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内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活动 〉院内资讯

纪念陈白沙诞辰580周年茅龙新韵——陈永锵茅龙新作展今在我院开幕

发布时间:11-11-11

今年是明代著名哲学家、教育家、书法家陈白沙诞五百八十周年。为纪念这位岭南学术界的一代先祖,广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岭南画派纪念馆、广州艺术博物院主办的“纪念陈白沙诞辰580周年茅龙新韵——陈永锵茅龙新作展”于2月28日在广州艺术博物院举行开幕式,此次展览共展出陈永锵茅龙新作90余幅。
陈永锵,广东南海人,1948年生于广州。先后师从梁占峰、黎葛民学画,1981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获文学硕士学位。曾任广州画院院长、广州市文化局副局长。现为岭南画派纪念馆馆长、中国美协理事、广东省美协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其画作以岭南田园风物为主要题材,开放大度,雄强恣肆,具有浓厚的时代生活气息和岭南地域色彩,对岭南画的传统,陈白沙(即陈献章)的思想和茅龙笔书法也很有研究。
茅龙笔,令陈白沙与陈永锵“二陈”相遇而共通。茅龙笔的发明者是广东大儒陈白沙先生,陈白沙(1428—1500),名献章,字公甫,以号行,广东新会人。明代著名哲学家、教育家、书法家,广东地区第一位具有全国影响的学者。正统举人。后师承吴与弼,绝意科举,在家乡讲学授徒,创“白沙学派”,在当时影响巨大。注重心性之学,主张静坐“澄心”,开明代心学之先声。其学说上承陆象山,下启王阳明,在中国学术史上具有重要地位。传其独创茅龙笔并以之作书,飞扬洒落,萧然自得,有苍莽的山林气息。
茅龙笔书是江门著名特产,用新会圭峰山茅草制成,五百年来一直都有生产,畅销全国各地,在东南亚一带享有盛名。所谓好骑手爱驾驭烈马,茅龙笔书写容易刚劲有力,但不吸储墨汁,弹性大、难控制,下笔落纸,墨不留笔而顺茅豪倾泻,笔若果慢了则易形成一片“墨猪”,而几笔之后,又墨尽笔枯,飞白起沙。如果说羊毫笔能刚尤能柔,藏锋出锋,宛转自如,为古今大多数书法家首选的话,那么,鲜为人知的茅龙笔则笔性刚烈,犹如一匹烈马,一些试用过的书画家浅试即止,认为殊难控制,易写穿纸。但茅龙有自己的笔性,线条富于枯润变化,尤能表达恣肆张扬的豪气,陈永锵却偏偏钟爱之。他说,羊毫笔储墨又“听话”,写得多了就容易规矩甜熟,变成习气,不如茅龙更须加意“指挥”,因它是烈马,经常不驯有脾气,但常常有意想不到的天然效果,这过程十分“过瘾”。观他的茅龙笔书法,收放使转,既有轻车熟路的畅意,也有荆棘受阻、藤蔓交缠的挣扎,令人体味到郑板桥诗中“画到生时是熟时”的那种润与枯、浓与淡、速与迟、巧与拙等交织的奇妙境界。
出于对先贤的景仰,陈永锵于2007年夏开始尝试使用茅龙笔,创作出一批新作。这批新作与其原来的画风有所不同,用笔更加粗豪狂野,放荡不羁,风格也突破了岭南画派写实性的框架,而向抒写性灵的文人画靠拢。从陈白沙到陈永锵,相隔五百余年的明代大儒与当代名家因茅龙笔而结缘乃至心神相通,诚为一段艺坛佳话。陈永锵这一次“穿越花甲”(陈画中的闲章)的茅龙笔绘画,与以往精心构筑布局的花鸟画大有不同,首先大多构图不追求大、繁,色彩不追求浓烈,不追求技巧的运用,相反,却以简(构图)淡单纯(墨色)、松秀的笔墨挥写,追求的却是“信马由缰”般自然的笔墨节奏和韵律,追求画面整体浑然统一的和谐,追求的是画家内在精神的东西,茅龙笔给了画家更强烈的见“笔”效果,和生拙感,但依然一派轻松快意、畅神无碍!
这批作品曾于今年1月在陈白沙故里新会所属的江门市展出,现在又移至我院继续展出。在陈永锵年届花甲之际举办这个展览,更有着特殊的意义:它既是陈白沙诞辰别开生面的纪念活动,同时又是陈永锵艺术继往开来的一次展示。我们期待着“穿越花甲”的陈永锵将茅龙艺术发扬光大,再创辉煌。本次展览将于3月26日结束。

分享到微信

[ 返回列表 ]

上一篇:广州艺术博物院开放日体验中国画活动
下一篇:广州市2008年春运暨抗灾救灾新闻宣传总结大会于2月29日在广州艺术博物院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