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活动 〉其它资讯

皮道坚:当代艺术要挖掘传统精神

发布时间:13-10-15

摘要:人物名片 皮道坚,1941年生于湖北。1981年毕业于湖北艺术学院研究生班美术史论专业,现为华南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上世纪80年代起,皮道坚就已从事美术理论的研究和美术批评工作,他见证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起起落落。 提及湖北当代艺术40年的发展,华南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理论家皮道坚可谓起到了承前启后…

人物名片

  皮道坚,1941 年生于湖北。1981年毕业于湖北艺术学院研究生班美术史论专业,现为华南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上世纪80年代起,皮道坚就已从事美术理论的研究和美术批评工作,他见证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起起落落。

  提及湖北当代艺术40年的发展,华南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理论家皮道坚可谓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长期从事中国美术史的教学、美术史论研究和艺术批评工作的他,不仅出版过《楚艺术史》和《楚美术图集》等专著,也推动了曾梵志、方少华等一批湖北籍当代艺术人才的成长。

  国庆前夕,“大漆世界:源·流——第二届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在湖北美术馆开幕,皮道坚作为策展人来汉,并在展览活动间隙接受本报专访,畅谈对当下中国艺术的看法。

  38岁才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用“大器晚成”来形容皮道坚在艺术理论方面的建树,似乎并不为过。

  1979年,恢复高考的第二年,皮道坚以38岁“高龄”考入20世纪最杰出的中国美术史学者、湖北美术学院阮璞先生门下,攻读美术史论硕士学位。

  跟着阮先生学习中国美术史的同时,皮道坚也熟读西方文学和哲学作品,并尝试借鉴当时所接触到的西方理论去审视中国美术史研究。回忆起人生转折点,皮道坚感慨自己20年的青春年华,做着并不见得喜欢的事情,而后20年,才是做着真正有建设性、有意义的事情。

  1985年,由著名艺术家周韶华和艺术理论家彭德主持创办的美术理论刊物《美术思潮》创刊。这本足以载入中国美术史的刊物,让湖北活跃着一群年轻且充满激情的美术批评家。1986年,皮道坚任副主编。这本刊物,让上个世纪80年代的武汉,成为令很多艺术家向往的一片热土。

  上世纪90年代,内地知识分子纷纷往南方飞,皮道坚也成为雁群中的一只。由于他的个人魅力,华南师大一时成为武汉画家出走南方的重要选择,画家尚扬、李邦耀、袁晓舫、方少华、石磊,批评家黄专等一批活跃分子先后来到广州。

  如今享誉当代艺术界的湖北籍艺术家,不少都和皮道坚有着非同一般的渊源。他对曾梵志的提携,也成为一段佳话。1990年,还在湖北美术学院上大三的曾梵志,想在湖北美术馆办一次个人油画展。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得到了当时在湖美任教的皮道坚和尚扬的支持,皮道坚并为曾梵志展览写前言,这篇名为《早熟的单纯》的文章发表在1991年第一期《江苏画刊》上,成了曾梵志绘画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受到了被媒体誉为“中国当代艺术教父”的栗宪庭的关注,栗宪庭把他纳入“后89艺术大展”之内,初出茅庐的曾梵志由此被推到当代艺术的前沿阵地。


致力推崇东方艺术语言

  水墨、陶艺和漆艺,并称为东方三大传统艺术媒介。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皮道坚先是关注实验水墨,后又把这种关注延展到陶瓷和天然漆的现代艺术创作。皮道坚的研究,始终没有脱离中国传统材质的研究。

  这次展出的“大漆世界:源·流——第二届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聚集了中国、日本、韩国、法国、美国、越南六国58位优秀漆艺家和7所高等院校的近300件漆艺作品。皮道坚表示,漆的材质内敛、含蓄,它的质感高贵、典雅,沉静而温和,与其他艺术媒材及创作方式相比,漆艺的“手工性”更能让人进入冥想的天空,让心灵去除浮躁,寻得安宁,这与中国古人“澄怀观道”的艺文精神一脉相承,有着与中华文化精神相一致的质感属性。

  在皮道坚看来,20世纪以来的现代化进程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全球化,让具有东方文化的艺术形态,被一些人忽视,西方现代物质文明的耀眼光环甚至让不少人对东方文化失去了自信。无论是沿袭千年的传统水墨,还是如今积极推动的漆艺,不少当下艺术家结合当下的语境创作出了不少优秀作品。皮道坚表示,在这些传统艺术媒材中,能感受到数千年来融化在我们的语言、文化、历史、信仰和价值观中的精神气质。中国当代的艺术家应该有文化自觉,使用传统艺术媒材进行更多好的创作。

  商业对艺术不是洪水猛兽

  商业对艺术的介入,让不少人担心艺术是否能够保持纯正性。

  有人认为商业介入对艺术纯正性不利,在皮道坚眼里却并不赞同。他表示,商业社会不是今天才突然出现的,在历史上,有些艺术赞助直接促生了伟大的艺术。

  进入20世纪,中国当代艺术越来越多元化,艺术生态也逐渐发生了变化。皮道坚表示,以前是大家在封闭社会里奋斗,看到的东西相对有限,要让别人听到自己的声音也相对困难。现在很容易就能接触到国际最新的艺术信息,还可以通过网络、微博等传播自己的艺术理念,要找到朋友或者发现敌人都很容易。这也是逐步跟国际艺术接轨的过程。

  而另一个重要的变化,就是经济对于艺术的一种干预,表现在艺术市场对当代艺术的影响。皮道坚认为,资本之于艺术有点像科技之于人类社会,都是双刃剑。关键在于我们怎样对待这种生态形式,艺术家自身的心态很重要,“负面因素当然会有,但我们不应该把市场妖魔化,市场可以促进艺术的发展,问题是需要有一种学术的引导,要有一种批评的力量,不要把事情都绝对化了。”


对话

  “进入艺术史是艺术家成功的标准”

  楚天金报: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家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对于批评家来说呢?

  皮道坚:精神的独立性。中国当代艺术家和批评家都要学会在政治、经济情境下保持独立。艺术家和批评家之间也应该维持一种互相独立的状态。

  楚天金报:您认为一个艺术家成功的标准是什么?

  皮道坚:艺术家成功的标准应该是进入艺术史。我说的不仅是艺术家的同时代人书写的历史,而是被后人承认的艺术史。只有进入艺术史,艺术家才能不被传统淹没并且有资格成为未来传统的一部分。

  楚天金报:意大利美学家克罗齐曾经说过:“审美价值的判断标准是美和丑,逻辑价值的判断标准是真和伪,经济价值的判断标准是实和虚,道德价值的判断标准是正义和非正义。”您认为今天审美价值的判断还是美和丑吗?

  皮道坚:美的定义、内涵实在是太宽泛、太易变了。克罗齐所作区分其实非常生硬,所谓逻辑价值的真、经济价值的实、道德价值的正义,其实都可能属于美的范畴,关键只看你怎么界定。对于整个人类社会历程来说,我相信真、善、美是统一的。



分享到微信

[ 返回列表 ]

上一篇:大英博物馆:浮华世界的盎然春意
下一篇:华中师大百年藏品有望展出 校友捐千万建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