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内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活动 〉院内资讯

【展览】超神尽变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赖少其八十后作品展

发布时间:18-08-24

       由广州艺术博物院主办的“超神尽变——广州艺术博物院藏赖少其八十后作品展”于2018年8月4日起在广州艺术博物院一楼赖少其艺术馆展出。这是赖少其先生暮年的艺术成就展示,也是他以顽强毅力与病魔斗争的战利品。

真情倾泻  对艺术一往情深

       1995年,赖少其八十岁,正值其中国画创作的亢奋期,却不幸罹患了帕金森症。1998年后,病情日益加重,基本失去了行动能力。这时他所用的绘画工具和材料只能由家人准备好,他就斜倚于病榻上,用一只还没有完全病痹的手在一块小画板上作画。但即使是在这种艰难的状态下,他依然以非凡的意志迸发出惊人的创造力。1995年至2000年赖少其的作品往往被美术界称为“八十后作品”。

       从1996年到1997年,赖少其的作品比以往更为抽象,变形更加强烈,但尚保留了具象的痕迹。1998年后,作品时而墨彩混沌一片,时而奇拙的墨线与色彩交织,深沉凝重,单纯浓烈。有时他也描绘身边的事物和景象,如亲友探病时送来的鲜花,病房窗外的高楼大厦,还有医院庭院中的一片小竹林。这些普通的事物和景象,都不过是他借以表达内心世界的媒介,但在画面中,却体现着神秘、深邃的意境,涤荡着观者胸中的尘俗,引领他们走向一个澄明的世界。赖少其艺术风格的这种变化,一方面是由于身体状况的制约,另一方面也是他主动的艺术追求。在这一阶段,他将木刻版画、书法碑学、传统的干笔渴墨山水画、色彩绚烂的西方印象主义油画等中西艺术熔为一炉,超越了画种的界限,与1986年至1994年“丙寅变法”期间的艺术思想一以贯之。他在“丙寅变法”时就提出“虚者艺术也”的观点——写实不过是基础,是手段,“写虚”才是艺术创作的目的。他的艺术变革正契合古人对画学的精辟概括:“惟先矩度森严,而后超神尽变。有法之极归于无法。”

超越生命  用心灵作画      

       赖少其是20世纪的中国画家里既顾恋传统又向往现代的一位重要画家,这使得他具有特殊的美术史意义。如果说他“丙寅变法”以前的作品还主要是深入学习研究中国画传统的话,他在此之后的中国画创作已具有了鲜明独异的个性风格。他80岁以后的作品近乎奇迹,成为最“赖少其式”的作品。这批作品数量不多,尺幅不大,主题性也不算强,呈现一种松散的开放结构,平面性的构成消解了三度空间的物象真实感,使他的水墨语言含着某种超验性,能不依赖其他物象而独立表达其思维特征与人格特征,从而提升了笔墨自身的境界高度。特别是在那不经意的涂抹皴擦中,在点、线、面构成的抽象图式中,那种旋转涌动之势令人感觉到图像背后潜隐着灵魂的呻吟。他笔下的山川草木已不再是具体的山川草木,而成为其意念的表象,是大自然真山真水在其心中混化冶炼之后,升华出来的真山真水的灵魂,是对客观世界原始形貌的高层次超越。因为他病中的精神状态是理智的,画面的构成丝毫不以精神的冲动而混乱,线条的挥运如棉厚的太极,从容有序;墨彩的渲染如孙子用兵,静而有度;印章与题款如奕棋布子,极具匠心,全在“活眼”上。这足以奠定他在中国画坛的地位。

后  记
       中国文化历来讲究返璞归真,赖少其到了耄耋之年才真正开始了他自己艺术生命的返还之路。他所欲返还的是一个古老画种的灵魂自赎与精神解放。他试图通过笔墨的非传统笔墨化进而展示一种更新美更现代的笔墨。这一抹亮丽不只属于赖少其自己,而是属于中国画艺术。

分享到微信

[ 返回列表 ]

上一篇:【展览】惊雷破瓮——廖冰兄晚年漫画作品展
下一篇:【展览】借鉴古洋寻我法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杨之光画稿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