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内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活动 〉院内资讯

【信息时报】临风剔羽,写其生意:翎毛画的发展

发布时间:17-02-08

时间:2017-1-29 来源:信息时报 记者:冯钰 版次:[ A11版 ]
图片

  五代
  黄筌《写生珍禽图》卷
  绢本设色(局部)
  纵41.5厘米,横70.8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资料图片)

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陈文杰(除注明外)

“翎毛”原本指的是鸟类翅膀尖以及尾巴上又长又硬的羽毛,在中国画的语言体系中代指禽鸟。历代画家多通过禽鸟与花草树木、走兽鱼虫等的相互配置,寄托特定的吉祥寓意,或传达画家的才思,2017年农历丁酉年的主角“鸡”,是十二生肖中唯一的禽类,也是翎毛画中的重要题材。在昨天的专题里,咱们提到春节期间,广州艺术博物院推出了“彩羽献瑞——院藏翎毛画专题展”以贺新岁,并专门解读了展览中的“鸡画”,今天,我们来聊一聊中国翎毛画的发展。

从唐代起,翎毛画成为独立画科

“翎毛画”和“花鸟画”的区别在哪里?简单说,翎毛是花鸟的一类。中国画中的花鸟画,按内容可分为花卉、蔬果、翎毛、草虫、畜兽、鳞介(就是鱼虾螃蟹之类)等等,也就是说,花鸟画里面描绘独立的禽鸟、或者画面主要以禽鸟为主的,就可以称为“翎毛画”。

早在工艺、雕塑与绘画尚无明确分野的原始社会,画面上就已经出现了各种凤鸟、雀鸟的图案,虽然还不能把那些作品称为花鸟画或者翎毛画,但却为后期翎毛画成为独立的画种打下了基础。

据文献记载,先秦两汉时期已经有画鸟的高手了。如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说:“烈裔,謇涓国人,秦皇二年,本国献之……善画鸾凤,轩轩然惟恐飞去。”这是说秦朝就已经有画凤鸟的高手。而南齐谢赫《画品》记载的东晋画家刘胤祖,是确切的已知第一位花鸟画家。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提到的“画蝉雀,自景始也”说的是南朝的顾景秀。据文物鉴定资料记载,魏晋时期一些著名的人物画家,也画过以花鸟为题材的画,如顾恺之画《凫雁水鸟图》、陆探微画《蝉雀图》、陶景真画《孔雀鹦鹉图》等,可惜这些画迹都已失传,只是在文献中留下了一个名字。

到了唐代,花鸟画逐渐成为独立的画科,在画史中有记载的花鸟画家就有80余人。在翎毛画方面,薛稷为画鹤名手,边鸾擅长鸟雀,冯绍正擅长画鹰、鸡等。然而遗憾的是这些名家的作品也都没有遗留下来。

宋元:翎毛画大发展

五代时期,黄筌与徐熙分别创立了富丽工致与清淡野逸两种风格,世称“徐黄异体”,这两种风格经过传承和发展,在宋初形成两大最有影响的花鸟画派,其中,黄派因多写“珍禽瑞鸟、奇花异石”,且画风符合宫廷趣味,成为北宋院体花鸟画的主流;而徐派清淡野逸的画风,则在野画家中获得追捧。

到了元代,虽然元代享国不过短短数十年,但是在美术史上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这一时期,一方面仍有院体工笔重彩的表现,另一方面文人画兴起,花鸟画从“赋色妍美”向“水墨清淡”转变,出现了不设色,纯以水墨绘画的“墨花墨禽”,所画的鸟儿也不再局限于“珍禽瑞鸟”。

在广州艺术博物院,藏有一件《金盆浴鸽图轴》,其作者与具体创作年代不详,但据专家鉴定,应为元初作品。此图沿袭了宋代院体工笔花鸟画工丽细密的风格,所画鸽子形象生动准确,画面给人以富丽华贵的感觉。

除了实践之外,关于翎毛画,宋代已经产生了一套完整的绘画理论。如北宋郭若虚所著的《国画见闻志》认为画翎毛者必须知晓诸禽的结构名件,书中的描述甚为细致,足以见当时画家对此观察的详细程度:“自嘴喙口脸眼缘,丛林脑毛,披蓑毛,翅有梢,翅有蛤翅,翅膀上有大节小节,大小窝翎。次及六梢,又有料风掠草散尾,压谭尾,肚毛,腿祷,尾雉,脚有探爪(三节)食爪(二节)撩爪(四节)托爪(一节)宣黄八甲”。下次啃鸡爪的时候,大家或许可以对照着找一找看。

明清:花鸟画的写意观念逐渐加强

明代的翎毛画同时继承了元代水墨画法与宋代院体花鸟。特别是明代中期的翎毛画集中体现在以宫廷画家林良、吕纪为代表的院体和以沈周、文征明为代表的“吴门画派”,两种不同画风的交替并存是这一时期花鸟画的主要特色。

明初画院画家林良,已用兼工带写或水墨小写意作禽鸟,而以沈周为首的吴门画派,则将元人的“墨花墨禽”变革为真正意义上的文人花鸟画。沈周的山水画在明代画史上举足轻重,其写意花鸟同样意义非凡。在生纸上创作水墨写意禽鸟并树立自己的笔墨风格是沈周对于中国翎毛画的杰出贡献,影响深远,流播后世。

并称“青藤白阳”的徐渭和陈淳是明末花鸟翎毛画的集大成,也是明清画坛的一座高峰。他们在绘画上表现为写意花鸟的充分发挥。

文人花鸟画在清代一直得以延续,并获得更大的发展。从清初的八大、石涛到乾隆时的金农、郑夑、李鱓、高凤翰等“扬州八怪”,都是在花鸟翎毛画方面有着杰出创造才能的画家。另外,清初恽寿平的禽鸟作品,同他的花卉一样,逸笔点缀,润秀清雅,称“常州派”,也有很大影响。

清代末期,海派、岭南画派的兴起,掀开了花鸟画发展史上的新篇章,花鸟创作与社会的联系进一步加强。今后几天,我们将专章讲述岭南花鸟画从明清到近现代的流变。

分享到微信

[ 返回列表 ]

上一篇:【2017丁酉新春】厉害了,我的艺博!
下一篇:【南方都市报】到“容庚捐赠书画特展”看名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