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品鉴赏
当前位置:首页 〉鉴赏 〉珍品鉴赏

【明】陈淳《花觚牡丹图轴》

陈淳(1483—1544),字道复,后以字行,更字复甫,号白阳山人。长洲(今江苏吴县)人。曾从文徵明学书画,后不拘师法。善写意花卉,淡墨浅色,风格清逸,后人把他和徐渭并称“青藤、白阳”。亦画山水,学米友仁而笔迹放纵。

1543年
款识:余自幼好写生,往往求为设色工致。但恨不得古人三昧,徒烦笔砚,殊索兴趣。近年来老态日增,不复能事□(少?)年驰骋,每闲边辄作此艺,然已草草水墨。昔石田先生尝云:观者当求我于丹青之外,诚尔余亦庶几!若以法度律我,我得罪于社中多矣!余迂妄,盖素企慕石翁者,故敢称其语以自释,不敢求社中视我如视石田也。癸卯春二月既望作于山中。道复识。
印章:白阳山人(白文方印)
陈氏道复(白文方印)
笔砚精良人生一乐(朱文方印)
赵燏黄药农父(白文方印)
半句留阁(朱文方印)

画面:瓶插折枝牡丹,淡墨勾瓣,枝叶水墨淋漓,牡丹一枝独秀,伴以数叶,更显花之孤清,绿叶之扶持,疏淡欹斜,虽是折枝牡丹,却自有完整工雅之致。
牡丹一向有“竞夸天下双无绝,独立人间第一香”之誉。花大色艳、雍容华贵、富丽端庄、芳香浓郁,素有“国色天香”、“花中之王”的美称。陈淳以牡丹入画,花觚盛花,觚一种口部与底部呈喇叭状的器皿,牡丹不设任何色彩,以清新淡泊示人,一花一叶,濯满热情。牡丹花后,浅笔轻轻地勾勒出两绣球花,刚好补足了牡丹叶间的空隙。绣球花,它具宁静、素朴、天然、朦胧、淡雅、凄美、冰洁、孤芳、清高脱俗、楚楚可怜的风姿,与牡丹的富丽堂皇相比,她显得那么的单纯、质朴、渺小,但却更能衬托出牡丹的华丽和丰茂。牡丹花与绣球花一雍容一淡雅,互相衬托,互相弥补。