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活动 〉其它资讯

中国民营美术馆:“贫血症”下的坚持与挣扎

发布时间:13-09-17

摘要:“21世纪以来,中国的民营美术馆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特别是文化建设的标志性产物之一,在推动文化产业发展和开展公共文化服务方面展示了充分的活力与价值。毫无疑问,民营美术馆在中国方兴未艾,迎来了建设的大好机遇,但也遇到了如何良性发展、科学发展的挑战。”9月8日,…

  “21世纪以来,中国的民营美术馆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特别是文化建设的标志性产物之一,在推动文化产业发展和开展公共文化服务方面展示了充分的活力与价值。毫无疑问,民营美术馆在中国方兴未艾,迎来了建设的大好机遇,但也遇到了如何良性发展、科学发展的挑战。”9月8日,在“2013首届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上,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钱林祥说,作为年轻的文化机构,民营美术馆一方面需要政府提供更大的支持,形成政策性和机制性保障,另一方面也需要加强自身的专业建设,进一步明确功能定位。

  “2013首届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由上海市浦东新区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龙美术馆主办,99艺术网发起并承办,吸引了中外100多家美术机构的代表参加。与会嘉宾就中国民营美术馆在专业化人才匮乏等诸多现实情况下,如何解决可持续发展,如何做到制度化、国际化、规范化运营等方面共议民营美术馆发展之路。

  民营美术馆缺乏造血机制

  来自文化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文化系统所属美术馆共265家,加上其他系统及民营美术馆在内共有美术馆400余家。这些美术馆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区。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诸迪指出,民营美术馆已经成为中国美术馆事业发展格局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事实上,虽然民营美术馆数量在蓬勃增长、硬件方面不断完善,但由于资金来源过于集中,且持续性无法保障,部分美术馆正面临着生存压力和挑战。

  据了解,我国民营美术馆的运营大多来自单一的资本扶持,或是地产项目的衍生物,而且运营模式简单、单一,造血功能薄弱,面对每年数百万元、上千万元的资金消耗,投资方很难长时间维系,这也正是阻碍民营美术馆发展的瓶颈所在。

  据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创始人戴志康介绍,该馆每年的预算费用3000万元,“压力是挺大的,一两年凭热情可以撑得住,但8年、10年或更长远地运行下去就会有困难,公司的其他董事也会质疑。”同时戴志康对美术馆的参观人数也有些失望,“我一直在困惑如何把美术馆办好,一直在寻找做好这项事业的动力。”

而成都当代美术馆馆长吕澎也表示,中国民营美术馆的生长和发展非常复杂,部分民营美术馆最初的投入、赞助、收藏等均来自于某一家企业或个人,从长远发展来看就面临融资难、无法持续的问题。“对后续发展的巨大运营资金,部分美术馆也尝试着通过引进基金会、寻找赞助合作、推出延伸服务等渠道进行开源,但相比于美术馆的日常运营所需,这些收入还远远不足,尚未形成良性循环的造血模式。而美术馆又是一个极其消耗精力、时间和金钱的地方,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因此,一旦投资企业的资金链出现松动或投资人的投资方向和喜好发生转换,民营美术馆资金的可持续性就很难得到保障,果真资金链断裂,美术馆也必然无以为继。”吕澎说。

  据了解,在欧美国家,非营利艺术机构的运营主要建立在捐赠和免税制度上,而且国外成熟的基金会制度为非营利艺术机构的运营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这种“多元”资金的注入,使得艺术机构避免了游资对其的直接干预,从而能够保持一种独立身份。“在发达国家,捐赠或赞助的同额免税原则从立法上保证了美术馆的生存可能,但目前,我国还没有适用的非营利组织发展的税收法律体系,也尚未制定民营美术馆的管理办法,现有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等非营利组织的有关法律法规已经严重滞后于民营美术馆的发展需求。”上海市文联主席、中华艺术宫馆长施大畏说。

  美术馆发展暂无经验可寻

  除资金的问题外,民营美术馆还面临着人才和社会环境等方面的种种困扰。尽管部分资金雄厚的美术馆邀请了具有国际背景的专业人士担任馆长,但基于民营美术馆的性质等因素,很难吸引组建专业的人才团队,无力进行员工的再教育,人员流动频繁等问题也影响了美术馆的长期发展。人才紧缺正是导致美术馆的教育推广、观众开发、学术研究等基础性功能不足的重要因素,以致热情有余、后劲不足。同时,由于民营美术馆往往更多专注于当代艺术样式,虽然有时会采用商业运营的自我营销模式,但国内公众的艺术消费尚未形成气候,所以其艺术前卫性也难以被公众普遍接受。

  原今日美术馆馆长谢素贞认为,民营美术馆还面临着无库存、无合作的问题。“大多数民营美术馆在馆藏脉络上没有形成完整的体系,没有自己的品牌。同时,馆与馆之间、民营与公立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国内与国际之间也没有形成良好的合作机制。”

  “现在需要健全的机制是,民营美术馆要走向社会化、国家体系的美术馆要更加专业化。民营美术馆面向的群体是全社会,同样,其资金来源也应该来自全社会。民营美术馆的发展更像是一个严谨的产业链条,通过打造品牌吸引更多的关注和资金支持,进而更完善自身的美术馆功能和职责,发挥更大的社会效应。”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张子康说。

  施大畏提出,民营美术馆的孕育成长需要有效地整合政府、企业、民间组织等各方力量,营造积极健康的生态环境。他建议,政府要尽快建立针对美术馆的清晰的法律法规和管理系统;加强政策扶持,在税收、融资、用地等方面为民营美术馆争取优惠政策;鼓励民营美术馆参照发达国家的经验,设立理事会、基金会和学术委员会的“三会”制度,以非营利性质吸收社会资金投资,多渠道解决美术馆的资金来源;提升民营美术馆的社会地位,使之与公立美术馆逐步享有平等的扶植政策,构建多元的评估体系,进一步加强美术馆之间的馆际交流与合作。

“从目前来看,民营美术馆无论从其发展的历史,还是目前的运行模式来看,都是中国艺术领域的新生事物,这也就意味着民营美术馆在发展过程当中遇到的问题、困难都缺少成功的经验借鉴和有效的解决方案。”上海市浦东新区常委、宣传部部长邓捷说。

  民营美术馆的探索与反思

  作为中国美术馆系统的生力军,民营美术馆确实以其特有的锐气带来了新鲜血液。虽然发展中仍存在诸多困难与不足,但部分美术馆在营销方式、吸引观众等方面的举措,也给其他美术馆带来了启发,如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

  作为一家由外资建立的艺术机构,尤伦斯夫妇对UCCA的总投入已超过6亿元人民币。“2007年建立之初,UCCA的资金来源主要是依靠尤伦斯基金会支持,如2008年为8600多万元,2009年为5200多万元,之后每年递减。今年基金会投入的资金为全年运营经费的33%,约为2100万元。因此,资金的筹措便成为UCCA运营的关键所在,我们必须强化自主经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首席执行官薛梅坦言,目前UCCA一方面要控制成本,如减少人员支出、减少公共教育活动(今年缩减到300场)等,另一方面要扩大盈利。

  据薛梅介绍,在尤伦斯的自主经营部分,其最大部分营利来自艺术商店,占全年总收入的55%,其次为场地出租的17%、企业及个人赞助的14%、特别项目(文化节、巡展、咨询服务等)的8%、其他收入(展览及公共活动门票、导览服务、会员等)的6%。“我们的自主经营收入从2008年的210万元,到2012年的2000多万元,再到今年9月已达到2200多万元。所以,美术馆的衍生服务完全可以有盈利。”

  美国古根海姆美术馆荣休馆长托马斯·克伦斯也给出了建议:“时间、艺术、金钱,三大成功要素如果全部具备,那你将取得很大成功。” 托马斯说,古根海姆美术馆一直追求藏品质量,近年已将展出范围扩展至中国、西班牙、英国等国家,并且建立起与世界各地艺术家的联系网络。“我们每年带来350万个参观者,这就是我们品牌的力量。一个成功的民营美术馆还需要成熟的管理体系,实现长期的财务优势;营造出良好的教育环境和艺术环境;对繁杂展品的有效管理;在世界范围内进行艺术精品的交换和交流等。”

  前英国当代艺术中心总监菲利普·多德说,人也是美术馆最重要的要素,如果没有观众到美术馆来,这对美术馆来说是可悲的。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也表示,“民营”还是“国营”,不是美术馆的核心问题,核心是如何把美术馆办好,为公众所喜爱、成为城市的地标和公众依赖。“理想的民营美术馆不仅要有好的场馆,也不仅要有好的藏品和陈列方案,还要有观众。如果我们的观众、周边地区的百姓没有把美术馆作为生活依赖和公众家园,那就称不上是一个成功的美术馆。”陈履生说。

分享到微信

[ 返回列表 ]

上一篇:艺术“海归派”改变中国画坛格局
下一篇:岳阳发现明代尚书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