕”,他不坐这个位置也会有另外一个人来坐的。若是为他个人建纪念馆花费国家的几千万,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
不知是先生“凡夫”的观点流传广泛,又或者他身边的好友追随其观点者众,多年来友人相赠的闲章“凡夫俗子”已有好几枚,虽手法各异,但廖老一样地喜爱。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似乎夸奖了别人,便令自己平庸,更容易一不小心露了自己的浅薄,大失颜面。于是乎,以大师自恃,高高在上,故作神秘,或自忖为清高,不屑以俗人为伍。自然,那一顶闪闪发光的“桂冠”,将一切“平凡”都拒之千里之外。
    廖冰兄先生刚好相反。他被尊为大师,但他绝无大师的架子。在他家门口,没有人会拦着你左盘右问,来应门的往往就是他本人。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在他眼里没有尊卑之分,也没有生熟人之分。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经常被他待以老朋友般的坦诚。推举后辈,培养年轻人,鼓励新一代,是他最乐意做的事情。他也许会以“没有时间”为由推掉官方的邀请,但为少儿的美术作品评奖,参加“六、一”儿童节的活动,他一定到场。在孩子们的画面前,他极为夸奖孩子们超乎成人的想象力以及孩子们的大胆和不拘一格。他常说:“我可不敢如此画画。”
  诚实和坦率可能使他易受攻击,又也许是这种个性令他在屡次运动里遭受伤害,但这一切都无损他光明磊落的性格,因为他不是别人,他是廖冰兄。
    记得我曾经不解地问方唐:也许先生的过人的敏锐和迅速的反应乃天生而不易为其他人所效仿,但真的就没有人能将先生的思想作风,他的漫画风格,他的独具慧眼一针见血学到手么?这位在广东唯一被廖冰兄先生认为“可算是有智者风度的漫画家”、“不是我的学生,但只有他的漫画作风非常像我”的方唐先生,十分感慨地说:“并不是没有人能看得出社会的症结所在,实在是老师的胆色、他的无所畏惧、他的无私,不是常人所能仿效。”
主要是胆量!而老师则因其无私所以无惧!
    不是人间大智大仁大勇者,不会这样走!
    不是道德至高人品至善者,不会这样选择!
    国家至上,人民至上,正义至上。将个人的一切置身度外,何等人格!
    在91载人生中受过无数次沉重打击的廖冰兄先生,“衣带渐宽终不悔”,始终认为肩上担负的是自己一生的使命,他永远学不会故作的矜持和清高。他不是不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他比别人有着更充分的理由,他自40岁以来便患有严重的双耳失聪,但是,他的名字叫做廖冰兄。
    不管我们有多么的不舍,大师终于在2006年9月22日永远地离开了我们。2006年9月28日下午,不发通知、不特别邀请任何人士的廖冰兄先生的追思会在广州市少年宫的一片绿茵中召开。数百名自行来参加追思会的美术界名人、先生的亲朋好友、与先生素未谋面的市民等全都因怀念先生的智者风范与高风亮节而来。
  绿茵上,一位年轻人往“廖冰兄人文专项基金管理委员会”的捐款箱内投入善款,同时轻轻吐出分量很重的一句话:“我们与冰兄同行!”
    著名设计师黑马在他的博客上写到:“您所牵挂的一切未竟事业都将有无数人接力继续下去。”
  老师,请您放心走好!

梁小贞:广州艺术博物院教育推广部
三级美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