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内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活动 〉院内资讯

【新快报】容庚捐赠书法藏品展 正好给当下书坛带来一股清风

发布时间:17-06-09

时间:2017-06-05 来源: 新快报(广州) 记者:梁志钦 版次:[B02版]

  日前,由广州艺术博物院、广州博物馆、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共同主办的“容庚捐赠书画特展(书法专题)”,在广州艺术博物院展出。本次展览延续了上一期“绘画专题”的策展理念,以容庚先生所著《颂斋书画小记》为线索,从他的一千多件(套)捐赠品中精选出三百多件(实物)书法精品,并结合其它相关的文物和手稿,全面地呈现这位鉴藏家艰辛搜寻、保护、研究文物之历程。广州艺术博物院院长陈伟安介绍:“通过藏品我们能体会到容庚先生严谨的治学态度,这一点是本次展览给予当下最大的启发。”

  据了解,广州艺术博物院至今所积累的上万件历代书画藏品之中,近十分之一为容庚先生所捐赠。容庚先生在1977年-1979年连续三年把自己手里收藏的重要作品都捐赠出来了,经统计,共1083件(套)。作为接受容庚先生书画藏品最多的机构,广州艺术博物院于2016年策划了“容庚捐赠书画特展”,旨在通过展览和出版梳理出容庚先生书画鉴藏的脉络。

  陈伟安介绍:“因为这些藏品太丰富、作品太精了,为了更好地展示,在策划上就分了绘画专题和书法专题。”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捐赠还是这次展出的作品中,大部分是古代学人的作品,而容庚先生自己的作品则极少。“为何捐赠的作品中,容庚先生自己的却鲜见?也许在他看来,那些学人的艺术造诣更高,所以捐赠的时候,就考虑希望能够给后世更多的启发。这也可以理解为容庚先生作为大学者的一种谦虚的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出一件容庚老先生自己的作品,并非他捐赠,而是来自另一位叫吴玉成的热心藏家。陈伟安称,考虑到可以更全面地了解容庚先生的书法趣味,所以最终决定展出一张他个人的作品。

  作为广州艺术博物院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书法类藏品展览,当中超六成展品为首次展出。其中则包括容庚先生捐赠的一部分青铜器铭文拓片、古碑拓片,这些珍贵拓片不单具有书法艺术价值,同时亦体现了古文字学家容庚先生治学与收藏相结合的一面。

  收藏周刊记者在现场看到,展览分为古代名家篇、岭南书画篇、时贤好友篇三大部分,并辅以容庚先生的详细年表、大量的文献、历史照片以求让观众从不同方面了解、认识容庚先生。

  容庚认为:

  “临本应求貌合神似,自书件则可吾行吾素

  欧初、王贵忱曾在一篇文章中如此评价容庚:“容庚在书学上的成就,并非如《颂斋鬻书约》所说,实则对传统书法艺术是博观约取,多所取益,真、草、隶、篆诸体书,无所不能,无所不精。只是行草书作品不可多得,隶分书件更为少见罢了。他不仅临过汉晋遗墨,对唐宋名帖和明代董其昌诸人的书法,也下过临池功夫。所临陆柬之写本《文赋》和米芾诸家帖,形神兼备,可称具体。他认为临本应求貌合神似,自书件则可吾行吾素。他的各种书体作品,都以结体严谨平正、笔力刚健朴厚见长,而以元气浑成制胜,给人以雍和安详的感觉。一直到晚年,笔法并无弱退迹象,保持一脉相承的自家书法风格。其书法视之若无所依傍,这是由于他在学习继承前人书法遗产,在求笔法而会古人之意,不在学其规模。”

  欧初与王贵忱的文章中还提到:“在学书问题上,他认为学篆书应先习小篆,进而可再临习古篆。这是因为秦统一后所创立的小篆,偏旁分明,笔顺有规则,先打好此难度较大的定型书体的基础,掌握其规律后,再习为他种古篆,就容易得心应手。至于行楷两体书,他主张各从所好选习碑帖名迹就好,远宗王羲之、近师董其昌亦无不可,要以腕力相近、旨趣相合为适宜。容庚论书,推重王右军。他曾锐意搜罗历代所刻《兰亭叙》帖达百数十种之多,三十年代中期选优影印过多种。此刊附印的临本兰亭,是他在一九三八年据 硬黄本 所临的手迹。此件笔法刚柔相济,气韵清健美秀,深入王书堂奥,足见对兰亭帖用力之勤。他称右军书秀逸高华,学写难得要领,元代赵子昂得之为多,体势美妙而意韵笔力不逮,学之者易入华媚柔弱之途。董其昌的行楷书,虽笔力微弱,仍不失为气韵清新、章法有致云。他颇喜董其昌书法在所藏历代名迹中,以董书为大观,从巨幅手卷、挂轴,到小幅、册页,以至残篇断简,可谓开不齐备。正是由于容庚文字学造诣深,通过对传统书法艺术发展趋势的探讨,他认为字体和书体的发展规律,都是趋向由繁至简的。”

  人物介绍

  容庚(1894—1983),原名肇庚,字希白,初号容斋,后改颂斋,广东东莞人。我国著名古文字学家、文物鉴藏家。曾先后任教于燕京大学、北京大学、岭南大学、中山大学。曾为故宫博物院古物研究所古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等。

  容庚先生的文物收藏以青铜器和书画为大宗。1956年,他为支持博物馆建设首次向国家捐赠文物。到了晚年,他更将毕生珍藏之中国画、书法(包括碑帖)、名人信札、图书等悉数捐献给国家。目前主要受惠于此的机构有广州艺术博物院、广州博物馆、中山大学、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东莞市博物馆等。

  对话

  “容庚先生严谨的治学态度 是本次展览给予当下最大的启发”

  收藏周刊:通过这次展览,我们能否梳理出容庚先生在书法方面的审美趣味?

  陈伟安:他的收藏有个特点,并非为藏而藏,而是为了学术研究,特别是青铜器的铭文,字画收藏也是这样。这次在做展览的时候,我们根据不同的藏品划分了主题。其中,“历代名家”部分就包括文征明、董其昌、傅山等古代大家的作品,这说明容庚老先生对大家书画的鉴赏水平。另外,虽然历代岭南名家相比中原地区不算多,但容庚老先生则有意识在梳理这一脉络,收藏了大量岭南文化名家的书法作品,包括吴荣光、谢兰生、李文田、康有为的作品等,这些都有助于我们进一步了解岭南地区历代的书法面貌。还有一部分是,跟他同时代有交往的文人书法,这也是十分难得的,其中最值得玩味的是汇集了包括于省吾、张伯英、启功、秦仲文等22位学者名家的 “诸家书册”。

  收藏周刊:容庚先生在书法方面的探索给我们有何种启发?

  陈伟安:他很讲究文学素养、人文素养。通过藏品我们能体会到容庚先生严谨的治学态度,这一点是本次展览给予当下最大的启发。现在有的书法家喜欢提创新,还曾流行一段时间“丑书”的风气。但从容庚先生的藏品来看,我们可以看出,一位大家是如何炼成的。这次的藏品展,正好给当下的书坛带来一股清风。

分享到微信

[ 返回列表 ]

上一篇:【活动回顾】我院2017年“中国自然与文化遗产日” 活动精彩纷呈
下一篇:【美术报】石上画卷:中国汉画艺术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