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 〉学术成果

廖冰兄与黎雄才的一段画缘

发布时间:11-11-12

        我父亲廖冰兄有一次去探望黎雄才先生时,曾给黎老先生讲过一件事:“黎老,有人问我:‘你认不认识黎雄才?’我答:‘当然认识啦,我与黎老是老朋友,怎么会不认识。’问者想当然:‘那你就一定有他的画了。’我说:‘没有啊。’问者觉得不可思议:‘你们是老朋友,怎么会没有他的画?’”
        黎老以为冰兄讲的有弦外之音,马上慨然应允:“好,我给你画一张吧。”
        冰兄却说:“嘿,你黎老是大人物,善画松树,四海闻名,你给我画一条松毛就足够了。”
        憨直的黎老乐呵呵地答道:“画松毛?行,我给你画一万条都行。”
        冰兄也笑了:“黎老,你的画虽然已达极高境界,但我以为还是‘嫰’了些,你再画上二三十年,等你画到更加老辣的时候才给我画吧。”
        乍听起来,人家以为冰兄是对黎老不恭。其实,冰兄此话包含了两重意思:其一,冰兄不愿劳烦老先生为他作画;其二,冰兄把年逾八旬的黎老视作后生,是在赞颂黎老的艺术生命洋溢着青春朝气,还大有发展哩。
        1994年,黎老把此画《松》赠送冰兄,并题上:“冰兄老弟索余作画已多年,戏说:‘松还未老’。今余年已八十有七,松未老而人已老矣。因检得此帧赠之留念。甲戌之春,雄才画并志之。”

廖陵儿:廖冰兄二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