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内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活动 〉院内资讯

【南方日报】探求当代大写意花鸟画新意:“在路上——钟瑞军艺术作品展”展出

发布时间:17-12-26

时间:2017-12-5  来源:南方日报  记者:李培

    由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办,广州青年美术家协会承办的“在路上——钟瑞军艺术作品展”于12月1日在广州艺术博物院展出,展出广州市美协副秘书长、广州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钟瑞军约80件绘画、书法及篆刻作品。展览至10日结束。
    《点破银花玉雪香》《五月榴华照眼明》《东园载酒西园醉》《此花开尽更无花》……多年来,身为广州市青年美术家群体中的代表,钟瑞军专注于大写意花鸟画创作,北上求学于中央美院教授张立辰门下,还在北京宋庄开设了艺术工作室。他的大写意花鸟画,是日常生活的意味撷取入画,反映了一名青年艺术家对花鸟画当代意境的求索。
    广求名师
    寻找艺术之道
    “这次画展的主题是我对艺术和生命状态的阶段性总结,一方面希望能得到更多前辈专家的指点,同时也是告诉大家,我一直是在路上的求学者,我始终相信,只有道路正确才能走得更远。”钟瑞军说,自己对创作之路的选择,一方面来自于对传统文化的自信,另一方面更是来自于老师们的言传身教,同时也是自己在艺术实践中逐渐形成的坚定信念。
    钟瑞军与许多科班美院出身的艺术家求学经历并不相同。他出生于广东河源紫金,从小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浓厚兴趣,并打下书法基础。多年后,他考入暨南大学文学院,文学修养或许是他与许多纯艺术学院毕业艺术家的不同之处。2004年,钟瑞军结识了花鸟画家周国城。“见到周国城老师的作品时,我就知道这是我一直以来寻找的艺术感觉”。从此之后,钟瑞军拜师周国城,并开始了规范化的艺术训练,并逐渐形成了诗书画印兼修的学习理念。
    在周国城的推荐下,2014年初钟瑞军到北京参加中央美术院教授张立辰举办的中国大写意高级研习班,三年的北京进修让他对大写意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张立辰早年师从潘天寿先生,是杰出的大写意花鸟艺术家。
    “张立辰老师对我最大的启发在于他提出的笔墨结构理论。”钟瑞军回忆起学习的点滴,第一节课张立辰便让学生从兰竹画起,他对水墨传统的重视让钟瑞军很受启发。钟瑞军说,跟随张立辰学习的三年,他深入领悟传统笔墨的精神,以笔墨“结构”一花一叶、一鸟一虫,既有“庖丁解牛”般的精准,又能让笔墨意味释放得淋漓尽致。
    书法入画
    诗书画印兼修
    《空谷佳人》中,钟瑞军落墨新颖,他没有表现兰花全貌,以颇具现代感的取景,截取兰叶之灵动。兰与石,一挺拔灵动,一气势充沛,钟瑞军利用线条分割,对兰花的内部结构进行穿插,夹以印章和落款的点缀,给人以新的视觉冲击。在钟瑞军看来,写意要避免程式化的创作,灵感是艺术家最好的礼物,将一股瞬时感悟的生命热情流露于纸上。

钟瑞军《空谷佳人

    《风萧萧雨潇潇》中,他以行草书入画,在笔力和浓淡之间巧妙地处理了芭蕉与竹子的风姿摇曳,气韵连贯,风雨萧瑟之感跃然而出。
按钟瑞军的理解,大写意常是以书法入画,强调意在形先。“除了画技,大写意考验的是一个艺术家的传统文化修养以及观察事物的心性。”钟瑞军认为,中国大写意画中呈现的哲学本质是对各种关系的对比与阐释,比如主与次、向与背、疏与密、黑与白等之间的关系。大写意绘画,应该让这些关系在画面中浑然一体地表现出来。
    与徐悲鸿调和中西艺术,探索中国画新的方向不同,潘天寿则提出中西绘画同为两座高峰,强调立足于民族本位艺术而“拉开差距”。张立辰承袭潘天寿一脉,强调对中国绘画优秀传统的传承,立足于这一本体去吸收西方绘画的技巧和观念。张立辰提出:“大写意之于画,就其成就次第而言,略为三。一者形为写,二者心为意,三者心意为大。”在创作上钟瑞军深受张立辰的影响,笔墨恣肆气韵生动,将书法中的节奏韵律运用到写意创作中,也不断探索自己的写意风格。
    而他的展览中,不仅展示大写意花鸟,还展出了书法与篆刻创作。“中国的艺术中,诗书画印是不可分割的,书法为绘画提供了笔墨结构方面的参考,印章篆刻则是以刀为笔的书法,也是以印为纸的绘画。”钟瑞军说,诗书画的全面修炼是他多年来艺术探索中秉承的观念,书法是他的笔墨基础,篆刻使他对空间结构更有体悟,而诗词则给他带来了一份文人情怀,而中国传统文化的根脉,才是他艺术生命的源泉。

分享到微信

[ 返回列表 ]

上一篇:【新快报】艺术是创作者对自身精神世界的完善和传达
下一篇:【信息时报】钟瑞军:保持中国画文化自信与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