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高剑父的书法艺术  

发布时间:11-11-12

    这次展览的内容主要是高剑父先生的画稿。我也很喜欢高剑父先生的画,但过去的研究没怎么涉及。对高剑父先生的画研究的人很多,但对他的书法关注的人似乎不太多。事实上,很多近现代画家的书风都很特别,值得研究,包括高剑父先生。书家有书家的书风,而画家的书法却有自己的一套,而且比书家的书法变化更多。现在我就根据画册上可以见到的高剑父先生的书迹,做一个初步的观察和介绍,将来或许有研究高剑父先生的专家可以在这方面根据文献再加以补充。
  大家看高剑父先生的相貌,感觉他个性很刚强,很沉郁,胸襟里有点不平之气。大家都知道,书画里通常都说“画如其人”、“书如其人”,我们看高剑父先生的人就可以猜到他的字迹是怎样的。我的老师胖胖的,他的字笔画瘦,但字形仍是肥的。大家可以看到,有些人是瘦的,可是喜欢写肥字,这等于是一种补偿。但无论如何,都是跟性格趋向有点关系的。
  现在看到的是一些临摹画里的字,并没有什么特色,究竟是描红还是对临?现在先不去管它。这是1899年写的(图1),可以看出书风是属于晚清馆阁体一类,字体是接近欧阳询那一路。当然他不可能写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或许是写黄自元临的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总之,看上去是很规整的欧书风格。
  到了1902年,我们发现字形依然是长方形,但已经没有刚才那些那么规整了。例如这幅画上的题款(图2),说画是“摹青藤老人”的,而实际上有点像海派,但不是很像任伯年,我觉得是接近任熊、任薰那一路的。字是属于“丑”的。从“丑”的角度来讲,还有比这件更“丑”的。
  这里有1907年和1908年的两件册页。就字来说,大大小小,疏疏密密,字形变得不像刚才看到的接近欧书的那件那么规整,也不像刚才那件接近任熊、任薰那一路的,而是变得更活泼、自由,变化更大一些。1908年的这一件有两段题款(图3),左边一段是1908年题的,右边一段是1938年补题的,相隔三十年。1908年的题字和1907年的近似,依然是比较方折一点的;而1938年的那段,则是接近怀素狂草那一类的字。
  有一段论画的文字(图4),我问过高励节先生,他说可能是1905年左右写的,当然将来还需要有更严谨的考证。前几天我看到陈继春先生的一篇文章,提到过高剑父先生在书法上学过郑板桥,这一件的字迹很清晰,很明显地有郑板桥的影子。
  我们都知道在晚清碑学是很兴盛的,特别是我们广东康有为先生对碑学的推广,从阮元一直到他。包世臣写了《艺舟双楫》,后来康有为就推而广之写了《广艺舟双楫》,把碑学推得很高。而事实上,在同一时期里草书、帖学也在酝酿,特别是章太炎先生推崇、研究章草,导致了晚清到民初一段时间里出现章草热,草书的书写也因此而开展。康有为先生除了写魏碑《石门铭》那一类用笔较圆的书法之外,也写行草书。这样也影响到了后来的一些画家和书法家。这里是一件于右任先生的《大同篇》草书以及另一件作品。大家都知道于右任早期是写北碑的,另外他对怀素的小草《千字文》也非常欣赏,大家都见过他写的怀素小草《千字文》的跋,虽然小草《千字文》我老师说是假的。大家看高剑父先生这张1913年的画上的题款(图5)。他从早期学欧体的那种字,或者是很古怪不知道属于哪种体的字,再到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郑板桥书风,一直到1913年的字,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他的字慢慢接近后期的书风。他是学过康有为,还是受康有为影响在《石门铭》中寻找一条出路?还是在当时草书风气影响下学了关中本怀素大草《千字文》呢?我们可以看到,1913年之后高剑父先生的书风是由怀素的草书书风发展下来的。这里是《群玉堂帖》中的怀素大草《千字文》,我想高剑父先生是没有机会见到《群玉堂帖》的,但关中本大草《千字文》是很容易找得到的,当然这个宋代拓本也很珍贵、很难得,而关中本成化年间翻刻的就很容易买得到,民国期间石印了好几次。这是另外一张高剑父先生画里有怀素书风的题款(图6)。我强调的高剑父先生的书法不是这些,而是在他对怀素的学习和在怀素狂放书风的基础上进一步的发展。这里有一件1950年高剑父先生逝世前一年临写的《苦笋帖》(图7)。高剑父先生晚年有机会看到怀素《苦笋帖》,很感兴趣,就对着《苦笋帖》临。他在临的过程中没有把“怀素上”三个字也照临下来,而且“来”字也有点变形,但其他“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径来”则完全是根据原作的写法来临的。不要忘记那时已经是1950年,是在他逝世前,他见到《苦笋帖》还是这样细心地去临写,说明他在感情上对怀素的专注。
  在高剑父先生的作品里,虽然有人说是篆、隶、真、行、草齐全了,可是似乎很难找到他的篆书,希望将来有机会发现。在我所能见到的画册里我只是找到了三件隶书的题跋,其中之一是“我所欲”三字(图8),没有落款和盖章,究竟是不是他题的呢?他只是在画上题了“剑父”的款。大家知道,就当时广东的隶书书风来讲,林直勉先生喜欢的是《乙瑛碑》和《礼器碑》,胡汉民先生喜欢的是《曹全碑》。对比字形,与“我所欲”这三个字书风相近的应该是《张迁碑》。这个“我”字较为近似,而“所”字就有一点改变,“欲”字在《张迁碑》里找不到,我就找了“俗”字和“懿”字,用相关的偏旁对照一下。
  另一件“外朴内华”四字就很明确(图9),有高剑父先生的钤印“高仑之玺”。这的确是一种朴素、古厚、方拙的隶书风貌,属于《张迁碑》一路的风格。这张画是民国十八年即1929年作的。
  高剑父先生的字是很难辨认的。昨晚我和一位老先生见面聊天,他说,有人说高剑父先生的草书是乱写的,他就纠正说:“不是的,剑父的字都是有根有据的。”我看到正在展出的《喜马拉雅山诗》这首诗的诗稿,我估计高剑父先生曾抄过《草字汇》一类的字典,然后就在里面找出许多字的不同写法,如“雪”字怎么写,“月”字怎么写,诸如此类,然后自己组合,就像我们不会作诗就慢慢拼一样。可能高剑父先生会很慎重地考虑这些字形,选一些好的字形来组织。请大家注意一件作品的题款(图10),这几个字都是挺难认的:“春睡楹联百种集二,剑父灯下”。“春睡”大家都知道是“春睡画院”,“楹联”就是对联,“百种”我想应该是他集了一百副对联,而不是说他写了一百种不同书体的对联。这里有两副五言对联,这些字怎么认呢?我没看释文也认不准。后面一副是“野鸭乘波戏,山禽当暮归”。前面一副是“州横秋岛静,山带暝烟寒”,我估计是这样,不知是否准确,或许有专家和同行可以为我更正一下,因为开头两个字很难认,有三个字我都是估计的。现在大家看到这里有我选出来的六副对联。首先是“酒寻名士饮,礼爱野人真”(图11),这个“礼”字很难认,究竟是“体”字还是“礼”字,是“礼爱野人真”还是“体爱野人真”?从草法来看应该是身体的“体”字,但从文意来说应该是“礼”字,是高剑父先生写错了还是我认错了?这个要再查一查。其次是“林收宿雾初通日,山挟回风尽入城”(图12),他不是一个个字来写,而是整个一连串写下去的。我要请教高励节先生和黎明先生,他用的笔究竟有多大?是不是不洗笔,变成秃笔了?我怀疑高剑父先生的笔可能没洗干净,只有笔尖的毛在写。当然大家都知道写字是“善书者不择笔”,什么拿过来都可以写。可能高剑父先生对他的工具很爱惜,很旧的笔都没有“退笔如山”,有时烂笔照写也没问题,很环保。(高励节补充:他用的是鸡毫笔,蘸了墨之后像一把菜。他不洗笔,用完让它干。干到一定程度,就把笔毫扎起来,扎到笔锋像现在的圆珠笔,所以任何一边锋都可以用。)
  这里补充一点。大家都知道广东书家里有一个很了不起的,就是明代的陈白沙先生,他用“茅龙”,是用茅草造笔。此外清代宋湘用蔗渣写字。当然古人有“束帛书”之类的,或者用扫把也一样可以写。很多年前我看过报道,有个日本书法家在整个操场上写一个字,用什么来写呢?当然是大拖把了。为什么高剑父先生的字这么苍莽?刚才高励节先生将高剑父先生用的笔讲得很清楚了。当然,鸡毫笔不用想了,谁用?康南海先生。但我老师告诉我,有时候康南海是会骗人的,他在别人面前用鸡毫笔,在家里用羊毫笔。我们可以看到,高剑父先生虽然用秃笔,但像“林收宿雾初通日,山挟回风尽入城”这件作品一样还是可以用到笔锋的。写字最重要的是敛毫入锋,会运笔的话就能提按,自然就可以做到。
  高剑父先生有几个字也是很丑的。“世间惟有读书好,天下无如吃饭难”(图13),“难”字是不是很难认?“惟”字是不是很难认?“上马杀贼,提笔赋诗”(图14),“马”字的上部是不是很丑?不过有时候无所谓。作品的豪气很强烈。有人说是霸悍之气,其实应该是鹰隼之气。
  再看两副对联。“慷慨谈世事,卓荦观群书”(图15),很精彩,我觉得比于右任先生的还要好。“山鸟飞来自飞去,春风吹落复吹开”(图16),“开”字有点破体,和一般的草书写法有所不同,用笔干湿浓淡,飞白飞舞,变化很强。写字不可以一个个字来排,“字如算子”是很不好的,应该气脉贯通,就像跳舞唱歌一样,像公孙大娘舞剑器一样,变化是很丰富的。
  我没见过他的楷书。这里有一件春睡画院里的草书横匾“听秋阁”,是高剑父先生自己的书斋名,1941年作。
  另外再来看一组。我刚才和高美庆教授说,高剑父先生的书法体现出一种块磊不平之气,从这组陆游诗句就可看出:“数篇零落从军征,一片凄凉报国心。陆剑南句。集宋人诗,可以追迹贤者,得八首,敬录其一,为炎荔我兄政。剑父。”(图17)另外两件同样还是陆游诗句:“国仇未报壮士老,匣中宝剑夜有声。剑南翁句。春睡画院灯下,剑父。”“谈笑静湖尘。录剑南翁句。国权老弟正。剑父。”刚才幸亏黎明先生纠正了我,不然我还以为是马国权先生。大家看到乱成这样,但没问题,又湿又干,又粗又细,又清楚又不清楚,又虚又实,立体的,但完全不用戴立体眼镜。
  最后对照一下其他岭南画派画家的字。高奇峰先生早期的字很斯文,后期豪放了很多。赵少昂先生的字,是不是有点像奇峰先生的字?我只能说有点像,不敢说很像。另外杨善深先生的字,是不是学到了高剑父先生的字,苍苍莽莽,更接近一点呢?
  好了,感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