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内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活动 〉院内资讯

【新快报】艺术是创作者对自身精神世界的完善和传达

发布时间:2017-12-26 14:24:32

时间:2017-12-3     来源:新快报  记者:梁志钦

钟瑞军《雄风万里

钟瑞军《夜班潇潇听雨声

钟瑞军《风萧萧雨潇潇》

钟瑞军《秋艳》

钟瑞军 广州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西泠印社社友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擅书法、绘画、篆刻。师承周国城、张立辰先生。

钟瑞军《喜兆

    钟瑞军艺术作品展日前在广州艺博院开幕,他直言:

    知道钟瑞军的人,也许都了解,他甚少办个展,长期以来,他总以夯实传统中国画基础为目标,力求诗书画印面面涉猎。而日前,他终于要拿出多年来的探索成果与观众见面。这个由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办、广州青年美术家协会承办的“在路上——钟瑞军艺术作品展”于12月1日在广州艺术博物馆展出。钟瑞军说:“我一直是在路上的求学者,我始终相信,只有道路正确才能走得更远。”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力求每一笔创作都体现出形体、质感和动感”

    出生于广东河源紫金的钟瑞军,从小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浓厚兴趣,并打下了深厚的书法基础。“受家人影响,最早研习书法,初中后从《芥子园画谱》开始,从兰花学起。”此后,兰花几乎串联起了他的中国画探索。暨南大学文学院毕业后,深厚的文学修养使得他与大多纯美术学院毕业的艺术家有着较大不同。

    “中国画有着深厚的文化基础和内涵,不仅是技法上的表现,也是民族文化精神的体现。潘天寿先生说,中国画是“文中之文”;陆俨少先生也曾说,四分读书,三分写字,三分画画。读书是为了明理,写字画画是为了求法,理不明便不可能得法,正谓是理不明法不得。”钟瑞军深谙文学修养对中国画创作的意义。

    2004年,钟瑞军因缘际会结识了著名花鸟画家、广州市美协主席周国城并拜师门下。其后,在周国城的推荐下,2014年初,钟瑞军参加了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张立辰中国大写意高级研习班。如果说,前十年跟周国城先生得到了师徒相授的滋养,那么,后面在北京进修的三年,则让他对大写意有了系统的学院式教学的理解。

    “张立辰先生对我最大的启发在于他提出的笔墨结构理论。”钟瑞军回忆起学习的点滴,第一节课张立辰便让学生从兰竹画起,他对水墨传统的重视让钟瑞军很受启发。张立辰早年师从潘天寿先生,是杰出的大写意花鸟艺术家。

    “张立辰老师对写意画有独特的理解,他主张书法入画,把创作的物体根据笔墨结构分解出来,强调笔尖起落的细节,力求每一笔创作都体现出形体、质感和动感,到达气韵生动的艺术效果。”钟瑞军说,通过张立辰老师,他对潘天寿也有了新的认识,“潘天寿先生特别注重入学教育,新生第一节课基本上都是由他亲自讲授。对中国画的认识怎么样,影响深远,甚至一生。”

    “吴昌硕真正做到了将碑学书法的用笔转化为绘画语言”

    看钟瑞军笔墨下的兰花,有种清澈晶莹的质朴之感扑面而来。笔墨下的几根草叶,衬托着三五朵兰花,朴素地挺立在空旷之中,远离喧嚣,安静的深处,蕴藏着奔涌咆哮、汪洋恣肆的力量。那简约闲适背后,正隐含着率性与放达。这就是写意和笔墨的力量和魅力。

    从审美角度来看,中国画的状物,追求“似”,而求“逼真”,强调雅气、趣味、格调,并使之成为中国写意画的核心。在钟瑞军看来:“没有笔墨上的深度,就不可能进入写意的意境。笔墨语言的气息正统,才可能真正达到画意上的境界。”

    有关“书法与中国画关系”的话题,钟瑞军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他看来,关于书法入画问题,徐渭书法“丑”而奔放,八大书法,“简、拙、奇、冷逸”,八大用墨,轻润而松,笔松但所塑造的花鸟形象却有紧结之意。吴昌硕,一生石鼓,与古为徒,真正做到了将碑学书法的用笔转化为绘画语言,把《石鼓》的圆、厚、重、拙特征变成了画面风格,打通了诗书画印的关联。也许,吴昌硕说“贵能深造求其通”,正是这个意思。

    “齐白石绘画行笔很慢,主要用楷书方法画大写意,这与徐渭以草书入画、八大用行书入画、吴昌硕以草篆入画、潘天寿以隶法入画均有所不同。”钟瑞军说。

    “我一直是在路上的求学者”

    知道钟瑞军的人,可能都了解,他甚少办个展,长期以来,他总以夯实传统中国画基础为目标,力求诗书画印面面涉猎。而日前,他终于要拿出多年来的探索成果与观众见面。这个由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办,广州青年美术家协会承办的“在路上——钟瑞军艺术作品展”于12月1日在广州艺术博物院展出,展出他约80件绘画、书法及篆刻作品。

    “这次画展的主题是我对艺术和生命状态的阶段性总结,一方面希望能得到更多前辈专家的指点,同时也是告诉大家,我一直是在路上的求学者,我始终相信,只有道路正确才能走得更远。”钟瑞军说,自己对创作之路的选择,一方面来自于对传统文化的自信,另一方面更是来自于老师们的言传身教,同时也是自己在艺术实践中逐渐形成的坚定信念。

    简介

    钟瑞军

    广州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西泠印社社友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擅书法、绘画、篆刻。师承周国城、张立辰先生。

    对话

    “艺术的追求 是传递出对生活的体验”

    收藏周刊:您如何理解中国绘画的笔墨精神?

    钟瑞军:我认为中国画的基础有三,分别是哲学、书法和诗词,这与西方绘画立足于科学的造型方法和写实主义是截然不同的。东方艺术是含蓄的,区别于西方艺术追求的强烈视觉冲击,这是中西方的历史进程和思想发展造就的文化审美差异。提到写意创作,齐白石的很多作品都是在画日常微小的事物,但是这些鱼虫花鸟经过他的艺术创作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呈现出广阔的精神空间。“心中美也,托诸形物”,虽然时代变革带来了全新的丰富事物,但是艺术的追求仍是传递出对于生活、对于外物美的体验。

    收藏周刊:大写意花鸟在当下该如何突破?

    钟瑞军:我认为大写意花鸟画是所有中国画题材里面最难突破的,今天画家可以通过航拍等现代科学手段获得对名山大川新的视觉体验,从而在山水画创作里去呈现不一样的图式,但是花鸟画只能靠线条穿插。工笔花鸟方面,宋代已经做到了极致。而大写意花鸟方面,前辈诸位大家创造出不少高峰,难以逾越。作为一个生活在当代的艺术家,我认为,艺术是创作者对自身精神世界的完善和传达,中国艺术家的根就深扎在脚下这片土地。花鸟大写意要达到突破,必须往传统文化的源头去追溯,借助传统去提高艺术表现力,同时也应该广泛地从当下的时代、当下的生活汲取新的表现手法,重新造境,从而体现出一种厚积薄发的民族文化自信。

分享到微信

[ 返回列表 ]

上一篇:【南方日报】“最好的作品要献给国家”岭南画派大师刘济荣家属向广州艺博院捐赠689件遗作
下一篇:【南方日报】探求当代大写意花鸟画新意:“在路上——钟瑞军艺术作品展”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